创业社的餐厅项目,正式启动的时候,除了社长大人没有露面之外,其它社员,一个不落,全都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听着餐厅里面装修公司电钻的响声,以及门前围着的那一大块彩绘,大家脸上,是自豪又激动,筹备了近一年的时间,今天,终于要真刀真枪的开始创业。

    围着的那块喷绘上,有餐厅的名字,那是一个很牛的名字,看了就感觉一股傲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个字,其两个,是从主席的字里拓出来的,“天骄”,外加一个很小的,隶书的“居”,合起来就是“天骄居”。

    冯一平初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觉得太霸气侧漏,和他奉行的庸之道,不太合。

    这好像不是说来餐厅光顾的人是天骄,它着重强调的应该是,这家餐厅,是由一群“天之骄子”开办的!

    可是,他们反对的意见也很强大,而且是用冯一平的矛来攻冯一平的盾,“大家都觉得你当初说的那些很对,到了我们餐厅,不是你想吃什么有什么,而是我们有什么你吃什么,不想吃这些,想点其它的,对不起,边儿去,这本来就很牛气好不好,再配上这个名字,不是相得益彰?”

    好吧,这个意见貌似也很强大。

    冯一平不由得想到看过的一场电影,《一年好时光》,里面饰演餐厅老板娘的法兰西玫瑰,玛丽昂歌迪亚,对罗索克劳说,“记住,在法国,若有人抱怨。顾客永远是错的,”

    同样算是服务行业的他,当时觉得这话好牛好霸气哟!

    确实,虽然说“顾客就是上帝,顾客永远是对的”这句话,在服务行业提得最响。但至少在餐饮业,细想想,还真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然,你去肯德基点巨无霸汉堡试试,看他们是还把你当上帝,还是把你朝外赶。

    它们其实早就用各种手段,把口的“上帝”,给圈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,干脆做到极致。不以顾客为主,不来什么顾客永远是对的,这样的虚把戏,用心把餐厅的菜做好,说不定,反而会火呢?

    所以,这个霸气又自矜自傲的名字,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首任ceo。好吧,他们就是坚持要用这样高大上的称呼。

    还说这也是大家信心的体现。说这样高大上的称呼,表明了大家一定要把天骄居,打造成国内一流的餐饮连锁企业的决心。

    首任ceo金宝,真是个尽心尽力的好职员,“大家都回去吧,我先在这盯着。后面大家按轮班表上的来,确保每一天一定有一个人在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拿好,”竞选上行政部负责人的蔡雅雯递给金宝一个dv,“一定要如实记录下,我们第一家餐厅每一天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金宝郑重的说,“我一定多拍一些,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些家伙想的真远,想的真多,也是信心爆棚得不得了,就没考虑过失败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成功了,这些视频资料,以后才会成为比较珍贵的影像资料,万一失败,这些就是让人感到耻辱的印记好不好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社长,这会正在首都机场候机。

    现在这时候,国内直飞美国的航班还不是太多,直飞纽约的更是没有,只有经停的,而经停的航班,不管是时间还是安全,都不太理想,所以,他将先飞到旧金山,顺道视察美国的分公司之后,再飞到美国东部的纽约。

    不过,了解了具体的航线之后,他的另一个愿望,又落空了。

    现在国内飞美国的航班,都还不能走北极航线,依然要跨越太平洋,所以,北极光,这一次也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要说这战斗民族就是牛,虽然亚洲到北美的航班,途经北极,航程最短,但是,他就是不批准那些航权协议。

    前苏联的时候,空域整体是封闭的,不信邪的,比如韩国的那一班民航飞机,就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揍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对我们国家,好像只允许领导人出访的专机,飞越北极航线,比如9月份,联合国开千年议长大会的时候,人大委员长的专机,就是从北极直飞纽约。

    至于北极航线全面对国内民航班机开放,好像要到明后年。

    四点刚过,首都飞往旧金山的美联航ua802航班,通知旅客登机。

    冯一平依然背着双肩包,嘴里嚼着口香糖,验过票后,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,顺着登机桥朝里走,其实,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。

    两辈子加起来,这是他第一次去美国。

    是的,另一个时空里,他没有去过美国,他是真的不忿申请美国签证,林林总总有那么多的要求,比如说,去旅个游,去给他们送钱,还要了解你的财产状况。

    一个把**权看得比天还重的国家,怎么就会设置这样严重侵犯他人**权的问题?如果美国人申请来我国签证的时候,也要他们提交财产报告,他们会配合吗?怕是又要嚷嚷人权神马的。

    况且,国内还有那么多美景去去过呢,何必大老远的朝国外跑?那边又不是月亮真的会圆一些。

    同时,两辈子加起来,这也是他第一次坐头等舱,而且是国际航班上,真正意义上的头等舱。

    不是显摆,不是秀优越,国内的航线还好,就几个小时,这一次飞到旧金山,要坐十几个小时,真的会坐到屁股都痛,万一运气不好,旁边是一个块头很大的胖姐或者胖爷,那就真的太悲催了些。

    到了头等舱,又让他大失所望,不是硬件不好,而是软件没跟上。

    说好的金发碧眼,蜂腰翘臀的空姐呢?怎么会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空婶?

    而且旁边坐的也不是一个美女,特么连女性也不是,而是一个手背毛就老长的青年男老外。

    接连遭受了好几重打击的冯一平,实在没兴趣跟他说话,“嗨”了一声以后,就呆呆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准时起飞之后不久,终于遇上了一点冯一平比较高兴的事,头等舱的飞机餐真心不错,除了西餐,菜单里还有首都面条、叉烧鸭,以及脱骨排骨这样的餐。

    用餐过后,机舱里稍微热闹了些,看着下面浩瀚的太平洋,相识的不相识的旅伴,好多都和旁边的人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毛青年老外,和过道那边的一个老老外,扯了几句之后,笑着问冯一平,“第一次去旧金山?紧张?”

    他把冯一平刚上来时情绪的低落,理解为紧张。

    “恩,第一次去,”

    冯一平准备看看电视,老外谈兴却不错,可能是看冯一平比他还年轻吧,从他们坐的这架波音客机,扯到旧金山的繁华,话里话外,虽然没明说,但那优越感,怎么也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而且虽然冯一平一直就嗯嗯啊啊的,偏偏那个家伙却把他当成了一个很好的听众。

    冯一平明白,现在美国的这些家伙看我们国家,大概和我们后来去看金胖的国家,感觉是一样一样的,但是,他还是受不了他的语气。

    冯一平很不耐烦,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自我感觉太好,又话唠的家伙。

    终于,在那家伙炫耀“我11年级的时候,就已经一个人坐着头等舱来往亚洲,”之后,冯一平开口了,不就是吹牛显摆吗,好像谁不会似的,“当年我祖父第一次跨洋飞行的时候,那时的飞机,还是可以打开窗子透透气的,”

    “打开飞机窗子透气?”旁边的那个二货指着冯一平,很没形象的大笑起来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