迈克顿时有些尴尬,这就是金翎和洪浩然他们眼,很好说话的老板吗?分明好难伺候的好吗?

    他同时在暗骂那个给自己提建议的家伙,什么越是年轻,越在意别人的尊重,越喜欢排场?

    幸好只租了一辆车,只来了两个人,要是按他提议的那样,再来上四个人,搞成一个车队,搞不好自己立马就得走人。

    要是行业景气的时候也罢,新成立的公司,和那些扩大规模的公司,层出不穷,丢了一个工作,那就不是事,大不了再找一份,可在现在这个寒冬,自己能做一个公司的一把手,真算是邀天之幸好不好?

    “我那辆车,车况很一般,”他想出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好啦迈克,”冯一平拍了拍他肩膀,“我明白你是好意,也很感谢你的用心安排,这是我们是第一次接触,以后你就会明白,我和你一样,不喜欢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,”

    “好的一平,”

    迈克说的“一平”,听起来像是一饼,我还两筒呢!

    冯一平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,补充了一句,“特别是这些需要花钱的形式主义的东西,迈克你也知道现在的环境,我们这种类型的公司,不像是月份以前,可以大手大脚的时候,”

    迈克给他倒了一杯葡萄酒,“可是我们公司的发展挺不错,虽然成立到现在,也就一个多季度,但公司针对小企业的管理软件,销售得不错,本地好多新开的便利店,都用的是我们的系统。”

    是还算可以,不过也很好理解,因为在打开市场的前期,智通公司的那些已经经过市场检验的管理软件,采取的也是低价策略——其实利润还是相当可观,不过比美国本土的那些售价要低。总之,对一个新牌子来说,先打出知名度来,是一切的前提。

    “数字是可以,但如果算上公司前期的研发成本,迈克你应该清楚,这些销售,只给公司带来非常微薄的利润,”

    如果是在下面的员工面前。冯一平当然要说一些提气的话,但在迈克这个公司总经理面前,冯一平不想给他自满自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明白,不过,这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局不是吗?另外,我们的研发部门,不但圆满的完成了洪给我们的任务,优化了现有的软件。目前还在开发新的软件,而且进度很快。”

    老美和国人不一样,谈到自己工作成绩的时候,他们没有谦虚这个概念,争还来不及呢,因为这件事,是和收入密切挂钩的。

    “对。这才是你们的工作重点,我们在这里成立公司的目的,就是要开发类似sap公司产品那样的大型企业管理软件,公司的目的,也是要成为类似sap公司那样。全球领先的企业管理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,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板,我们会努力的,你看,那边就是金门大桥,”迈克同志指着身后海峡那边说。

    就这桥,其实真没什么稀奇,后来在国内,见了很多比这更长更宏伟的拉索桥,只不过在各种电影里见了多次,今天是第一次亲眼目睹,所以冯一平才多瞅了几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指给他看的,还有旧金山湾内的那座四面峭壁的小岛,恶魔岛,冯一平也瞅了一会,因为电影《勇闯夺命岛》说的就是这。

    可惜了凯奇整个人,后来接了那么多烂片。

    其实冯一平现在最想看的,不是这些风景,而是人,具体的说,是符合我们心目的美国美女形象那样的人,比如斯佳丽约翰逊那样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再一次失望了,别说美女,这一路上,车是有,人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,沿着101公路,一直往东南走,半个小时以后,就进入了“硅谷”地界。

    土鳖冯一平,以为硅谷就跟我们的的关村一样,是个地理名词,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它只是一个统称,概指圣塔克拉拉县和圣何塞市间,包括一些列高科技公司和校园的区域。

    据说,开始的十几年,由于记者的拼写错误,它一直被称为“硅胶谷”。

    硅谷和硅胶谷,这样的轶闻,还真让冯一平笑喷了。

    一个一听,就是非常高科技的地方,非常高冷的那种感觉,另一个,好吧,听起来就非常柔的那种,应该胸围忽大忽小的志玲姐姐,以及活来那些去韩国的美女们很熟悉。

    进硅谷以后,冯一平有点像第一次进城的乡巴佬,一直趴在车窗边上,因为路边有太多原来一直耳闻,但无缘得见,又大名鼎鼎的公司,今天总算亲眼见到了。

    比如路上跑的谷歌的班车,路边英特尔的工业园,思科的工业园,甲骨的总部,以及硅谷的支撑,斯坦福大学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标志,他都有一一下去拍照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在去年来,这里应该更繁华,这一路,就这大半年的时间,倒闭了太多的公司,”说起这些,迈克唏嘘不已,又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去年,我有病才跑这来烧钱呢,“怕是接下来的时间,还有不少公司撑不住,”冯一平看着路两边那些不高的小楼说。

    这人少地方大就是好,那些公司的楼,也不用建得很高,而且有大块的土地,用来做绿化,环境真心好。

    当然,好像也是因为这里地震比较多,所以楼都建得不高。

    智通美国公司里,那些码农们还好,依然心无旁骛的在电脑前写写不完的代码,其它部门的员工,特别是那些女性员工,这会好多都在八卦即将到来的小老板。

    二十岁就创业,其实在硅谷这里,算不得什么,但是,他们感兴趣的是,这个小老板,还是国的一个大二的在读学生,这就值得八卦一下。

    在硅谷这里工作人的当,80%以上,都是在美国以外出生的,其来自国大陆的不少,他们,能力不错的有不少,但是,在大学时期,有过创业经验的,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“哪里是大学,听说在高的时候,老板就已经开始创业,”一个雀斑妹捧着咖啡,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连微软和谷歌的创始人,他们那会,估计都还在球场上踢球,或者跟在女同学后面献殷勤吧,”另一个短发妹子,左手转着圆珠笔,右手在键盘上一敲一敲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啊,他应该是高官的后代,一般人,哪有这样的条件,”这话,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妹妹说的,她来自海峡对岸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会不会是那种带着黑框近视眼,身材不高,沉默寡言的书呆子?”又一个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这些,都无关紧要,”一个留着披肩金发,身材出众的妹纸,把衬衫的扣子,又解开了一粒,胸前的那两团,真是呼之欲出,“他有没有女朋友,身体好不好,才是关键的,”她对着小镜子补了一下唇彩,“我要去下面看看,你们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来,来了”雀斑妹看着楼下的大门那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八卦女们一看,果然,楼下大堂,迈克陪着一个身高和他差不多,斜背着双肩包,穿着浅色风衣的年轻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年轻人一直低着头和迈克说话,看不太清长什么模样,不过目测那身材,真没话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随意抬头看了一眼楼上,看到有不少员工都看着这边,笑着对他们挥挥手,“大家好!”

    “喔,好帅,”雀斑妹东施效颦的来了一个西子捧心。

    “好阳光,”

    就连海峡对岸的那个妹妹,虽然觉得冯一平眼睛不大,鼻子不小,不过组合起来,还真挺帅气,特别是那一笑的时候,真的很有光彩,吸睛度,妥妥的五颗星。

    她们还在花痴的这会,那个身材最好的芭芭拉,已经在下楼,朝着小老板,笑着迎了过去,几个人同时在心里竖了一根指,“bitch,”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冯一平问黄静萍,要是我在那边碰到一个金发美女,该怎么处理?黄静萍满不在乎的说,问大家的意见,我只在乎推荐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