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以开放闻名的异国他乡,说老实话,冯一平的那颗小心脏,也有些“扑腾扑腾”的乱跳瞎跳,但即便如此,面对那个身材火爆,眼睛里都快长出钩子来的芭芭拉,冯一平也没多看一眼。※%,

    他还没短视到在公司里瞎搞胡搞的地步,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呢。

    另外,他是真的不好多看,我去,芭芭拉这个喝牛奶,吃黄油牛排长大的美国妞,胸前太凶猛,他担心自己看了第一眼,就会忍不住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这边的公司,秉承了美国it业的光荣传统,公司内少有人穿正装,办公区和休闲区,区分的也不是很清楚,也没几个人的办公桌上是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国内的it公司,看到他们学习或者借鉴的类似这样的办公环境,总觉得有些不协调,好像总少点什么,冯一平现在找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主要是人不同。

    在这里工作的这些人,和这个环境很搭,而国内那些从小学习五讲四美热爱的大学生,工作习惯和这些老美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就像美国的汽车工业,就是学不来日本的生产方式一样,因为日本的产业工人,是把纪律都烙印到了骨子里,国内it公司的员工,也学不来公司里老美码农们,骨子里的这种自由散漫不讲究。

    比如冯一平觉得,自己要是躺在那样松软的沙发里,怕是马上就会去会周公,可眼前的这个家伙,斜躺在上面,拿着电脑,写代码写得很忘我。压根都不看这个难得来一次的老板一眼。

    是的,工作的他们,都很自我,谁都不鸟。

    走马观花的参观了一遍属于公司的栋小楼,最后来到迈克的办公室,这里倒还适合冯一平的审美。很简洁,也很整洁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把大家召集起来,开个会吗?”迈克问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直接这样做的,但看了冯一平之前的作派,又有些拿不准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下班以后,就在公司安排一个简单的party吧,我跟大家认识一下就好,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我这就去安排,”迈克很知趣的没有问规格,以这个小老板的性格,又是公司出钱组织的聚会,他又都说简单,那就准备一些点心和一些酒就行。

    看国内这会,是早上点多,冯一平赶紧开始打电话。“一平,你到了?”家里接电话的是妈妈。声音里就透着担心。

    “到了几个小时了妈,我挺好的,你们呢,早饭吃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顺利吗,是不是到公司了,冷不冷。衣服够不够,饭吃不吃得惯?”梅秋萍一开口,就是一大堆问题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她关心的,总是顺不顺利。穿不穿得暖,吃不吃得惯。

    “都挺顺利的,我现在在公司,这比首都要暖和,至于吃饭,更简单,这里有很多华人,有不少味道正宗的餐馆,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等会,跟你爸说几句,”她放下电话,在那边喊,“冯老,快来接儿子电话,”

    她是不知道这国际长途的收费,不然这会肯定会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黄静萍好像还在被窝里,不过,一听到他的声音,马上就精神起来,和梅秋萍差不多的关心过后,她问的重点是,“有没有遇到漂亮又身材好的美国女孩子?”

    冯一平眼前,马上闪过进公司就看到的,那个胸前好凶猛的女孩子,嘴里却说,“我倒是想呢,但是一个都没遇到,”

    收到公司邮件通知的芭芭拉她们,走进盥洗室补妆的时候,发现镜子都不够用,一个个的女孩子,都进来补妆,而且她发现,今天公司的这些女员工,穿得都挺艳。

    然而,她们的这些准备,差不多都是做给瞎子看的,见面会上,冯一平只是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下自己,感谢大家的努力工作,欢迎大家去国看看,然后就端着杯子,主管们呆在一起,压根就不和她们这些女员工们交流。

    有些失望的女孩子们,大多数伴着音乐,随便找两个舞伴跳舞,芭芭拉有些不甘心,收拾了一下心情,笑着朝那堆人那边走,不料,她还没靠近,一个穿着粗线针织衫,端着酒杯,脚步都有些踉跄的家伙,抢先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可能是说不来冯一平的名字,干脆也不称呼,直接就问,“《蓝海战略》真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冯一平笑着不说话,没必要回答他的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迈克皱着眉头,“弗兰克,你醉了,”旁边的几个人准备把他架开,但这个哥们块挺大,一下子还搬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在书里,也写了不少国的企业的实例,”这个是的,和原作者主要写欧美企业的实例不一样,冯一平在书里,写了不少国内企业的例子,捎带脚的当然也提了有佳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那么多国企业,已经在应用蓝海战略,为什么国的经济,还是这么差?”

    “弗兰克是吧,你这个问题问的好,之前在应用蓝海战略的国企业,毕竟是少数,而且他们这样做,大多数是出于本能,并不是系统的运用,至于国的经济,相信你只要看看每年的增长速度,就不会这样认为吧,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直接很牛气的说,过个十多年,你们的衣食住行,方方面面,都离不开国制造,你们的国家,也总在找我们国家借钱,但考虑到在场的虽然是自己公司的员工,但他们都是美国人,这样说好像不太妥当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出发吧,去渔人码头,这段日子,正是吃邓杰内斯蟹的时候,”迈克提议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”渔人码头,好像也是一个挺热闹的地方,而这个所谓的邓杰内斯蟹,就是国内所说的珍宝蟹,进口到国内以后,老贵的。

    于是,芭芭拉又迟了一步,冯一平只略略跟她点了点头,就跟着迈克往外走。

    失望至极的她,把火撒在坐在旁边沙发上里的弗兰克身上。

    弗兰克别看块大,却不抗造,被踩了一脚,马上大叫起来,声音一时盖过了音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是位于渔人码头旁边的一家餐厅,硬件档次不是很高的那种,但生意特别好,听迈克说,如果是不提前预约,这个点来,肯定没位子。

    “弗兰克业务水平还不错,就是不能喝酒,”坐下来后,迈克又解释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很正常,估计不少人都持和他一样的观点,主要是我们打开国门的时间还不长,我们点菜吧,我来一只小一点的龙虾和一只大一点的螃蟹,”冯一平解嘲的笑了笑,“飞机上的餐饮服务,总是不太令人满意,”

    对于习惯吃清蒸或者水煮海鲜的人来说,想把海鲜做得难吃也不容易,所以冯一平在美国的第一餐,感觉挺不错,不过,他的肚量,让迈克这个壮汉也自叹弗如,他不但吃了龙虾和珍宝蟹,还要了蘑菇汤和面包。

    吃了那么多,居然连腰带也不用松。

    对在美国的第一个夜晚,冯一平其实有好多幻想的,美国的夜生活啊同志们,那该得多么多彩多姿。

    或者那啥脱衣舞的去鉴赏一下,或者酒吧去碰碰艳遇,或者咖啡馆里打望一下,或者夜总会的去转转……。

    你说要是遇到一个妹子,就是要跟着自己回酒店,那是从了还是从了呢?

    但是,残酷的现实,又让他再一次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迈克给他订的酒店,不在donton,站在窗前朝外看,就和国内的一些小县城一样安静冷清,拜托,这可是美国好吗?时差还没太倒过来的冯一平,本来有些亢奋的睡不着,现在却是满腔的悲愤。

    泥煤的好莱坞电影,专程误导人的。

    他失望的看了看房间里的电话,想来也不会像国内的一些酒店一样,会有粉红色的电话打进来。

    得,老老实实的洗澡睡觉吧!

    不料,他刚脱掉上衣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节日快乐!另外,大家能猜到打来电话的是谁吗?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