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不起,等一下,我还没穿衣服,”

    那边的人啐了一口,“这有关系吗?你不是一到美国,就放纵起来了吧,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那个心,没那个胆,有那个胆,又找不到那个对象,你呢,怎么下午这么闲?”

    “给你打个电话就叫闲吗?”金翎在那边叫了起来,“迈克给我打电话,说昨天的安排,不是他的本意,是他听了一个香港的员工提议,”

    “都找到你那去了?”冯一平笑了起来,看来自己这老板的身份,还是挺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“先找到洪浩然那边说明了一下情况,后来找的我,”电话那边的金翎笑了,“没想到,你竟然给他早场那么大的压力,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是谁啊,”冯一平又没脸没皮的自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先别臭美,也别动什么歪心思,把你的演讲稿,再精益求精的好好修改几次,这可真是大事,一点都不能马虎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连时差都没倒,一直在检查这些,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还有,明天下午到了纽约,晚上不要到处乱跑,”金翎又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就是动歪心思,我也会去那些消费高的地方,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,”冯一平嘎嘎的笑着。

    到纽约那样的国际大都会,还不去体验一把,你开玩笑呢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美国东部时间16点,抵达纽约的冯一平,并不是一个人,他身边跟着一位叫雅各布的年轻人,斯坦福大学毕业两年,现在。是清华大学在读二年级学生,冯一平的跟班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,就是为冯小老板接下来的行程,提供周到的后勤服务和保障。

    冯一平穿着一件细格子,手肘带着补丁,很学究气的休闲西装。很有派的把风衣搭在手腕里,站在肯尼迪机场前面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在国人心目,比美国首都华盛顿还要知名的城市。

    第一印象,还真是一般。

    不管是远处高楼,还是眼前的道路,好像也不比首都或者上海高出一个档次来,有些路,看着就挺烂。和它这个世界之都,好像有些不像称。

    就此一点,可以看出,纽约的市政和交通部门,没有国内的那么敬业,要是在国内,在这样作为城市门面的地方,怕是道路稍微有点破损。市政和交通部门早就抢着重修。

    纽约州相关部门的不作为,和国内“有问题要修。没问题,制造问题也要修”的积极比起来,真的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感概了一会,他这个正宗的歪果仁,就不漏痕迹的观察着进出的那些人,别说。还真有几个能让他流连一会的倩影,呵呵,这才对嘛。

    雅各布带着一个打扮干练的女士走过来,“冯,这是俱乐部的朱莉女士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标准的白骨精,并没有惊讶于冯一平的年龄,很有力的和他握手,“欢迎您冯先生,俱乐部委托我安排您接下来的行程,如果您没意见,我想先带您去华尔道夫饭店住下来,”

    “谢谢,”华尔道夫哇,好像挺牛的说。

    依然是加长车,不过这一次,是林肯。

    “冯先生,这是明天的时间安排,”朱莉递给他和雅各布一人一张单子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,明天上午十点,在俱乐部发表演讲,午,出席午宴,下午,和俱乐部的一些成员小范围交流。

    冯一平特别关心明天下午交流的那些成员,看到里面有高盛和摩根大通的人,他比较满意,上一次在首都,他和这两家公司的**oss算是认识了,这一次,有必要再巩固一下关系。

    既然打定主意,要把集团下属的几家公司,都送到纳斯达克上市,那就免不了要跟他们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解一下,明天到场的来宾会有多少?”雅各布尽他助理的职责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这个问题,冯一平也比较关心,这是美国之行的第一炮,要是来的人太少,那还真有点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为止,准备的九百张入场券,已经被来自全国各地企业领袖们抢购一空,”朱莉笑着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暗暗松了一口气,看来可以跟江东父老交待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怎么会担心这个这个问题呢?蓝海战略这本书,在美国,可是大受热捧的好嘛!

    投之以桃,自当报之以李,“谢谢俱乐部的精心组织,明天午,能带我去那里看看吗?”他指着远处的自由岛问,“以前只在电影里看过,一直很向往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来安排,”朱莉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和埃菲尔铁塔算是同父异母的自由女神像,不仅是纽约的标志性建筑,更是美国的象征,冯一平初来乍到,就提这个要求,就像是老外们一来首都,就跟你说要去长城一样,总是会让主人感到开心和自豪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冯一平隐约记得,现在还可以到自由女神像皇冠的观景台上去,到明年9月份以后,那儿好像就停止向游人开放,那就是等他明年来的时候,想去了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由布鲁克林大桥进入的曼哈顿,它和自由女神像,以及帝国大厦,就是纽约的大市标,所以,虽然是第一次来,但好莱坞那个称职的宣传家,也让冯一平不止一次目睹了他的雄姿。

    真到了现场,冯一平才发现,自己好像没心思看着大桥,不由自主的被对岸的那些建筑吸引住了目光,在大桥上看过去,曼哈顿岛的那些高层建筑,鳞次栉比,真的挺让人震撼。

    见冯一平看着窗外不说话,朱莉说,“明天坐邮轮去自由岛的路上,看得更清楚,”

    冯一平点点头,他现在正看着双子塔,心里寻思着,“要不要在世贸心买上一个办公室,然后投巨额财产险呢?”

    位于公园大道的华尔道夫饭店,也是纽约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,我们来这最早的名人,要数清末的李堂,后来,国家领导人来联合国开会,也都是在这下榻,包括美国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也一样,所有,这据说有“小联合国”的美誉。

    对与冯一平来说,这儿其实也不陌生,比如由他很喜欢的凯特贝金赛尔,出演的电影《缘分天注定》,这家酒店里的上演的场景,就很关键。

    看着电梯到了28楼还一直往上升,冯一平没感觉,对这家饭店很了解的雅各布,就对冯一平这个小老板又高看了一分。

    28楼,可以说是华尔道夫的一道分界线,28楼以上,多为许多富豪的长包房,等闲人是有钱也住不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最后停在2楼,朱莉把他们带进一间套房,“冯先生,您先休息,车就留在酒店,您有要去哪,请告诉司机就行,点钟的时候,我来接您去用晚餐,”

    放下行李,洗了把脸,都来不及熟悉一下,冯一平就兴冲冲的对雅各布说,“我们去第五大道吧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