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是个一口唾沫一口钉的人,说话非常算话,所以他说去第五大道看看,那就真的只是看看——外加拍照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大道,冯一平才算体会到了纽约这个牛叉城市的奢华,这条路的两边,摩天大楼一座接一座的,都在欲与天公试比高,而楼下的这些商店,汇聚了全美乃至全球的名牌商店。

    用雅各布的话说,“全世界的知名品牌,在这条街上几乎都能找到,”

    “街上还有好多家博物馆,比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,要我带你去看看吗?”见冯一平没有血拼的意思,雅各布提议。

    冯一平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表,“是想去,但去参观大都会博物馆,至少也得半天时间,等以后有时间再说,我们在这坐坐就好,”他指着前面路边的一个露天咖啡厅敷衍道。

    逛博物馆,他现在还没那个兴趣。

    他之前最讨厌的,就是那些人一提起出国,就标榜自己去了哪些博物馆,比如不少人到了巴黎,第一时间,肯定去的不是红磨坊,就是蒙田大道,但他们对外晒的照片,一定是卢浮宫。

    那样真的挺没意思,冯一平也不想把自己标榜成那样的人,既然是出来玩,当然是怎么舒心怎么爽就怎么来,没必要装着自己到异国他乡,主要是接受艺术和化熏陶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于纽约经济俱乐部,原来的冯一平,压根就没听过,这一次是接到了邀请之后,他看了一些资料,才发现这真是一个非常之牛叉的俱乐部。

    它是在190年。由华尔街现代老板俱乐部发起成立的,联合全球工商业界和金融界,探讨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民间组织。

    所以它的成员,和华尔街现代老板俱乐部的成员,有一定重叠。

    华尔街现代老板俱乐部,这个名字既土既豪且俗的俱乐部。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?它的创始人,就是那24位签署了《梧桐树协议》的股票买卖经纪人,也就是最早的经纪人老板俱乐部。

    这个俱乐部的联盟委员会,大家都和熟悉,它先改名为纽约股票交易会员会,186年,再一次改成现在的名字,纽约证券交易所。

    所以,牛吧!

    所以。纽约经济俱乐部,从出身来说,就是一个地道的二代。

    还不仅仅是富二代,因为美国特色的政商流动体系,这个号称美国最大的民间俱乐部,和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,据说,在整个六十年代。它不但提供了不少资源,把肯尼迪送上了总统宝座。还在当时的公共政策上,很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很多时候,它是作为美国的“第轨道”外交部门存在。

    在90年代以前,它主要举办各国领导人的演讲活动,美国自家的总统不说。丘吉尔,撒切尔,戈尔巴乔夫,英迪拉甘地……,包括冯一平他们院长。去年四月份,也在这里演讲过。

    也是近几年,才举办了一些学术界和商界人士的演讲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将是我们俱乐部邀请的,第一位不是领导人的国人,而且也是有史以来,在俱乐部发表演讲的人,最年轻的演讲人之一,”

    朱莉始终是把冯一平等同于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来看待,在前往俱乐部的路上,她对面色有些凝重的冯一平说,想让他开心轻松一点,年轻人嘛,不都是喜欢这些荣誉吗?

    但是她的话并没有什么用,冯一平淡淡的点点头,好像对这样的荣誉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他早就知道,也在意,也激动,但是现在,他没有时间想这些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演讲稿,静静的看着车窗外,其实他的心思,一点都不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暗暗的做深呼吸,并在脑海里又一次过着,自己演讲的时候,开始该是怎么样的神态,什么样的语速和语调,间又该做哪些动作,全场的那些听众,以及台上的那些人,他该多长时间左右各看一次,万一卡壳了,或者是说错了单词,该如何补救……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他个人,还是嘉盛集团,这都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机会,以他的骄傲,也容不得出现一点闪失。

    演讲在俱乐部那个类似剧院的大厅里进行,喜欢简洁明亮的冯一平,对这样主体是深沉的枣红色,装修是老派的奢华,而且灯光又昏暗的地方,不是太喜欢。

    但是俱乐部的那些有钱人,显然喜欢这样有点历史的地方,而且颇以为豪,冯一平只有客随主便。

    和国内的一样,类似于剧院舞台的主席台上,最间,是一个演讲台,两旁各有两排座位,坐的自然是俱乐部里的大牛们,以及一些前任政府官员。

    在俱乐部主席言简意赅的介绍了冯一平的身份,以及高度评价了他那本书之后,整个大厅其它的灯光都暗了下来,只有舞台的这一块,被照得雪亮。

    一身正装的冯一平,在大家的掌声,微笑着站到演讲台后面,虚视着台下那乌泱泱的听众,“主席先生,先生们,女士们,前辈们,大家午好!非常感谢主席先生对拙作的评价,也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说这些话的时候,喉咙有些干,声音也有些飘,就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大口,也不再像之前,双手握拳放在身前,而是很放松的撑着演讲台的两边,甚至整个人都倚在演讲台上,右脚伸到左脚的左侧,只用脚尖点地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写这本书的初衷,就是想,究竟要怎么做,才能在和各位的企业竞争,占据一定的优势,让自己的企业存活下来,并能有一定的发展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最开始写这本书的目的,就是针对在坐各位的企业的,在坐的各位,就是我的假想敌。”

    这样别开生面的开头,他是笑着说的,台上台下的听众,也是笑着听的,台上的这二十几个人里,笑出声来的就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话听起来有些狂妄,但是,当时一贫如洗的我,确实是这么考虑的,年轻嘛,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梦想和勇气。

    当时我想,如果我做快餐,该怎么跟同行竞争,怎么跟百胜集团竞争?如果我做软件,微软会不会随便掉下一根毫毛,就把我给压死?

    如果这些问题没有想好,我创业的时候,也不踏实,因为我知道,战略不清,就是一时取得了些成绩,那也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,越想越无助,越想越失望,越想越没信心。

    因为我分析了无数种可能,但当我有了一定成就,在有资格面对大家的企业的时候,依然是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不论有形还是无形的资本,和大家都不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可是,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?这当然是一个容易的选择,但显然不是一个正确的抉择。

    于是,我想啊想,后来恰巧看到了一些人在运用的实例,受他们的启发,最终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,那就是在现有竞争激烈的市场里,也就是书所说的红海里,我竞争不过大家,那就只有另辟蹊径,找新的市场。

    终于有了可行的思路,我总算有了点信心开始创业,在创业过程,不但的摸索和研究其他的实例,最后,终于总结出了蓝海战略的原则,以及如何开创、制定、执行适合自己公司的蓝海战略。”

    今天买票来听冯一平演讲的,都有着和他类似问题的人,虽然现在的他们,比刚创业时的冯一平实力雄厚很多,但是,在他们前面,依然有着各方面更有优势的一座座高山,冯一平的这番话,算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,一个个,都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企业也一样,所以,不少也在忧心企业前途的听众,此时毫不吝啬的给冯一平这个同病相怜的人以掌声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