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所处的,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同时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

    随着物质生活极大的丰富,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,体育界的“更高更快更强”的口号,其实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随之,每个人面临的压力也在成幂数级增长。

    好多人的人生,其实早在娘胎里的时候,就已经在开始竞争,大多数人的人生,如果套用一句话,也可以说是“生命不息,竞争不止!”。

    而作为一个企业的掌舵人,所面临的压力,自然更大。

    小企业,要考虑生存问题,大企业,同样要忧心发展大计。

    不论大小,都有自己的难处。

    比如,就小企业来说,面对面的竞争,肯定比不过业内的那些大企业,但小也有小的优势,它肚量也小,吃一条虫子,就能撑得肚儿圆。

    大企业呢,和同行竞争的时候,当然有优势,但大也有大的劣势,它肚量太大,吃一条蓝鲸下去,可能勉强也就是个半饱。

    今天前来听冯一平演讲这些企业家,不论企业规模大小,是地区性的还是跨国性的,不论平时人前风光程度,是一星还是五星,但他们面临的竞争和发展的压力,从本质上说,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冯一平不仅仅是个提出了一个概念的专家型,或者研究型学者,他同时也是一个企业家,他结合自己创业过程的一些事例的演讲,比那些纯专家,更契合实际,更言之有物,给了在场的人不少启发。

    在演讲的最后。他顺道提了一下自家的《前沿》杂志,上面经常会发表自己的章之后,接下来,他遵循美国惯例,把大家所做的事,往人类的明进步。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这样的大而空的方向上扯。

    听众们马上知道,这就是结幕词,一些听了他的演讲,很受启发的人,提前鼓起掌来,带动着那些还若有所思的人,也一起加入到鼓掌的行列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也不知道是哪一块的人带头,站起来鼓掌。到后来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,连主席台上的那些人,也都站了起来,边鼓掌,边笑着看着演讲台后的冯一平。

    冯一平真是有些意外,九百多穿着正装的各行各业的企业家,齐刷刷的站起来给他鼓掌,这样的礼遇。真的让人挺感动。

    他一边在话筒里说着“谢谢大家!”,一边对着台下鞠躬。

    俱乐部里绵绵不断的掌声。让采访区的那些记者和摄像师,立马兴奋起来,在这个俱乐部,这样的场景并不是太多见。

    而其的几家华电视台的,兴奋莫名的同时,更有一种自豪感。

    不少人没看过这本书的人。都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,“一定要抽时间看看他的这本书,”

    因为在美国这样资本至上的国度里,让近千个资本家自发的站起身来,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华人小伙子鼓掌。充分的说明了这本书的价值。

    意外的并不止这些,今天过来的国内和香港电视台的记者,本来就觉得冯一平受邀在这里演讲,很有新闻价值,而最后的这一幕,就让今天的素材,更有新闻价值。

    午宴之前,冯一平忙得不可开交,宴会厅门口的一张桌子后面,他一边和人交换名片,一边给他们在书上签字,还跟不少人合影。

    不过收获真不小,收到的名片里,不但有华尔街那些投行、金融公司高管的名片,以及美国各地企业家的名片,连四大会计事务所的名片也有,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。

    “朱莉说,已经联系好了游船,问你什么时候去自由岛,”雅各布走过来问。

    “跟她说能不能把时间安排到下午,并表达我的歉意,”冯一平从身边经过的侍者手的托盘上,拿起一杯酒,笑着朝那些需要加强联系的人走过去,这么好的交流机会,怎可错过?

    午宴和之后的交流,一直持续到下午点多,虽然没正经吃进去什么东西,当冯一平一点都不觉得饿,收获非常不错!

    而那些和他交流的单位和个人,对他的印象也非常好,年轻有朝气,知识面还非常丰富,虽然是第一次出国,但思想完全和国际接轨。

    也算年少有为,难得的是待人接物,谦逊又沉稳周到,话也说得实在。

    做事先做人,这样的标准,在世界哪里都是一样的,所以,冯一平刻意加强关系的那些人,他们对冯一平所创办的那几家企业,也都很有兴趣,并很看好他们的前途。

    当冯一平心情舒畅的在朱莉和雅各布的陪同下,在邮轮上饱览曼哈顿美景,并在自由女神皇冠平台上各种姿势留影的时候,目睹了俱乐部那一幕的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们,正在抓紧准备有关他的新闻。

    当晚,总部就在纽约第五大道洛克菲勒大厦里的nbc,在新闻里,就简要播放了午发生在俱乐部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播这则新闻的时候,那个一向带着有色眼镜看国和华人的主播,难得的公正客观了一会,原因很简单,他可以得罪冯一平,但午在场的那些大佬,他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说冯一平和他的理论也就那么回事,那不就是打在场那些大佬们的脸吗?

    而在冯一平满足的进入梦乡的时候,首都正是一天开始的时候,此时还名为“经济生活服务频道”的央视二套,在早间新闻里,播出了驻纽约记者发回来的新闻短片,上面就有全场起立,向冯一平致谢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金主任早上起来,一向是一心好几用,吃早餐的同时,带着老花镜,浏览送到家里的报纸,还关注着电视上的新闻,而他早上关注的,一向是二套,这时看着电视里的那个人和那个场景,嘴长的老大,半天没合上,罕有的失态了一次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保姆真是吓到了,还以为他风了呢!

    然后,金翎自然是第二个知道的,之后是梅义良等,再之后,是冯玉萱。

    冯一平去美国,最担心的应该是梅秋萍,虽然知道以自己儿子的本事,在美国什么事都不会有,但每天总要念叨几次,早上起床的时候,还是在操心这事,“一平现在该睡了吧,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?”

    冯振昌现在豁达得多,“昨晚不是刚打过电话吗,对他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要不下次他出国,你跟着一起去?”

    没办法,大多数时候,他们夫妻俩的话风,一直就这样,好事也不好好说。

    正忙着煮豆浆呢,电话响了起来,厨房里的梅秋萍朝外面喊,“冯老,接电话,”却始终听不见回音。

    擦着手走到客厅一看,冯振昌拿着竹枝扎的大扫帚,正在打扫门前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她一看来电显示,是女儿的手机,这大早上的,有什么事?“玉萱,挺好的吧,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妈,”冯玉萱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,但是话里依然有股酸味,“你的宝贝儿子,这一次又露脸了,连那些老外都很佩服,而且,新闻都上了央台,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梅秋萍手里的勺子掉在地上,声音高到把外面的冯振昌都吸引了进来,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一平上央台了,”梅秋萍喜不自胜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啊,快问问,是哪个频道,什么时候?”冯振昌也没心思扫地,跑过去打开电视机。

    “二套,已经过了,不过,会有重播,”梅秋萍放下电话,“这么大的事,一平怎么昨天通电话的时候,不跟我们说?”

    不是冯一平不说,差着1个小时呢,那时,国内正是深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纽约的好多报纸,比如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,以及华的《世界日报》和《星岛日报》等,都更详细的报道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异国的年轻人,在纽约,算是一炮而红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