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邂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作为重生人士,加上美国大选的全国投票日在即,冯一平不太想坐飞机去华盛顿,又否定了雅各布开车去的提议,大巴当然也不是个好选择,最后,斯坦福的高材生,给清华的在读生,订了火车票,头等车厢。

    四百公里,列车需用时个多小时,相较国内的火车,这些年经历了好几次大提速,美国的这些私人铁路公司,真的很保守。

    宾夕法尼亚车站,给人的感观相当不好。

    据说最初的车站大楼很漂亮,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,宾州铁路财务状况恶化,主楼被拆,而它所有的月台又都在地下,最近一次的整修,也在好几年前,在这没有阳光的地下空间里,通道墙上和地上,到处都是历史的印记以及,污迹,人流量又大,空气质量也相当一般,和地面上的繁华绚丽一比,名副其实的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

    雅各布跟了冯一平这几天,服务越来越周到,见小老板脸色不大好,说了一声,就朝商店跑,他这一去,花了好一会,回来的时候,老远就在喊,“冯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,吃的东西没买多少,手上倒拿着厚厚的一摞报纸,“怎么买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你看,”雅各布激动的一份份翻给他看,“都有你的报道,冯,你现在出名啦!”

    虽然吃早餐的时候,冯一平就在《纽约时报》上看到了关于自己的新闻,那份报纸,此时也正留在他包里,但现在见了这么多,他还是有些吃惊,这个事。真的有这么大反响?

    其实主要是因为年龄,如果他要是四五十岁的时候,做出了这样的事,不会有这么多报道,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受到那么多资本家的礼遇。那就很有噱头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多报纸,冯一平感觉这地底下的空气,瞬间就清新了一些,“谢谢你雅各布,我爸妈一定喜欢这些,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去找找看其它的报纸,”

    于是等到发车的时候,冯一平手上,就有11份有他报道的报纸。被小时候做过报童的雅各布,细心的捆扎起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拍了拍这些,他当然不会自恋到把这些拿出来看,但对爸妈来说,带给他们这些报纸,怕是比给他们带回去最名贵的礼物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十点多,准时抵达华盛顿,华盛顿联合车站。比出发时的宾州车站,真的好太多。

    国内新建的火车站。除了首都西站,其它的无一不是极具现代和科技气息,但美国不一样,这的好多火车站,都建得像罗马式的宫殿一样,比如纽约央火车站。又比如眼前的这一座。

    出了火车站,迎面就是国会山,其实也不是山啦,充其量就一个丘陵而已,只高二十多米。上面的国会大厦,冯一平在电影里见过好多次,而且一般来说,结局都不大好,各种被毁灭。

    他刚拍了几张照,接站的人就来了,可能是因为冯一平在纽约造成的小轰动吧,不但麦克多诺商学院来了一位副院长,乔治城大学,也派来了教务长的一位助理。

    这两位,并没有因为冯一平的年纪,而有丝毫的轻视,商学院的副院长甚至开口邀请,“冯,你有来美国进修的意愿吗?如果有这样的打算,我们学院会很高兴向你发出邀请,”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,不过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,”冯一平婉拒了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他其实当然有这个打算,只不过,麦克多诺商学院,虽然也不错,但是比起其它的几家,综合实力还是靠后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,自明年下半年开始,华盛顿这里麻烦事太多,也不是一个很适宜的居住地。

    和我们的首都不同,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,一开始就是作为首都设计的,这到酒店的一路,路边几乎都是各种政府机构,这些建筑,大多用大理石建造,外观一般都方方正正,很多采用柱廊式立面,整体厚重而又庄严。

    乔治城大学,和美国成立于同一年,是美国最古老的耶稣会天主教大学。

    这所大学,和美国联邦政府办公厅,近在咫尺,更让人骄傲的是,现在的美国总统克林顿,国务卿奥尔布赖特,都是从这里毕业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演讲,被安排在商学院举行,不过,今天的这些以学生为主的听众,可没有昨天的大佬们那么好的态度。

    很简单,蓝海战略神马的,和大多数学生离得还远,另外,冯一平作为一个在世界上排名靠后大学的在读学生,这几天,跑到他们的地盘来刷头条,难免让这些精力充沛的家伙有些意见。

    冯一平很知趣的没有再讲蓝海战略,发言主要在两个方面,一是回顾今年的世界经济形势,也没忘了强调自家的《前沿》杂志上,对一些大方向精准的判断,二是明年世界的政治经济形势的一些判断。

    最后,顺道恭维了一下他们国家的选举体制,哪怕他心里此时在腹诽不已,过几天就有好戏看。

    今年美国大选计票结束后,戈尔和小布什同学,为了总统宝座的各种撕,很长一段时间,都将是世界各地的人们,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学生们,对冯一平的演讲,普遍兴趣缺缺,哪怕他预判的那些事,明年铁定会发生,但一等主持人宣布提问开始,霎那间,下面就热闹起来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举手准备提问。

    冯一平马上明白,这些交货们,怕是没憋着什么好屁,估计都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呢吧!

    面对着台下踊跃的人群,主持人还算靠谱,开始点的都是一些比较配合的学生,比如,第一个,是个女孩子,问的是,“你第一次来美国,请问有什么感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非常应景,冯一平张口就来,“感受很多,最深的感触就是,和我的祖国一样,美国,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国家,”

    等到第个问题,就不那么友善,一个穿着棒球服的家伙问,“为什么你的书,会率先在我国出版?”

    这货不是个好货!不过这样的问题,此时怎么难得住冯大专家?甚至可以说是刚好帮了他的忙。

    “首先我很荣幸,哈佛商学院出版社,能看我的作品,并且一再做我的工作,希望这本书由他们出版。

    其次,开始的时候,我并没有想着要出版这本书,可能有些同学知道,我这本书,一开始是在我的那本《前沿》杂志上连载,作为一本定位高端的杂志,创办的时候,处境比较艰难,我希望用自己的这本书,为它吸引一些人和公司的关注。

    等到杂志走上了正轨,而好多读者对蓝海战略很感兴趣,出版社那边,又盛情难却,综合起来,才促成了这本书的出版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货,问的问题更特么尖锐,“你怎么看待我们两个国家的选举制度?”

    我只是个学生和企业家好不好!

    他看了看,后面并没有让新闻采访记者进来,还是很谨慎的说,“实践证明,我们两国人民,都选择了最适合自己国家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好在自由提问只有十分钟时间,结束的时候,冯一平自己暗暗的松了口气,二少年神马的,最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我想在校园里逛逛,”他对雅各布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”冯一平的这个要求,雅各布没意见,他也不去车上等,隔了一段距离,吊在冯一平身后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规模不大的校园内,那么多天主教特色的建筑,冯一平真的有些感概,这所学校,成立于189年,那会,还是乾隆年间,国内的读书人,当时还在潜心研究八股,以期高,这个差距,还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路边有一排长凳,他正准备去歇歇脚,忽然看到前面的垃圾桶边,一个留棕色长发,身材飘逸的女孩子,正在那翻着什么,他走过去问了一句,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女孩子闻声回过头来,冯一平眨了眨眼睛,愣在当场,咋个是她呢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