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黄皮小子?”冯一平面上虽然带着笑,心里已经在骂,“你个返祖的猩猩,”

    这时,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,一辆黑色的雪佛兰萨博班打着灯开了过来,雅各布急匆匆的从车里下来,“冯,”

    冯一平朝他挥挥手,“没事,是马灵的几个朋友,你回车上去吧,”

    雅各布哪会回车上,一手插在裤兜里,一手拿着手机,靠着车站着,冷冷的看着跑过来的那人。…,

    那猩猩看到这一幕,愣了一下,跑过来后,没有找冯一平,伸手去抓马灵的手,马灵一闪,挡在他和冯一平之间,“山姆,你不要乱来,这是冯,今天下午在商学院演讲的贵宾,冯,这是我校友山姆,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马灵始终离冯一平比离那个猩猩近,看这场景,摆明了是襄王虽有意,神女却无心,呵呵!

    不过,就冲猩猩那个态度,在加上他一头一脸茂密生长的毛发,冯一平真不想跟他握手,只是愈发有礼的笑着说,“你好山姆,认识你很高兴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马里特在一起?”看来这猩猩确实返祖了,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。

    冯一平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,笑着对马灵说,“你们聊,我把这个交上去,”他指了指手里的袋子。

    马灵点点头,“不好意思,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有问题你叫我,”冯一平看了猩猩一眼,对马灵说。

    “嗨,你们好,”前面的地上,有五个青年男女正在整理检查回收来的食品。冯一平笑着把袋子递过去,指了指身后,“这是马灵的,”

    一个鹰钩鼻的女孩子接过去,“谢谢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冯。刚到华盛顿,需要帮忙吗?”他看着地上的那一堆东西问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收拢过来的,还真不少,不但有各种水果,还有袋装的面粉,真空包装的火腿,各种香肠和面包、奶酪、糕点、牛奶……。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,我是艾伦,”鹰钩鼻的女孩子自我介绍道。“我们先需要检查这些食品的包装是否完好,再看看里面有没有霉变,闻闻有无异味,最后在把它们分门别类的放到这些箱子里,”

    身后,那猩猩看了看冯一平,又看了看车旁边的雅各布,带着马灵朝前走了一段。然后神情激动的指着这边说什么,马灵刚开始还好。解释几句,后来就干脆双手抱胸,看也不看山姆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那边一眼,顿时觉得自己无须担心,而手上在做的这些事,对他这个参与了便利店上货的人来说。也算是熟门熟路。

    艾伦见状,夸了一句,“你干得真利索,”

    “是吗,因为我在便利店工作过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话,对面一个蹲在地上的小伙子笑着伸过手来,“罗伯特,就在便利店工作,”

    “冯,认识你很高兴,”

    接下来一了解,这里的五个人,都来自不同职业,有幼儿园副园长,护士,园艺师,公关公司实习生,都是用业余时间参与这项工作,最短的,也有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这才称得上是城会玩!

    不管他们平常在工作是什么表现,现在,他们都很投入,而这样的行为,很感染人,有那么一会,冯一平还真的忘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直到马灵在他肩上拍了一下,“冯,我们走,艾伦,今晚我先走,没事吧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艾伦看着那边被雅各布拦住的山姆,笑着说,“冯,谢谢你的帮忙,”

    “很期待再见到大家,”冯一平刚对那几人来了个拱手礼,就被马灵拉着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别理他,我们走,”

    “那坐我们的车吧,”冯一平很绅士的帮她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俩都上了车,雅各布也不再和山姆纠缠,不过,山姆显然不愿意就这样算了,趴在马灵的那一边车窗外大叫,“你下来,”

    马灵看都不看那一边。

    呵呵,这个分不清男子气概和粗鲁两者区别的大猩猩。

    看着车开走,那猩猩居然脱下一只鞋扔了过来——这鞋一定挺便宜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”马灵红着脸说,“我和山姆,只是普通的校友和同事的关系,”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在你身边,有这样疯狂的追求者也正常,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肚子就很尴尬的“咕咕”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灵听了,扑哧轻笑。

    “真饿了,你也没吃吧,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,能和你共进晚餐?”

    “好呀,”马灵爽快说,“不过……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雅各布,去唐人街,”

    虽然说的好像很熟,其实冯一平还是第一次来美国的唐人街,过了那个高大的牌坊,路边的房子上,都挂着方块字招牌,其的大多数,都是餐馆。

    这条街并不长,冯一平带着马灵在间下车,并没有急着找一家进去,直到看着两个说着粤语的老爷子,剔着牙,悠闲的从一家酒楼里出来,才带着马灵进了这家兴旺大酒楼。

    点了麻婆豆腐,酸辣土豆丝,白水菜心,红烧茄子,外加一个番茄冬瓜汤,一个荤菜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家他选的酒楼,还是比较正宗,和好多老外一样,马灵对麻婆豆腐这道菜,情有独钟,一边麻辣得直喝水,一边用勺子朝嘴里舀,还不忘夸一句,“味道真好!”

    客观的说,作为餐馆烧出来的味道,只能说是一般吧。

    不过,来了四天,冯一平这是第一次吃到大米饭,胃口大开,这些菜的份量又不大,最后被他们俩吃得干干净净,没什么浪费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餐饮习惯真健康,”马灵笑着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其实,我是想不健康的吃回锅肉的。

    “送你回学校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,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主意呢?”

    “我始终觉得,我们可以用很多其它的手段和方法,来做一些很容易产生效果的事,比如说,奶牛这类的牲畜,会排放出大量甲烷,而甲烷,正是引起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之一。

    我们能不能在不影响奶牛自身健康,以及牛奶产量和质量的前提下,研究一种添加剂,混合在饲料里给奶牛吃了之后,减少它们的甲烷排放量呢?”冯一平自问自答,“肯定是有办法的,”

    “你想法真多,”马灵说,冯一平想的这些事,比她现在做的这些,还要有普遍性,“你所的关于筹集到更多食物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雅各布刚好把车开过来,马灵灵活的跳上去,坐到另一边,笑着问冯一平,“现在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是一个大概,不过,我的这个想法,是一个系统工程,实施起来,要综合多方面的力量,但是,只要能实施,它的影响力和效果,绝对非常可观,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,哦,不好意思,”马灵的手机响起来,她看了一下短信,“室友以为我今天不回去,叫了人过去,”

    不消说,肯定是男朋友呗!

    “要不去我们哪里吧,我们住的是套房,有空出来的房间,”雅各布在关键的时候,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不方便吧,”马灵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反正空着也是浪费,”好同志雅各布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去坐坐,听听冯你的想法,不过,我晚上还是要回去,我先给安妮说一声,”她好像是强调,拿出手机,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想法吗,关于筹集食品的那个,”

    “我大概的设想是这样的,建设一个或者叫免费大米的网站,用户只要打开链接,回答网页上的问题,每答对一题,网页上的木盆里,就增加十粒大米,”

    冯一平的这个想法,当然也是克隆而来的,脱胎于他后来偶然打开的一个,由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和哈佛伯克曼心管理的一个公益网站。

    只不过,原网站,是让大家学英语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米由谁出呢?”马灵彻底被冯一平的这个主意吸引住了,也没有留心雅各布此时留在酒店大堂办手续,在电梯里,还在和冯一平讨论具体细节。

    当冯一平打开套房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,一点也不尴尬的走了进去,“如果让答题的人出,就是他们愿意,这支付也是一个问题,”

    “你考虑的很对,所以,我想答题的人只管答题,在他们答题的过程,网页上可以弹出广告,广告费用,就是承担用户答题所赢得的大米,由他们向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捐赠,”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do,ornotdo?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