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从进房间到现在,可能是因为室外的寒冷和室内的温暖导致的吧,冯一平整个人好像一直泡在温水一样,思维虽然特别活跃,但头一直晕晕的。

    那“吱呀”一声轻响,以及那轻轻的两下敲门声,让他马上清醒过来,不过,清醒了一刹以后,猜度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,再也感受不到外界所有的一切,眼里只有那扇门,不,那扇门后的那个人!

    从客厅到主卧门前,这十几步的路,他走得很急很重,却完全感觉不到地板的反震,感觉像踩在棉花上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今晚喝了那么多杯水,但到了门前,感觉嗓子很干,说话的时候,喉咙像在摩擦,声音又飘又颤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门应声而开,冯一平被一只手拽了进去,被抵在墙上,一个温软的躯体靠了过来“你们国的男人,都这么被动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想反驳,可是,他做不到,因为嘴被堵了起来,跟着,丁香小舌溜了进来。

    马灵这姑娘的肺活量不错,这应该是法式深吻吧,直吻到两个人都有点缺氧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如果再矫情,那就真不是爷们,而且此情此景,让你做禽兽不如的余地都没有,冯一平想着马灵之前的话,一转身把她抵在墙上,“国男人,都是像钻石一样硬的爷们,”

    等等,这话好像有些不知所云,不过,管它呢。

    客厅透进来的微光,照亮了马灵弯弯睫毛下水灵灵的眼睛。也让冯一平看清了那不服输的眼神,她红唇娇艳欲滴,好像说,“你来啊,”

    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冯一平往前一凑,就吻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头转来转去,嘴唇却一直紧紧的连在一起,手也没闲着,不停的在对方身上摸索着,没几下,宽松的浴袍就掉在地上,然后,两个人重重的倒在主卧那张超大的床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声响终于停下来,一个慵懒的女声说,“去冲一下?”

    在淋浴间,刚才还软绵绵的马灵被热水一冲,立马精神起来,摸着冯一平那还算成规模的腹肌,“就一次?”

    我去,这是对我能力的严重低估!奉行行胜于言的冯一平也懒得废话。直接用行动来回答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之后,两个人满足的泡在浴缸里。透过窗户,看着外面冷清的街道,躺在冯一平怀里的马灵突然俏皮的一笑,“听说在水里,别有一番风味的哦!”

    那正好,冯一平也想体验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。浴缸里的水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?”冯一平问怀里的马灵。

    “好啊,”

    签于之前高强度的运动,大半夜的,两人都点了牛排。

    速度挺快,半个小时之后。服务员推着餐车敲门,再几分钟后,两人看着对方光光的盘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,然后,几乎是同时开始喝汤。

    “好饱,”穿着冯一平的衬衫,穿着冯一平的平角**,很有国民老公风范的马灵,跨坐在冯一平大腿上,搂着他的脖子说,“好久没有这么夜吃这么多东西,如果胖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偶尔一次没关系的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你现在的身材,非常好!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担心会长胖,”

    “那明天,哦不,今天早起,我陪你去健身房,”

    马灵笑着伸出手,准确的握住一样东西,“运动的方式有很多种,现在也可以的哦,”

    她手活动了一下,“怎么,我的完美男人,这就不行了吗?”

    真是婶能忍,叔不能忍,对这样关乎尊严的大是大非的问题,绝不能马虎对待,刚好沙发也不错,马上,冯一平的那件衬衫,被随便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一直折腾到点多,匆匆冲了一下的两个人,最终相拥着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同样睡不安稳的,还有雅各布。

    他很有眼色的另外开了一间房,可一直警醒着,总想着,等会老板会不会打来电话,让我送那个女生回学校?

    等到过了一点钟,他终于死了心,看来不用等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这心里啊,有些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作为男人,他佩服冯一平的能力和运气,居然在垃圾桶旁边,就遇到了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但作为一个美国男人,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想着一个那么出色的女孩子,短短的几个小时,就投入一个外国人的怀抱,他又确实有点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早上六点,冯一平准时醒来,马灵还睡得很香,她一条大腿压在他身上,一只手也放在他身上,好像怕他跑了似的,冯一平笑了一下,帮她拨开散在脸上的头发,看着这张后来的他,只能在大屏幕上看到的脸,不知什么时候,眼睛又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的,他觉得鼻子里痒痒,闭着眼睛去揉了几下,跟着,脸上和脖子上,也感觉痒痒的,他睁开眼,看见马灵正拿着头发,调皮的在他脸上扫来扫去,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马灵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“九点半,”

    “那我叫他们把早餐送进来,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马灵一翻身坐到他身上,“等会再吃,”

    等会就等会,东风吹,战鼓擂,这个世界谁怕谁!

    “好啊,说了早上要陪你健身,”

    不过,在上面还是在下面,是支配还是被支配,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他马上一翻身,到了上面,绝不能让西风压倒东风。

    马灵想翻盘,可是,处处受制的她,怎么可能是冯一平的对手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运动之后,又胃口大开,风卷残云一番之后,马灵喝着牛奶,装作无意的问,“下午就要去哈佛吗?”

    我说,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,过去的几个小时,才这么不消停吧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是我接受的最后一个演讲邀请,”

    “之后就回国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还有其它的一些行程,也和你说过,要考察一些新技术,比如新能源方面的,”

    “不会再来华盛顿了吧,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在此期间,我需要熟悉美国国情的人帮忙,你愿意帮助我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雅各布比我更合适,”马灵一笑。

    “但我更希望是你,”冯一平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网站呢?你怎么计划的,先在国开办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先不会在国办,我也不会直接出面,这件事,主要靠你,但是,我会为你创造条件,这一次来美国,我认识了不少人,我会向他们推介这个项目,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是做慈善的好事,你为什么要在幕后?为了你的书,你不都跨国演讲吗?”马灵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很高兴作为一个学者出现在各种报道里,而不是作为一个慈善家或者富有的企业家,”冯一平解释道。

    在国内,很长的一段时间,不少慈善都伴随着争议,冯一平现在和将来,都非常不需要这样的麻烦,更不需要通过那样的方式,为自己和公司做宣传。

    至于富豪榜,那最好更是能离多远离多远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理解他的做法,马灵还是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点钟的时候,雅各布总算接到了老板的电话,他把车开到酒店门口没一会,就见马灵挽着冯一平的手走了出来,看来,就是自己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他暗暗叹了一口气,顿时也生出一种肥水流了外人田的感概,不过,面上一点都没表露出来,笑着帮他们打开车门,“回学校吗?”

    到了学校门口,看着后面的两人依依不舍的拉着手,他很自觉的走下车抽烟,只是那背影,颇有几分萧瑟,怕是他这会,也和好多我们国内的年轻人,见到一个老外,搂着个漂亮妹纸招摇过市时一样,会偷偷嘀咕一句“好白菜都让猪啃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这样的,这是我第一次,”马灵看着冯一平说,“虽然这并没有什么,但是,像昨天这样的事,我真的是第一次,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?我下去了,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一平拉住她的手,“我知道,我明白,”

    “另外,”他笑着说,“因为我魅力太大,”

    马灵笑着摇了摇他的手,“我要去上课了,”

    “记得考虑一下我的提议,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我会考虑的,”马灵抽出手,穿起风衣下了车。

    冯一平跟了下去,“不告别一下吗?”

    马灵笑着回过头,准备来一次拥抱,但冯一平不想就这样打发,捧着她的脸,轻柔的吻了下去,马灵闭上眼睛,不由自主的翘起了脚后跟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国内这样做,铁定会被围观,可是在这,周围的学生,看着车旁边热吻的这两个人,完全熟视无睹,对这些家伙来说,这样的事,太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冯一平站在车旁,看着马灵把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,头也不回的朝校门走去,长发随风飘舞,可是和昨天不一样,今天的飘逸里,好像带着那么一丝感伤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太阳穴,朝路边的雅各布招招手,“去机场,”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月底,又是年底,热切的期盼票子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