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身体有些累,但精神格外好的冯一平,在哈佛演讲之后,应邀拜访了哈佛商学院院长克拉克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,9月初在首都,因为哈商出版社代理他的书的关系,初次见面的两个人,谈得还不错,冯一平也算给他留下了一个不错印象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冯一平是为他明年的交换生计划铺路的,在商学院院长面前加深一下印象,总会有好处。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定下来,明年究竟是申请哈佛商学院的交换生,还是斯坦福商学院。

    从地理位置上讲,位于硅谷的斯坦福显然更好,离公司也近,而且加州气候适宜,不像波士顿这边,冬天冷得要死。

    但是,斯坦福商学院的规模小,一年招生只有几百人,远小于哈佛,而哈佛商学院里,来自大华地区的留学生日益增多,这对想着一边学习,一边网罗人才的冯一平来说,有莫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先做两手准备吧!

    因此,他也没有表示出自己有这方面的意愿,要是现在他说了,而最后选择了斯坦福,那不是凭白得罪人吗?

    和国内的那些大学一样,美国这些知名的大学之间,同样也是相爱又相杀,关系并不是大融洽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就是这样,哪壶不开吧,偏有人提哪壶。

    拜访结束的时候,克拉克笑着说,“冯,虽然我们都认为,你的这本书,作为研究生论都完全能胜任,不过既然你还希望在学校里深造。那我们两家学院之间的交换生计划,你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冯一平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,“谢谢您,我目前并没有这样的计划,但我一定会认真考虑您的提议,”

    “理解。我们都知道,你在清华,并不只是一个学生,上学的同时,还要管理不少公司事务,是不好离得太远,”克拉克笑着给他拉开门,汉密尔顿已经笑着等在外面,“帮我招待好冯。”克拉克说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”汉密尔顿看着这个给他带来了不菲业绩的国小伙子说。

    汉密尔顿来找冯一平,是好事,带他去公司拿钱。

    这笔钱里,有部分,一部分,是第一期余下的版税,第二部分。是第二批的预付款,第部分。是出版社出售了欧洲几个国家的版权,其冯一平应得的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冯,你定下来了投资那些方面吗?真的对波士顿的地产感兴趣?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次拿到的支票,达位数,在美国这样一个鼓励消费的国家,如果你只赚不花。那是非常傻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拿定主意,不过,已经在硅谷找了会计师,”

    不像国内好多税都是一刀切,美国的税法。纷繁复杂,一般二般的人,不可能搞得清楚,而搞得清楚的那些人,都可以执业开公司。

    打比方,比如个税,国内是纯按收入分档,但美国不一样。

    具体说,如果冯一平和汉密尔顿都在出版社工作,都拿一样的工资,两人的婆娘都不工作,但冯一平有个娃,而汉密尔顿只有一个崽,如果一样交税,冯一平可能不干,收入虽然一样,但我负担重啊。

    因此,会有一堆人坐下来,就这个问题,开上几个会,然后定一条法律下来,让冯一平这样情况的人少交。

    但是,等到孩子长大成年,参加工作了,又轮到汉密尔顿不乐意,他家个孩子赚钱,我家只有一个,为什么他交税居然比我交的少?

    于是,针对这个情况,又会再补充一条税法……。

    总之,大概了解了一下以后,冯一平明智的决定,还是让专业人士赚上一笔算了,自己落个清闲。

    “回酒店吗?”雅各布问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看车后,已经找不到汉密尔顿,吩咐了一声,“去隔壁,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话,雅各布也朝后看了一眼,哈佛的隔壁,当然是麻省理工,这挨在一起的两家,是非恩怨也不少。

    从上上个世纪,哈佛就一直谋求兼并麻省理工,但后者一直不肯屈服。

    来这个全美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大学,冯一平自然是有目的的,他昨天已经和工程学院的蒋教授预约过。

    蒋教授6岁的时候,随父母由台赴美,80年代期,就担任材料科学的教授,应该就是在这几年吧——具体时间,冯一平记不大清楚,他会和另外的两个人,创立一家锂电池公司。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这家名为a12系统公司的公司,是因为在他重生前,这家公司刚被国内的万向集团收购。

    蒋教授留着很利落的短发,镜片很厚,但从第一印象上看,就不是只知道埋头搞科研的人,看上去就很精明,不知道他身份的人,九成九会觉得他是一个商人。

    “冯一平是吧,请坐,”蒋教授稍微欠了一下身,招呼冯一平和雅各布坐在办公桌对面,“听你提起,我昨晚买了一本你的书,确实不错,”

    他从办公桌上的几个件夹下面翻出一本冯一平的书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在大陆的清华就读,对吧,也不是材料专业,找我有什么事?不好意思,我时间很紧,等下还有课,现在最多也就十分钟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傲的人,估计也有一点看不起冯一平这样,主要靠笔杆子和嘴皮子混饭吃的人,这也是好多技术型人才的特点,重技术而轻市场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出乎意料,但主动找上门来的冯一平,对这样的冷遇,已经有所预计,当下并不气恼,“抱歉来的唐突,我没有其它意思,有感于越来越恶劣的生态环境,我个人对新能源方面的技术很感兴趣,用拙作的话说,这是一片蓝海,听不少人说起教授你是首屈一指的材料专家,就特来拜会,”

    什么样的话,才可能聊得投机?答案很简单,对方感兴趣的话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冯一平这番话,蒋教授挺高兴,“对,这一领域,确实大有可为,我目前正在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商量,准备在明年成立一家公司,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明年。

    “恭喜蒋教授!你时间紧,那我只说吧,从我个人而言,也很希望能为这样的事业出一份力,目前我在硅谷已经有一家公司,如果能有那个荣幸,我会很高兴为教授你的项目添砖加瓦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的话说得很委婉,但蒋教授马上明白,这是想投资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联邦政府能源部也很支持我们这个项目,所以资金方面,不会成问题,另外,我们的产品,将会应用在很多政府和军事领域,对投资背景的审查会很慎重,”

    听他这话,冯一平真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口吻,就和一些戴着有色眼镜,审视来自国投资的美国机构,或者fbi一样。

    说破天也就是个锂电池技术而已,主要都是民用,被他这么一说,搞得跟非常绝密的高科技一样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时没有说话,蒋教授抬腕看了看表,“不好意思,我要准备去授课,谢谢你的来访,”

    “是我打扰了,”冯一平这下明白,他创办的公司为什么会倒闭,看来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耽误你的时间,”冯一平站起身来,“对了,我们能交换一下名片吗?”

    虽然是个不太理想的会面,但既然来都来了,还是努力一下吧,万一他明年找不到资金呢?那不是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管是美国的能源部还是其它国家的能源部,冯一平相信,他们的钱,都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
    雅各布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,冯一平正看到蒋教授把自己的名片,随便往桌上一丢。

    他忽然很期待明年接到蒋教授的电话,到时如果蒋教授给他打电话,肯定是因为资金的问题,那时候,就是主客异位的时候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呵呵,非常感谢大家的投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