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声望和资本,还是不太够啊!冯一平想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美国人眼,自己也就一国内大学在读学生,大家知道的,也就是写出了一本畅销的商业管理著作,而他的企业家身份,真的不太被人关注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有一家在纽交所或者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,刚才的蒋教授,绝对不会是那种态度,说不定还会有受宠若惊的感觉,哪怕这个宠和惊,不是对冯一平,而是对他身后上市公司的。

    所以,赚钱的脚步不能停,所以,下一个目的地,虽然可以预计基本上也不会马上有什么好结果,但还是得去,就是建立起联系也不错,总算是一个开始吧。

    “你好冯,欢迎你来我们公司参观,”又一次飞到纽约的冯一平和雅各布,来到了位于纽约州北部的一座风景秀丽,植被茂盛的小镇,康宁镇,受到了康宁公司行政部乔安娜女士的热情接待。

    冯一平在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的时候,乔安娜也在现场,对他还是有几分推崇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周到安排,”冯一平握着她的手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荣幸成为你在美国第一家参观的公司,”乔安娜说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很荣幸,”两人寒暄着进入了康宁总部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和我国的景德镇一样,纽约康宁镇,因为是和它同名的康宁公司所在地,故成为美国著名的玻璃之都。

    智能手机时代,康宁的大猩猩玻璃可以说是包打天下,而在这之前,国内的一些人可能还知道,康宁公司死贵死贵的餐具,比如它那独树一帜的晶彩透明锅。

    所以大多数人对康宁公司的印象。都以为它就是一家生产玻璃的公司,其实完全不是。

    比如,最先发明和普及电视显像管的,是它,最先发明和制造出光纤的,也是它。

    它还在汽车发动机排放控制上有杰出的成果。今年,它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已经投产,生产用于汽车排放控制系统的催化转换剂的陶瓷载体和过滤器。

    所以,它其实是一家以玻璃和周边产品为主,涵盖了好几个领域的高科技企业。

    “根据你的时间安排,下午我会带你参观公司和玻璃品艺术展览馆,明天上午,公司一些部门的员工,希望能和你进行交流。你看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,我这次来,其实也有探讨合作的意愿,所以,我期待能和贵公司的高层有会谈的机会,”冯一平道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哪方面的合作?”乔安娜问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从贵公司购买一项专利,用于我国公司的家具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和公司高管见面没问题,呵呵。不止是我,公司的好多高层,都很期待和你见面,不过,我们公司一般不会出售专利,这一点。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,”乔安娜笑着说。

    对他们这些五百强企业来说,一般只有他们购买专利的份,自己的专利,即使没用。等闲也不会出售。

    “我清楚,麻烦你帮忙协调一下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康宁镇不大,算得上古朴,总人口将将过万,其的一半,都在康宁公司上班,因此白天的时候,街上行人稀少,看得到的,不是老人,就是孩子。

    最值得称道的,是小镇的绿化非常好,周围的山上,植被茂盛,而小镇上也一样,绿树成荫,给人冯一平的感觉,就像是在国内的公园一样。

    玻璃品艺术展览馆,又称康宁玻璃心,是一个集博物馆,玻璃吹制表演,玻璃工艺品销售于一体的一个场馆,位于一座小山脚下,里面的展品,称得上琳琅满目,不过,最吸引人的,要数玻璃吹制表演,看着一勺玻璃溶液,吹吹拉拉剪一下,就变成了一件工艺品,真的叫人赞叹。

    翌日上午,冯一平和康宁公司的一些员工,进行了热烈而卓有成效的交流,下午,终于有机会见到在家的一位副总裁,本杰明先生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老同志,背明显很驼,脸上的肌肉,也很松弛。

    “冯,请坐,”本杰明带着冯一平在办公室的会客区坐下来,这地不错,坐这都能晒得到太阳。

    “早听说你是一个年轻人,没想到你这么年轻,”这个看上去和蔼的老头笑着说,“你现在就开创了一个新的管理战略,不简单!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!”这样的话,这几天听得太多。

    “听他们说,你要购买我们公司的一份专利,具体是什么?”寒暄已毕,主人步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有两家家具厂,公司设计了一些需要用到玻璃的家具,比如茶几,这就不但要求玻璃的性能好,不易破裂,更重要的是,表面最好不会轻易留下划痕,我们找了很多玻璃厂商,性能好的有,但不留下划痕的少。

    最后,终于了解到贵公司曾经生产过这样的玻璃,不过那个项目现在已经关闭,所以想了解一下,贵公司有没有可能,把该玻璃的专利转让?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的,就是日后康宁收入支柱的大猩猩玻璃的前身,被他们称为checor的玻璃。

    这种玻璃,是由康宁自己命名为微晶玻璃的玻璃,发展而来的。

    关于微晶玻璃的诞生,其实和青霉素的发现一样,都是一个偶然现象,52年的时候,康宁公司的一位员工,因为控制错误,无意得到了一种比铝还轻,但强度比高碳钢还要高的玻璃。

    在微晶玻璃的基础上,他们最后研发出了一种承压能力是普通玻璃15倍的新产品,checor玻璃,当时主要针对的市场是公用电话亭、监狱窗户和眼镜,但因为价格昂贵,销量都非常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转向汽车挡风玻璃行业,但依然找不到合作伙伴,最后,康宁在191年,关闭了该项目。

    它再一次重生和成为康宁的收入支撑,是在0年乔布斯推出苹果智能手机之前,在半年内,他们把原本4毫米厚的checor玻璃,在不影响性能的情况下,减小到1毫米厚,并最终在智能手机时代,大行其道。

    但此时,不管是康宁公司的人,还是乔布斯,都不可能知道这种玻璃将来的市场,现在的功能手机,屏幕就没有用玻璃的,用的都是高强度塑料。

    本杰明想了一下,“你说的是checor玻璃?它停产的时候,我还是公司研发部的研究远,不过,冯,虽然和你《前沿》杂志上预计的一样,今年一季度互联网行业就迎来了寒冬,我们的光纤业务大受影响,但是,公司还没有到转让专利来增加收入的地步,”

    这就是百年老店和新创公司最大的不同,上百年下来,研究出了不少看起来没什么用途的专利,但是,等机会来了,在故纸堆里翻一翻,搞不好就有一项可以大放异彩的技术。

    “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,只是这个项目贵公司已经放弃,而它恰恰又能满足我公司的需求,所以我才冒昧的有这个提议,”冯一平解释道。

    和之前的拜访一样,不管有没有成功的希望,他总要努力一把,主要也是冲这种玻璃将来的收入上。

    这种玻璃将来收入有多高呢?

    智能手机的屏幕,把一个打工妹,捧成了未来国内的一位白手起家的女首富,以及香港一个排名前十的富豪家族。

    而那两家公司,他们生产的手机屏幕关键的原材料,都是从康宁采购,最后再经过加工,制成智能手机用的防护玻璃。

    这两家,他们的利润,远和康宁不能比,就创造了那么巨额的财富,冯一平现在,要是把这种康宁自己不要的技术拿到手,那将是多么好的一项投资?

    而且这样类似检漏的事,很爽的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这样呢,你的公司提出采购申请,我们重启生产线?这样操作,我们完全不存在问题。”本杰明问。

    “贵公司重启生产线,对采购数量的要求肯定很高,一开始,我可能满足不了,另外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在这里的生产成本太高,最终的采购价格,肯定是我们不能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本杰明不可能不清楚,他这么问,其实也是试探。

    对这些大公司来说,他们都相信“耐心资本,”就是押注未经验证的技术的理念,一种新技术,可能因为找不到应用领域,而一直躺在角落里吸灰尘,直到一个机会的到来,马上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康宁公司本身,也有这样的先例,比如他们现在热卖的耐热厨房用具,所用到的玻璃,本来是设计用于铁路信号灯罩的。

    “我完全明白你的诉求,会如实向公司反应你的提议,有任何消息,都一定会反馈给你,希望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本杰明先生,”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也不急,现在不卖,并不意味着明年不卖,明年不卖,也不意味着后年不卖。

    互联网泡沫,将要持续到02年,康宁这两年的日子,会像王小二过年一样,一年不如一年,他们有很多时间和机会,来考虑让一项已经束之高阁、鸡肋的技术,换取一笔可观的现金收入。

    对了,得让李睿远额外关注康宁的股价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