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斯尼乐园,位于洛杉矶市区东南,很容易理解,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座迪斯尼乐园,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迪斯尼乐园,它不但有传统的迪斯尼乐园,还有加州冒险园,共占地200多万平方米。≧,

    在这,冯一平总算体会到了美国的人多和车多,那个停车场,好像比公园还大。

    从停车场坐小火车到售票处要很长的队,售票处的窗口前,也有很长的队,他有些奇怪,难不成,美国人民把大选日当成了节日吗?

    要知道美国大选的全民投票日,是在选举年的11月第一个星期二,今天周二好吗?

    要是他对美国汽车的拍照有研究,就会明白,来这个游乐场,不仅只有加州本地的,以及世界各地的游客,美国本土其它地方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就连马灵,说是第一次到这来,但显然也是做了功课的,一进门,就带着他用门票去领快速通行证,要去那些地方,要玩那些项目,都早有腹稿。

    因为离迪斯尼公司最近,这个公园里的卡通人物好像特别多,不过,冯一平认识的不多,只看着马灵很高兴的和那些卡通合影,好吧,每一个成年人的心,好像都有一个童话世界,而迪斯尼乐园,就是具现化出来的一种。

    被聊发少年狂的冯一平,也和他最熟悉的米老鼠合影了几张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主城堡,也就是睡美人城堡,有些让人失望——主要是总比想象的小太多,但不得不说,首家迪斯尼乐园,可玩的地方。真的很多。

    冯一平另一辈子十多年加起来,都没有玩过今天这么多项目,主要是他有些恐高,坐摩天轮都有些肝颤,不敢朝下望,而且不太喜欢刺激。所有的那些在空转的游乐设施,他都退避舍。

    稍微舒适一点的旋转木马,他倒是想坐坐看,但等到有机会进游乐园的时候,却已经过了那个年纪。

    但是重活一次,总要有些不一样,恐高一定要克服,游乐园里这样程度的刺激,也要能适应。

    关键是。今天,他已经让马灵知道自己不会游泳,再还胆小恐高,你让人美国姑娘怎么看?就是为了爷们的脸面,也得豁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,他第一次坐了过山车,而且尝试着在全程睁开眼睛,发现克服了恐高的感觉之后。竟然也没觉得有多可怕,反而有些享受。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坐了两次过山车,一次是“飞越加州,”一次是“加州尖叫,”

    之后,海盗船,流星锤。激流勇进……,玩得不亦乐乎,马灵更厉害,这些项目,哪有一丝半点害怕的意味。向往着呢!

    玩到两点多,都玩得腿软的两个人,回到第一站美国大街,找了家法式餐厅吃午饭。

    这时候,因为人不多,不用排队,而且马灵这样安排时间的另一项用意是,点钟,这将会举行花车巡游。

    景区的餐厅,和外面的餐厅气氛很不一样,用餐的人,脸上都是带着笑的,而且不少家伙,都换上了迪斯尼的服饰,小盆友们尤盛。

    “觉得我们的美食怎么样?”马灵叉着一块蒜味奶油菲力牛排,喂给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这牛排不错,”他既是夸牛排,又是夸马灵。

    至于西餐,对他这个长着传统国胃大人来说,连着吃这么多天,真的有些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想吃的,是大米熬的粥,配上家里的小咸菜,再来上两根油条——哪怕是地沟油炸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没想着要取个英名字吗?”马灵也尝了一口冯一平的鱼。

    “用的时候不多,所以我不太想取,不过,你可以帮我选一个,”

    “用的时候不多?”也就是说以后不会经常来美国吧,马灵想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星座?”

    “双鱼,”

    “哦,我想想,”马灵端着红酒杯轻轻的晃着,“杰克?”

    “不好,满大街都是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个名字,还有着类似“上帝仁慈的恩赐”之类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那吉米呢?”马灵又问,这个名字,和杰克差不多,“上帝仁慈的给予,”

    冯一平哪想得到女孩子这些细腻的心思,一口回绝了,“不好,我觉得偏女性化,”

    “那就,森特?”这有“征服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像还行,那我就叫冯森特?”

    是啊,你就是来征服的!

    甜点上来,马灵点的法式布蕾没吃几口就放下了,她要去卫生间,起身的时候,还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正吃着玛德莲蛋糕的冯一平,眼波流转的朝卫生间那边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纯良的冯一平同学眨着不大的眼睛,有些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看着马灵拿着包款款而去,冯一平忽然福至心灵的想起来不少美国电影里的情节,我去,是我意会的那么回事吗?

    我来也!他擦了一下嘴,看了看店里那些用餐的和不多的几个正忙着的服务员,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,其实从昨天开始,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不正常,只打了个电话,就马上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眼下这样的事,她只听室友说起过一次,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举动,还是自己主动,可能是听了冯一平刚才的话,知道他以后会很少来美国有关吧!

    从此以后,自己在地球的这边,他在另一头,自己这天黑,他那边刚天亮……。

    有点小小激动和期盼的冯一平,机警的看了看身后,没人,他轻轻的在女士盥洗室的门上敲了一下,门应声而开,马灵闪进一个小隔间,风情万种的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那一刻,冯一平有如飞人附身,几步就蹿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他着急的样子,马灵笑了,还恶作剧似的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我去,这是诱惑死人不偿命好勿啦,冯一平立马噙住她的嘴唇,味道很丰富,有蒜味,因为刚刚吃的蒜味牛排,还有酒味,以及甜味。

    手也没闲着,熟练的解除了她的武装,而马灵,也解开了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,盥洗室的门被人打开了,吓得都没有什么经验的两个人,不敢再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但是,来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隔间里的异动,只是很八婆的聊着在游乐园里的体验,见没事,马灵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,轻轻一搂冯一平。

    就是叫我继续是吧,冯一平抽出手来,行了一个美式的军礼,马灵要笑又不敢,憋的好幸苦,就像咬冯一平一口,然而下一刻,她已经无暇理会其它的感受……。

    这是最高效的一次,是的,效果不错,两人在狭小的空间内,帮对方整理着衣服,马灵在冯一平脸上亲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解释了一句,“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在这样的地方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笑,补充道,“这是我们的第一次,”

    要说也好险,冯一平刚在马灵的关照下,从女士盥洗室闪身出来,这家餐厅就呼啦进来了一大群人,花车巡游的时间,到了。

    手牵手的来到自己桌前,一个侍者,看着他们桌上没吃完的甜点,和空无一人的桌子,正在发愣呢,难道是逃单?转身看到两个人,哦,还在呢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,朝冯一平露出一个了然的眼神来。

    我去,难不成你们老美都喜欢这么玩?

    二人没事人一样的施施然坐下,依然手牵着手吃甜点,而马灵眼里的情意,直比面前的甜点还要甜。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有一种无奈,是别处的蓝天,有一种眼红,是别人公司的年终奖,有一种女朋友,是李晨的范冰冰,有几丝酸楚,是别人的月票……,总之,各位亲,让我们张开双臂,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吧!祝大家新年快乐!另外,今日事,今日毕,今年的票票,也不要留到明年,它又生不出小票票来,有的话,就都投了呗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