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两个游乐场疯了一天,途还短平快、稳准狠的短兵相接了一次,为这个一日游更添了一份刺激,回到市区,居然好像都还不觉得累。+◆,

    和昨天的冯一平一样,马灵一样拉着冯一平的手徜徉在好莱坞的各条街道上,希望能邂逅个把明星大腕啥的。

    “你最希望碰到谁?”

    “乔治克鲁尼,”她飞快的答道。

    冯一平无语,那是一个好像上到80,下到8岁的女性,都喜欢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马灵笑,“嫉妒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会嫉妒一位年大叔?看他还有没有那个精力,像我这样,陪你玩上一整天?”老乔同志,今年也已经四十岁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说不嫉妒,另外,是我陪你玩好不好,”马灵纠正道。

    8号是个雨天,左右没事,两个人干脆窝在酒店房间里不出门。

    这一天很热闹,按理,今天就应该宣布大选结果,然而这么严肃的事情,这一次选举,却闹得像儿戏一样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n等主流媒体,争先恐后的发布消息,“布什赢得关键的佛罗里达州选举,”随后,各家网站立马在头条打出“布什当选第54届总统”的消息,连戈尔也信了,打电话给布什,承认选举失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得知消息的德国、日本、俄罗斯等国的领导人,纷纷给侯任总统布什发贺电。

    但等到点半,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,佛州检察官通知戈尔阵营,由于他和布什两人在佛州的选票过于接近,还不到05%。依法必须重新计票。

    这一下,绝处又逢生的戈尔,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撤销了半个多小时前打给布什承认失败的电话。

    而那些抢着给布什发贺词的国家元首们,也不得不尴尬的收回了之前的贺电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事情当,担了很大责任的主流媒体。此时也是吵得一团糟,美国“宪政”上最丑陋的一页,被他们用这样滑稽搞笑的方式,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感觉有些小丢脸的马灵,从餐厅回来就拉着冯一平说,“睡觉吧,”

    这是真睡觉,听着窗外时断时续的雨声,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睡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。不知道几点,冯一平眼睛也没睁开,伸手往旁边一摸,没人,坐起来一看,阳台那,马灵抱膝坐在椅子上,静静痴痴的望着外面。那背影,相当之寂寥。

    “嗨。”冯一平叫了一声,马灵一转头,本来清冷的脸,立马生动起来,“醒了?我们去散散步好不好?”

    冯一平像一个老派英国绅士一样,拄着一把大伞。陪马灵走在雨后更加鲜明亮丽的好莱坞,马灵挽着他的手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,从那天下午到现在,他们说的除了环保和那个网站。都是眼前发生的一些事,关于彼此的过往,以及其它详细的情况,都心照不宣的提也不提。

    这样的相处,虽然轻松愉快,但分别之前,表现得洒脱的马灵,还是有些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这样不好,得想办法把她的情绪调动起来,“我们在哪,才可以和那个标志合照?”冯一平用雨伞指着山上那巨大的好莱坞标志问。

    这话看起来很无厘头,当然是走到它附近最好,可是,那一块,是严禁让人靠近的。

    马灵像猴子一样眺望着,“去格里菲斯天台吧,那里正对着那个标志,是个拍照的好地方,”

    “好啊,听你的,”

    同样在山顶上的格里菲斯天台,果然是拍照的好地方,不但可以拍和好莱坞标志的合影,还可以俯瞰洛杉矶的全景,看着这壮观的景色,马灵开怀了不少,笑着拜托一位年大叔,帮他们拍了各种姿势的合影。

    离别前的这一晚,时间自然是格外宝贵,除了交流对免费大米网站的安排,其余的时间,他们一直在战斗。

    一般是这样式的,激烈的搏斗,马灵突然搂住冯一平的腰,让他动弹不得,“我觉得,最大的问题还是推广,到时是不是可以和雅虎他们商量,让他们在网站上免费帮我们宣传,”

    然后,不等冯一平回答,就用手搂住冯一平的脖子,勾着头在他耳边说,“继续,”

    过不了多久,手又移到冯一平腰上,“要不我先和华盛顿的一些单位联系一下?”

    或者是,“我先在大学里宣传?”

    几次之后,好脾气的冯一平恼了,捡起床上的一件衣服,象征性的把她的手绑了起来,苦口婆心的规劝道,“我说,做事的时候,能不能专心一些?”

    马灵看着他,嫣然一笑,身子扭动了起来,本来很仙的外表,配上现在的身体动作和神情,那诱惑,简直了!

    这个磨人又迷人的妖精!

    激战正酣,床头柜上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,马灵双手双脚缠住冯一平,“别,别管它,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是一样的态度,天大的事,这会都可以不管不顾,但是,手机固执的响了一次又一次,到第四次的时候,两个人无奈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缓了缓,让自己的呼吸不那么急促,这才接通电话,“李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抱歉一平,这么晚给你打电话,不过,今天市场上有异常情况出现,我拿不定主意,想跟你商量一下,”

    其实,看到他的电话,冯一平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事,看来在香港,那场蓄谋已久的大戏,已经正式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是的,就在美国大选“难产”的这一天,香港,同样有一件事,在一些机构的精心安排下,正式上演。

    上个月刚刚第二次配售的国移动,股价此时表现很不错,和配售之前相比,有小幅上升,令不少基金经理和透体机构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,在股价一片向好,市场上也没有任何负面消息出现的情况下,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的财务分析员,在当天,突然高调的调低该行过去对国移动股票的目标价估计,由10月的每股6元的乐观看法,一下子调低至49元。

    在各路专家、记者,以及一般投资者都对他们这一突兀的举动,迷惑不解,各种猜测满天飞的时候,他们并不知道,就在8号以前的一周内,市场上对国移动的沽空值,已经无由狂升。

    从1号到号,沽空值占交易股数的比重,竟然高达14%左右。

    而在没有任何不利信息的情况下,对这样一支业绩优异,实力雄厚的公司股票,投入巨资沽空,是非常不可理喻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事,李睿远有些吃不准,是要有所动作,还是按兵不动?

    紧紧的贴着冯一平的马灵,好奇的听着冯一平和李睿远用她听不懂的粤语在交流,那手,一直在冯一平身上,调皮的游走着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支股票,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做,你还是按我之前要求的,抛售那些短线操作的股票,尽一切努力回笼资金,明白吗?对了,你和包总那边的贷款,办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冯一平打算在自有资金之外,想办法投入尽可能多的资金,国内的资金不好调出来,只有由香港的两家公司来融资。

    “很顺利,杂志社和我这边的贷款,都已到位,”

    在香港这样金融超级发达的地区,冯一平这两家股东结构简单,又一分钱贷款都没有的公司,真的非常异类,早就有银行在做他们的工作,特别是现在效益越来越好的杂志社,更是多家银行拉拢公关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,听说他们终于有融资的需求,一切都进行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别管其它公司,我们暂时按兵不动,看戏,”

    “行,我记住了,”在李睿远心,冯一平的这个决定,被看作是稳重。

    冯一平把电话往床头柜上一摔,捉住马灵那双作怪的手,“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(。)

    ps:  ps:新年快乐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