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出去走走吧,”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的马灵,对从浴室出来,腰上围着浴巾的冯一平说。▲∴,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表,已经快凌晨点。

    马灵解下他的浴巾,帮他擦着后背上的水渍,“就在酒店周围走走,安全的,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反正昨天白天睡的多。

    这一路,马灵依然话不多,但目的地很明确,径直带着冯一平到酒店花园的草坪上,靠着一棵树坐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在这儿坐,还真是不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冯一平问他。

    马灵把冯一平的大腿扳直,然后舒舒服服的枕在上面,抄手躺在那里,“真舒服,”

    这个,还真有点怪异!就这样躺,酒店房间的床上不是更舒服?冯一平感觉,自己还是跟不上这个后来被誉为才女的,好莱坞影星的步调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如果昨天天气好,我就想带你去一个公园,找一块草坪,就这样躺在你大腿上,晒晒太阳,看看书,倦了就眯一会,”马灵闭着眼睛说。

    路灯透过稀疏的枝桠,撒在她脸上,忽明忽暗,冯一平看得到,她那长长的睫毛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有机会,”冯一平摸着她的脸,“我应该还会来美国,再说,只要你愿意,春假时,你也可以去国啊,我们那,有不少几千年前留下来的人景观,也有很多美得惊心动魄的自然景观,”

    马灵不说话,把脸侧向冯一平的那只手,她的呼吸,潮湿了冯一平的手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9号。在荒唐的开局之后,美国本届大选的这一台大戏,继续精彩的上演,戈尔正式要求,在棕榈滩、布若华德、迈阿密-戴德和瓦鲁西亚4县进行手工计票。

    这一幕比后来大热的《纸牌屋》还要精彩,但确实真实上演的大剧。将要到下月旬,才划上尾声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那些对政治剧感兴趣的人,完全可以抛开电视,专心欣赏这一季前所未有,曲折离奇,惊心动魄,又**迭起的电视剧。

    “衣柜里有个盒子,我走了你再打开。“电梯里,马灵搂着冯一平的腰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礼物,老实交代,你什么时候准备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告诉你,”

    他们俩一从电梯出来,大堂经理就笑着迎过来,“冯先生。车已经备好了,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谢谢,”冯一平拉住朝门前走的马灵,“等等,”他笑着从酒店前台,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大盒子,递给同样惊讶的马灵。“上车再看,”

    “啊,你什么时候准备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不告诉你,”

    送别这事。冯一平相当不擅长,马灵也一样,放好行李,她急匆匆、非常草率的和冯一平拥抱了一下,就急匆匆的上了车,也没有惯常的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挥一下,甚至看都没有再看站在门前的冯一平一眼,拍了拍司机座椅的头枕,“走吧,”

    等到走出去好远,她才小心的回头,透过后风挡,依稀看到冯一平好像还站在酒店门前,她正准备挥挥手,汽车却已经开始转弯,看也看不到那边。

    冯一平到衣柜里一找,果然有个盒子,打开一看,是一个棕色的公包,牌子货,不便宜的,看来这一次,她没有遵循那个不消费,或者尽量少消费的观点——其实马灵家境挺好,她老爸是地产商人。

    旁边有张粉色的纸,“领带和腰带,可能我都不合适送,你现在,也需要一个公包,”没有一句想啊念啊这类的话,只不过,结尾是用一个唇印来落款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,迈克带着律师鲍勃赶到洛杉矶,他们此来,是因为冯一平这次美国之行的目的,又达成了一个,acp的艾伦,在权衡之后,其实也不是权衡,顶多算是矜持了几天之后,主动提出来,希望冯一平投资。

    主要是acp目前的财政状况,真的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那句俗话说得好,领先几步是先锋,领先太多,容易成为先烈,而acp,目前正有朝先烈之路迈进的趋势。

    再过个五六年,可能就多的是人找上门来要投资,但是现在,依然是叫好的人多,肯投钱的少之又少,迈克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冯,我想必须得提醒你一句,这是个好方向吗?是的,但是,这个方向,要多久才能见到收益,我想连艾伦自己都说不上来,”

    冯一平笑着看着他,“谢谢你的提醒,还有,我有个英名字,你可以叫我森特,”

    “好的森特,还有一点,像acp这样从事电动汽车技术研究的公司,这些年有很多,但是,现在留下来的,估计还不到10%,我虽然也很佩服艾伦的工作和他的坚持,但对acp的前途,真不看好,”

    迈克还不忘为自己的公司争取,“至少短期来看,互联网行业的趋势,越来越不乐观,就这个月,据我所知,硅谷又有两位数的公司倒闭,大批有才华的工程师找不到工作,如果你把这笔钱用来扩大公司,我保证,将来的收益,一定会让你满意,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希望看到你详细的书面计划,”冯一平说,“我会认真考虑的,”

    其实,从心里说,他真的不太赞成扩大硅谷这边公司的规模,同等水平的软件工程师,硅谷这里的待遇,是国内的好几倍。

    冯一平最希望做的,是在国外赚钱,然后让国内雇员的钱包鼓起来,非常不愿意,用国内的盈利,来供养国外这些高工资的雇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现在硅谷确实聚集了全世界最优秀的一批软件工程师,而在美国成立公司,又对智通公司的软件,在美国销售,有很大的帮助,他连这个公司都不会成立,想要工作,可以,去国。

    洪浩然会所,现在,国内软件公司的员工,对硅谷这边公司里,和他们做着一样工作,但收入高几倍的现象,已经颇有微词,如果再扩大规模,估计会有不少在职的,希望调到美国来。

    律师鲍勃也说,“这些以技术开发为主的公司,就像卡梅隆导演一样,对资金的需求,一直是没有上限的,对资金的使用,也不是太严谨,”

    “那这就是鲍勃你要帮我盯着的地方,”冯一平摆摆手,制止了他们进一步的规劝,“非常感谢你们的意见,只是我个人,真的非常关注这些能改变我们生存空间和环境的新技术,即使这笔投资打了水漂,但只要是花在这个领域,我心甘情愿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姿态摆的很高,这下,迈克和鲍勃再也无话可说,同时,他们多少都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在美国,虽然从明星到政客,再到普通人,把环保挂在嘴边的不少,但是这样真金白银的拿那么大一笔钱出来,而且不是很在乎回报的,真的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,跟着这样一个高尚,有想法的年轻人干,总比跟着那些掉进钱眼里的老板,要踏实一些。

    “另外,在我家乡有一句俗话,好人有好报,”冯一平意味深长的说。

    acp会议室里,当作为冯一平这笔投资的代表,并成为acp董事会一员的迈克,和艾伦?库宁,在一片掌声,交换了签过字的协议,冯一平,终于在新能源汽车这块阵地上,结实的插上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冯,”艾伦拥抱着冯一平说,“有了你的投资,我更有信心研发出更好的技术来,”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,”冯一平笑着在他后背上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对于迈克要关注acp公司的重点,冯一平交待得很明确,“要特别关注,那些希望用公司的技术,来成立汽车公司的人,”

    呵呵,特斯拉神马的,我等着你们到我碗里来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