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p公司的人,都觉得这个来自东方的年轻投资人挺怪的,协议签了,留下支票,居然就那么走了,连公司也不视察一下,饭也不吃一餐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样的态度,让艾伦非常满意,冯一平说的不干涉他的研究,看来不仅仅是说说而已,“好啦,都回工作岗位去,”他对同样在门口欢送的员工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只要我们坚持做,做出成绩来,资金肯定不是问题,现在没有后顾之忧,大家都放手干吧,但记住,我们一定要更努力的工作,才会有资金源源不断的投入进来!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的更擅长和喜欢的是研发工作,但创业这么多年,在公司的管理和激励方面,艾伦已经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迈克看着那家越来越远的公司,他现在已经是那家公司的董事,可是,却连自己的办公室,都没进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工作重点我早跟你说过了,日常的事务,你不用过问,只需要关注公司的融资,以及技术转让就好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迈克和他一样,在这个行业,是地道的外行,瞎参与进去,搞不好就成为阻力。

    而从这家公司,十多年后还活得好好的这一点来看,艾伦的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还有例行的财务审计,”冯一平对鲍勃说。

    老板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呗,这两个都和冯一平接触不多的人,现在都已经明白,眼前这个年纪都只有自己一半的年轻人,在某些事情上,称得上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不过。也许是老板的视觉不一样吧,他们只要尽到了提醒的义务就好。

    然后,在回酒店的路上,冯一平又说出了一句和他的老板身份很匹配的话,“帮我留意一下比弗利山庄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售,面积不用大。但风景一定要好,背山面海,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合适的,看能不能在这样的地方买一块地,我自建也行。”

    俩老美有点小吃惊,说实话,他们并不清楚眼前这位小老板的身家,但是比弗利山庄的房子他们是知道的,这儿可以说是全球都排的上号的豪宅区。他该不会不知道这儿的房价吧?

    “冯,你不是说要在硅谷置业吗?”迈克问,叫冯已经叫得习惯,对他刚取的那个英名字,总是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对,硅谷那边的,你帮我抓紧,明年我会作为交换生来美国。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,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迈克问这个问题,其实想说的是,在硅谷买,又在这买,有必要吗,你腰包里的钱够吗?

    不过见冯一平好像想都没想这个问题。那就当作这方面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鲍勃也试探的问了一句,“要不要考虑阿卡迪亚?那边华人更多,配套也更完善,有不少餐馆和销售国特色产品的超市,”

    他其实想说的是。那边的房价,更低一些。

    哪知冯一平一听他提起这个,忙不迭的摇头,“那边的不考虑,就比弗利山上的,”

    阿卡迪亚和好莱坞,一个在洛杉矶的东北,一个在洛杉矶的西北,原本也没什么,只是,作为重生人士,冯一平对北美的两个地方一直有所耳闻,一个是加拿大的温哥华,那里又被称为“原配屯”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,就是阿卡迪亚。

    那本来是洛杉矶一个普通的郊区,不过,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官员和富豪们,把情妇安置在这里,后来就形成了另一个高档社区。

    它还有一个非官方的著名称谓,“ernaivillage”,也就是音译的**村。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的,就有在后来的那场力度很大的反腐,咣当落马的铁道部总工程师,他就在那安置了一位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马上和地产经纪联系,”既然冯一平表现出一副钱不是问题的态度,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,只希望他到时不要被报价吓到就好。

    硅谷的气候,就没有好莱坞那么温和,在迈克的办公室里,喝着香浓的咖啡,冯一平又给迈克安排了另一项任务,也就是他说的那个“免费大米”的网站。

    冯一平跟他说了大概思路,“你安排一下,抽时间把这个网站做出来,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好主意,只是冯,现在的这个大气候,在硅谷做这样的事,效果可能不会太好,”

    是的,古语有云,仓廪足而知礼节,这话是放之四海皆准的,现在硅谷有那么多自身都难保的人,有多少人还会有心思来做慈善?

    冯一平笑,“我不是让你在硅谷发起这个项目,只是让你把网站先设计起来,对这个网站,我还要求你要保密,先不要对外扩散,这也是一件大事,你不要马虎。

    至于它什么时候上线,怎么运作,我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迈克现在越来越觉得,自家的这个小老板,好像就是地道的美国人,不但想在比弗利山庄安家,还那么关心环境,又这样为慈善动脑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买地,有人就比冯一平大气得多。

    省城,把能抵押的财产,都抵押出去以后,刘继忠终于筹足了资金,位于石化大楼附近,占地一百五十亩,被他命名为“香江庄园”的商品房项目,今天举行动工仪式。

    和冯一平他们力求低调不一样,刘继忠是能搞多大动静就搞多大动静,不但请来了辖区政府和相关单位的领导,以及和这里没什么关系的滨江区领导,还费了不少劲,组织了好几家媒体来捧场。

    现场还有一个军乐团,是真的的军乐团,这也是托关系,从驻军那里请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那个的领导讲话之后,满面红光的刘继忠在台上气十足的喊道,“我宣布,香江庄园,正式动工,”

    他和十几个领导一起,用系着红绸的铁锹,象征性的铲起了一锹土,踌躇满志的想,“今天我铲的是土,明年,我就该收获一捆一捆的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马灵一直等回到宿舍,才打开冯一平送她的那个大盒子,无独有偶,里面也是一个包,同样是棕色牛皮,和她送给冯一平的不是一个牌子,要更奢侈一点。

    包里还有一个小盒子,马灵还以为是首饰,打开一看,是一块简洁大方的浪琴腕表,她马上戴在手上。

    看来冯一平和她选择礼物的标准差不多,都不是那种特别有含义,应该由男女朋友送的东西,比如项链、戒指,领带腰带这些,但又要是经常会用到,或者经常会看到的东西,让人会睹物思人的东东。

    一般都随身带的包和手表,确实是个好选择。

    她刚收拾好,室友就进来了,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腕上玫瑰金的手表,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“你不是一直很讨厌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马灵甜甜一笑,“别人送的,”

    “别人?是不是这两天你去见的人,快跟我说说,”室友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