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迫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关于汽车网站签约的那些兼职的记者和信息员,还需要你抽时间关注一下,”旧金山国际机场候机大厅,冯一平对迈克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老板,这些,可不是我的工作范畴,”迈克这家伙,推着一辆堆着几个大箱子的行李车,笑得像个老狐狸一样。

    “明白,我会跟金总说,因为你承担了其它工作,会相应调整你的工资,”

    泥煤啊,大老板亲自交待下来的事情,你也要讲价钱,这些资本主义的精英们,果然是眼里只有钱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”迈克兴奋的熊抱了冯一平一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段本来应该难过的日子里,自己的收入,竟然比之前还要高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做好你交待下来的每一份工作!”

    拿了钱之后,迈克总算还知道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你当然要做好,要是有一件没做好,那到手的钱,也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迈克以极高的热情,帮着冯一平把行李办了托运,十二万分认真的说,“冯,我真希望你能多来几趟,多给我布置一些工作,”

    “让你再多拿几份工资是吧,”冯一平笑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真是毫不掩饰对钱的喜欢,不过这样的坦诚,倒也让人生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把这几份工作做好吧,记着,房子一定要抓紧帮我装修好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很期待在公司的年会上再见到你,”

    “年会见,”冯一平和他握手道别。

    今年的年会,美国这边的公司,也会派几个参加。冯一平想让公司的员工都知道,咱也是个逐渐国际化的公司,以后公司所有的职位,都可能是全球竞争。

    头等舱候机室里,墙上电视的电视,正实况播放着这场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大选进展。已经是投票后的第天,关于谁是总统这事,依然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冯一平发了条短信,然后兴致盎然的看着电视上现场嘉宾、主持人,以及外景地的记者,炒成一团,莫名的觉得挺畅快,这也算是活久见吧!

    主持人突然按着耳麦,“最新消息。小布什阵营宣布,佛州6县重新计票结束,他们获得了胜利,”

    但是在今天,对这样的消息,不要说电视机前的观众,他们自己对这种单方面宣布的结果,都不会相信。毕竟在这件事上,他们这些媒体已经出错太多次。现在不得不慎重些。

    不管是当了8年老二,间克林顿遭到弹劾的时候,差一点就登上总统宝座的戈尔,还是老爸就是前总统的小布什,在这个离总统宝座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肯定会使出全身解数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戈尔。八号已经撤销了一次败选宣言,现在肯定不会轻易再做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小布什,要不是佛州检察官多事,8号凌晨,他就已经是下一任美国总统。怎么可能会忍受,这个已经短暂的被自己占据的位子,被戈尔抢走?

    果然,没过几分钟,又有来自前方的最新消息,“法院禁止确认棕榈滩县的计票结果,”

    那就是说布什依然没有获胜!想来是戈尔阵营在使劲。

    呵呵,冯一平看得很爽,都想着是不是要买一桶爆米花抱着,看戏嘛,就要有个看戏的样子不是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局势越诡谲,越波折,等12月初出版的前沿杂志,肯定的看好小布什,不是又能把自己的出版社,标榜得伟光正一些?进一步提高那些订户们的忠诚度?

    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果然那是马灵,她好像有点喘,“嗨,我刚才在上课,今天你就回国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正在机场,四十分钟后起飞,”

    那边静了一下,“一路平安,另外,”马灵看着手上的表,肩上的包,“谢谢你的礼物,我很喜欢,”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,现在就拿着你送的包呢,”

    那边又沉默了一会,“那,再见吧,我还要去上课,”

    也许是华盛顿那边现在太冷,冯一平觉得马灵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,话音都有些颤。

    “再见,欢迎你来国,另外,天冷了,多穿点,”重生以后,他还一直保持了自己的暖男本色。

    听了他这话,马灵都有点按不下去结束键,犹豫了一会,“啪”一声把手机合上,叹了一口气,之前的那几天,就当是自己度了个假吧。

    听着那边挂断电话,冯一平合上手机,顺道把这个手机关机,这几天的事,就当是度假吧!以美国女孩子的个性,想来隔不了多久,就会把自己忘到九霄云外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李睿远这些天,一直密切关注着国移动的股票,也通过金翎,在搜集国内相关部委的新闻,但让他失望的是,始终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小道消息倒是满天飞,比如坊间传言,移动公司,将在明年一月,取消双向收费!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大的消息!听到这个传言,好多人和机构都坐不住。

    不管国内的用户对移动如何诟病——那都是然并卵的事,投资者们可不管这些,他们只在乎公司的盈利,确切点说吧,就是只在乎自己的回报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才不管移动双向收费合不合理呢,他们只知道,双向收费的方案,会为移动贡献更多的利润。

    但是,取消了双向收费,改为单向收费,那对移动的收益,影响该有多大!

    再联合8号时,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,突然大幅下调对移动股票的目标价估计,那些有决断的投资者,已经在小幅抛售自己持有的移动股票,而不少机构,也在小幅沽空移动股票。

    这其有一点不得不提,那就是瑞斯信贷第一波士顿,和央的关系相当不错,它是第一家在北京设立代表处的外国投资银行,更重要的是,之前已经四次承销央政府发行的债券,一共为国家筹集了60多亿美金的资金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在央高层,肯定会有自己的消息来源。

    所以,它突然发布那样的信息,好像刚好印证了坊间的传言,取消双向收费这事,没准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一行吃过不少亏的李睿远知道,大家都认为是真的消息,它往往就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从另一个角度讲,也不排除这样的消息还就是真的!

    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,几千年前,老祖宗就把这一套玩得炉火纯青,你以为是假的,搞不好就是假的,你以为是真的,搞不好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不是用兵打仗,但这样关系到投资成败的事,也挺让人焦心。

    虽然冯一平明确对他说,按兵不动,可他还是有些躁动,怎么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啊!如果消息是真的,沽空移动,那个收益,啧!

    所以,李睿远和不少人一样,这几天格外的气愤移动的那些高层。

    换作是一般的公司,遇到这样的情况,早就会开发布会说明情况,可是移动呢,好像都不知道这事一样,截止到现在为止,官方对此事,依然没有半句回应。

    你们现在虽然是国企,可更是上市公司好不好,就不能按照市场的规矩来办事吗?开个发布会,说几句话,露露脸,不行吗?

    另外,官方不表态,是不是就意味着,这其实就是一种默许呢?相当于默认了取消双向收费的传言?

    李睿远那个愁啊,那个纠结啊,坐都坐不住,一次又一次的看着手表,在冯一平的航班抵达,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,他抓起外套,对秘书说了一句,“我去机场,”

    他现在,迫切的想知道冯一平对这事的看法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