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睿远非常敷衍的问了问冯一平美国之行的情况,就迫不及待的,把话题转到叫他拿不准的移动股票上,“我目前收集到的,就是这些情况,一平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狄,哦不,李总,我们去海边转转,”冯一平差点把狄大人给说了出来,主要是元芳怎么看的那个句式太知名。↖,

    “海边?”李睿远有些不解,这里可不是加州。

    “是,去海边,”冯一平也不说原因,接下来的安排,刚好也要跟他通气。

    “哦,好的,”确认了他这要求,李睿远都等不及转到浅水湾海滩那边,直接带着冯一平到荃湾海滨公园。

    现时香港这边的海风,还是有点威力,冯一平裹紧衣服,从李睿远手里接过一杯热咖啡,看着前面因为不断填埋,而越来越窄的青衣海峡,“取消双向收费这事,肯定是不实传闻,”

    说起来,他还真不记得双向收费是哪一年取消的,但是说在01年初就取消,你做什么美梦呢!

    好像真的取消双向收费,应该是在网络逐渐普及,沟通方式越来越多的情况下,移动公司才不得已为之的吧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网民少,另一家通信公司,联通,又不是移动对手,它怎么可能放着这么好赚的钱不赚,要主动把它取消?怎么可能!

    双向收费算什么?国人对这些垄断的国有企业提供的服务,在价格方面,一向宽容得很,或者说,认命得很,骂归骂。用照用。

    而这些国企呢,仗着是国企,赚来的钱也不是放到自己个人口袋里——明面上好像是这样的,其实多少都有些进了他们的荷包,因此明目张胆的对国内的用户各种坑。

    就说后来,同样是移动。它在香港推出的套餐,一般都只有国内同等套餐一半的价格,你又能拿它怎么办吧?

    “这是你从相关渠道得到的信息吗?”李睿远问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是吧,”冯一平不好跟他说原因,干脆顺着他的思路走,让李睿远认为他在央有关系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第一波士顿会突然做出那样的举动?”李睿远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看来和那些擅于钻法律的空子,为了获利无所不用其极的国际投资机构比,李睿远依然算得上单纯善良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,他们的举动。和坊间流传的那些话,应该是一套精心设计的组合动作,是他们非常精准的引导的结果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他们现在散布的观点,是取消双向收费,移动的收益就一定会下降,但是,真的如此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收益是一定会下降的啊。”李睿远说,这样的的事还不明白?

    冯一平摇摇头。“你啊,看来也是受他们宣传的影响,有些先入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说的好,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,取消双向收费,收益是会有影响。但是,资费下调,会吸引更多的用户,没准利润还会上升呢!对不对?

    所以说,这就是他们精心运作的结果。没猜错的话,后续肯定还会有其它安排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话,说得比较明白,李睿远一想,说的还真有道理,真取消双向收费,搞不好总利润真的会比现在高。

    他再细想,却被吓到了,“啊,你是说,”他停了下来,不相信,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的说,“他们是通过故意发布这些假消息,来操控移动的股价?”

    在国这样一个大国的主场,来操纵和国计民生关系密切,又是实力雄厚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股票,怎么看,都有些不可思议,在其它国家,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。

    呵呵,对那些投资机构来说,越是没人能想到的,他们获得回报才可能越高。

    冯一平不置可否,李睿远在那里自问自答,“不会吧,这可是第一波士顿,它不是和央关系很好吗,不会做这样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要是回报够丰厚,又合乎香港的法律,他们为什么不会做?”冯一平反问道。

    香港一直说自己的法制是多么完善,但那只是针对现在的大陆来说,在世界范围内,还真不见得。

    就比如香港现行的证券交易法里关于操控股价的条目,就非常宽松,甚至还比不上一些第世界国家,在本国,只能心痒痒,却钻不了这样空子的那些国际投资机构,哪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?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你推测的这样,岂不是不管取消双向收费是真是假,移动的股票都会下跌?”李睿远继续分析,“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为什么不沽空移动的股票?”

    搞清楚了原因,他终于又回归了投资经理的职责。

    冯一平摇了摇头,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赚钱的机会很多,跟在这些钻法律空子,狙击移动股票的国际投资机构后面,怎么说也是助纣为虐,这样简单粗暴的事,还是不做的好,”

    “也对,事后,证交所如果要调查我们这些本地公司的动作,很简单,”虽然这么做是合法的,但是,让相关机构记住,总不是一件太好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那些国际投资机构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说不做这样简单粗暴的事,那就是,我们还是要做些什么?”李睿远听冯一平话里的意思,这次好像不是没动作,只是不跟风沽空移动。

    “你再好好想想,想不明白也不要紧,总之一条,眼前的这些风风雨雨,你都不要理会,这几天你的任务,就是尽一切可能筹集资金,”

    这一次投入运作的资金,冯一平想创纪录的募集到一亿美金,相比他计划里将会得到的回报,沽空移动这样回报并不是非常好,而且搞不好还有隐患的事,就不做吧!

    从个人感情上说,跟着国际机构,阻击国内上市公司的股票,他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那句话怎么说的,商业无国界,但是商人有祖国嘛!

    “准备的都差不多,短期操作的那些股票,这些天,正在陆续出手,”这是冯一平几天之内,第二次对他说这样的话,李睿远不敢轻忽。

    “尽量快,哪怕因为急着出手,收益会少一些也无所谓,”坐上车后,冯一平又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,”李睿远还主动说了一句,“冯总放心,今天的谈话,不会有第个人知道,”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欣慰的点点头,当初选李睿远选得很对,业务熟练,有自己的坚持,最重要的一点,和第一次在茶楼面谈时承诺的一样,自己亲自交待给他的事,他就是有意见,或者想不通,在陈述了自己的理由之后,如果冯一平依然坚持,他还是会照办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特质,在遇到类似目前这样事情的时候,真的很省事。

    冯一平清楚,这个世界上,比自己聪明的人多得是,李睿远现在想不明白的事,不意味着其它人听了刚才的分析后,也会想不明白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