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包卓远这个年纪,看事情就比较达观,明白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过不去的坎,所以每次冯一平见到他,他都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例外,一见面就高兴的握着他的手,眼里满是赞赏,“一平你这在美国转一圈,我们的订量就又上升了近一成,真是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包总,”不过,就订量上升,冯一平还有些不太满意,广告才是来钱多,来钱快的途径,“就没有新的广告客户找上来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,是有几家找我们接洽,我正准备说呢,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

    “你在纽约演讲的那一幕,本地好几个电视台都播放过,看了的人,都觉得很提气,现在有不少公司和机构,都在托我给你递话,他们想请你去做演讲,还有几家电视台和报纸报纸,也都想采访你,”老蔡从包里拿出记事本,“你看,我都记在这上面,不少吧,”

    冯一平大概扫了一眼,“这次我只能住一个晚上,这些,就先放着吧,年底估计也够呛,事情会很多,”

    虽然不能像其它那些重生人士那样,征途是星辰大海那么牛叉,现在腰板日益厚实的冯一平,至少也得面向全球吧,香港在他所有的计划里,主要就是杂志社和投资公司,所以,他对老蔡本子上记的这些邀请,有些兴趣缺缺。

    “也对,那我就跟他们回复,说等你时间安排出来,”面对冯一平的时候,包卓远总是会忘了,眼前这个年轻人。最正牌的身份,依然是在读大学生。

    “资金方面呢,筹集得怎么样?”冯一平今天见老包,主要关心的,还是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分红事宜已经处理完毕,另外。以杂志社为抵押,我们又融资到了不少,加起来,超过1500万美金,”包卓远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骄傲。

    是啊,不到一年时间,一家新办的杂志社,就发展到目前的地步。他完全有资格骄傲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包总,另外,请你放心,这一次抽出所有的利润,只是暂时的,是其它运作的需要,明年,我依然会增加对杂志社的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担心这个,只是一平。目前来看,美国大选真的难分胜负,我们的十二月刊,就一定要明确说布什会最终获胜吗?”包卓远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冯一平肯定的说,“放心吧包总。这是我这些天在美国实地考察得出的结论,具体的原因和理由,这几天,我会成发给你,”

    知道了结果。罗列一些经得住推敲的理由,还不简单?而且这样全世界瞩目的大选,《前沿》当然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按一平说的来吧包总,”李睿远说,“你想想,在杂志上,一平之前坚持的那些,有那一点最后没被证明是正确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对对,我就是问一下而已,”包卓远没有自大到,认为杂志设能有现在的成绩,都是他自己的功劳,他清楚,客观的说,大部分,都要归功于冯一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首都机场,黄静萍一点都不不顾忌周围人的眼光,结结实实的抱着冯一平,还闭着眼睛,在他身上嗅了嗅,“咦,你身上的味道,怎么和以前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冯一平虎躯一震,皮肤一紧,汗毛直立,不可能吧!

    不过,作为也算久经考验的爷们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虽然从来没有经历,但在这样关系重大的事情面前,本能已经第一时间接管了控制权。

    感觉主意识在高高的地方飘着,冷眼看着下面的冯一平,连一秒钟都没耽搁,一丝一毫的迟疑都没有,就非常自如的启动了好像早有演练的预案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他装模作样的也在自己身上了闻了闻,然后面不改色心不跳,眼睛也不眨一下,十二万分真诚的看着黄静萍,“我身上有味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,”黄静萍又闻了一下,“不过今天真的和以前不一样,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那我明白了,应该是这么多天,我一直和美国人一样,吃黄油,吃牛肉,所以味道变了吧,吃几天你做的饭就好了,”他拉着箱子,揽着黄静萍朝停车场走,“哎,难道说,我也有体香吗?”

    黄静萍扑哧一笑,“不管是体香还是汗臭,总之,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,包括现在你身上的味道,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冯一平用手在她头上揉了揉,“那我就不洗澡?”

    丢下行李,在客厅里转了一圈,冯一平舒适的躺在沙发上,“还是家里好啊!”

    黄静萍笑着帮他整理行李,“今天要去公司和学校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挥手,“懒得动,不想去,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,”

    冯一平朝她伸出手,“别忙活了,过来,”

    黄静萍依言走过来,在他头上摸了摸,“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,”

    冯一平抱着她,“现在什么都不想,就想这样抱着你,”

    黄静萍闭着眼睛抱着他,“嗯”了几声,这样温存了片刻,“你等会,我马上回来,”脚步轻快的朝楼上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刚才在机场的那短短一幕,耗费的体力和心智,出乎想象,等黄静萍回来,冯一平都快睡着了,她推了推懒洋洋的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的冯一平,柔声说,“要睡吗?先去洗澡吧,已经在帮你放水,”

    冯一平拉住她的手,用近乎撒桥的语气说,“我要你帮我搓背,”

    黄静萍嫣然一笑,“你先上去,我去把厨房的火关掉,”

    呵呵,有门!

    这一个澡,自然是洗得风光旖旎,起伏跌宕,只是,个详情,不便细表。

    靠在床头,喝事后水的冯一平,问这会满足得话都不想说的黄静萍,“家里都还好吗?你爸工作顺不顺利?你妈店里的生意怎么样?还有沁萍,现在总要认真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”黄静萍把自己热得发烫的身子,紧紧的贴在冯一平身上,“对了,我还专程去看了外公,他也挺好的,吃饭的时候,嘻嘻,几个舅妈,还说要给我红包,不过我没要,”

    “对,红包将来再拿,”

    按家里的规矩,像黄静萍这样得到承认的外甥媳妇,第一次到舅舅家,红包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还少一道手续,黄静萍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正式去过冯一平家,而女方第一次上门,是一件很重要的事,冯一平这个当事人不在家,黄静萍就跑到冯家冲去看冯振昌和梅秋萍,不太合程序。

    冯一平在她脸上捏了捏,“今年腊月,你再去我家上门,”

    “恩,我都听你的,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”冯一平玩味的笑着,手又不规矩起来,“啊,不要,”黄静萍娇笑着翻到床的另一边,“不是说就想好好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来来,”冯一平露出一个狼外婆似的笑,“听我给你好好解释解释‘睡觉’这个词的几重含义,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听呢,反正我现在又不会参加考试,”黄静萍胡乱的抵挡着冯一平的进攻和骚扰,但那效果,自然是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还是响起来的电话救她于水火之,冯一平悻悻的放开她,拿起电话就说,“我说,要礼物也不能这么心急吧,”

    “你还给我带礼物了?有进步,”金翎笑着说,“不过,我说,你今天是不打算来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个,你知道的,我要倒倒时差,”

    “倒你个大头鬼啊,你从香港回来的好不好,公司一大堆事呢,快来!”

    “你办事,我放心,总之,我今天不想去,你就当我一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吧,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金翎,被他这疲赖的话,噎得无话可说,黄静萍在他胸口捶了一下,接过电话,“金姐,我看一平带了西餐的材料回来,晚上来家里一起吃饭吧,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