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翎对枫糖浆,那真是真爱,牛排上要加,面包上要蘸,沙拉里要拌,晚餐还没开动,打开的那瓶一升装的,已经被她用掉了分之一。…,

    这还是冯一平和黄静萍第一次见识到,她居然对一样吃的东西这么喜欢,看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,捂着喉咙咳了几下,“这两天开会多,说话多,这个滋润喉咙的效果不错,对了,静萍,你也吃啊,补血,对皮肤也好,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甜啊,”冯一平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金姐,别理他,这个真对皮肤好?”女孩子肤浅就肤浅在这里,只要是对外在美有好处的,那真是宁杀错勿放过。

    晚上这餐饭,真的是西合璧,冯一平这些天,变着花的吃各种西餐,总算没有吃到吐,但现在回家了,是真不想碰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两位吃牛排面包沙拉喝红酒,他吃的是白米饭就咸菜炒肉,腊肉炒菜苔,再加一个猪肚汤,吃得那个舒服咧!

    金翎很没素质的,把手指头上沾到的糖浆吮吸干净,“你说说你,这次怎么就投资了acp?它和我们现在的业务一点关系都没有,而且,电动车,我当然不排除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我虽然了解的不多,但也知道,好像电池对它的研发制约很大,可是,以现有的这些电池的效能来看,短期内,能出成果吗?

    就是出了成果,会有市场吗?按它的售价来看,比烧汽油柴油的车贵太多,普通老百姓谁会买帐?单靠那些鼓吹环保的人,能有多大销量?”

    冯一平美美的喝了口猪肚汤,吃哪补哪。一口汤下去,感觉肚子更舒服了一些,“巴菲特你总该知道吧,他为什么会被称为股神,就是因为他有耐心,可以把一只股票持有十年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纯电动汽车就是潜力股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冯一平毫不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电池是个问题,但接下来的几年,新技术会不断开发出来;电动车的成本高,也是一个问题,但他可是知道,后来各国政府对电动车的扶持和补贴,以及各种政策的倾斜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还是那一点。电动汽车,是我们有可能在弯道超车的项目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吧,不过,好在这次投资也不高,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可是最精明的投资人,”

    在现在大多数人,对这个项目并不看好的时候投资。简直不能再正确,等到这个项目热起来。大把的人朝里面挤,哪轮得到冯一平?

    “崔云凌那边怎么样?这些日子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还算尽心,网站明年初上线,工作千头万绪,现在全公司的人都在加班,他也一样。”金翎想了想,“当然,也不排除他是想把网站先做好,这样和别人谈的时候,底气也足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动作先不管,只要他现在认真工作就好,我对迈克交待了,叫他留意崔的家属,”

    “这,”金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打算做什么,只是,有备无患总是好的,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没低级到,要对崔云凌的家属动什么手段,就现在的安排来看,崔云凌不可能翻出什么花来,但是,他始终相信一点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准备工作充分些,总没坏处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这次去,和华尔街的一些公司,算深入认识了,时机成熟的时候,像快捷酒店这些,会先筹划上市,所以,得让集团人事部把一些工作做在前面,评估出集团的核心员工,将来的原始股东,就从这些核心员工遴选,”

    和国内不同,纳斯达克以及纽约证券交易所,对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人数,有明确要求,至少00人以上,纽交所,甚至要求在2000人以上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是好事,我觉得还可以适当的放些风声出去,提高大家的积极性,”

    冯一平对着她竖起大拇指,“就这样办,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个笑得像狐狸一样,黄静萍有些嫌弃,“你们两个,能不能不要笑的那么奸,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正常的激励手段嘛,”冯一平说,“这可是原始股东哎,值得大家更奋发一些的,”

    吃饱了的金翎,优雅的拿着酒杯,“太容易得到的,往往不会珍惜,而且,按我们冯老板的宏伟愿望,计划将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,不是一家两家,这样的好机会,当然要给那些表现好的,”

    黄静萍好歹是财务出身,知道原始股意味着什么,“你们说得对,这样的名额,是要要求高一些!”

    “哦对,知道你没时间,我已经安排了,过两天,让周总他带公司的人来首都,”金翎想起另外一项重要的安排来。

    “啊,金姐,你明年真的要去上海吗?”黄静萍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周新宇他们来首都商量的事,就是有佳和怡佳,要正式进军东南的安排。

    东南,一向是我国商业的前沿,竞争非常激烈,在公司刚起步的时候,冯一平只能避其锋芒,但现在,不管是有佳还是怡佳,都有了些成就,也到了该进军东南的时候。

    以怡佳在羊城的并购为起点,集团上下,现在都在准备进军东南的各项部署。

    “是,这么大的事,金姐明年必须去坐镇,”

    “可是,首都这边的业务,不也很重要吗,金姐走了,该这么办?”黄静萍还是有些不想金翎一下子离他们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上海的便利店前景,比首都的更好,”金翎稍微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会?”黄静萍不解。

    “打个简单的比方吧,”冯一平一向是好为人师的,“首都是我们国家的门面,所以,你看这马路,修得越来越宽,穿越街道很麻烦,这对便利店的生意,是一个很大的影响,”

    “是哦,”黄静萍点了点头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们明年下半年不是计划去美国吗,到时总会分开,好了,谢谢你们的晚餐,我要回家咯!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啊,我看你喝了不少酒,还能开车吗?要不住这吧,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这点酒算什么,”金翎拿着冯一平带回来的巧克力和一些坚果,还有一台最新的ib笔记本——当然也少不了枫糖浆,“明天见,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一平叫住她,“有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,你的美元存款,没被败光吧,这两天把卡给我,我又看到了一个机会,”

    这样的事,金翎兴趣大大的,“有上次那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美事呢,你可要考虑好啊,我保证不了收益,说不定还会赔个精光,要不要参加,随你,”

    金翎放下手上的东西,从包里把钱夹拿出来,抽出那张卡,“都在这,我只说一句,这可是我准备的嫁妆,”

    “什么嫁妆?你千万别说又看上了什么车,要不,这张卡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保管吧,以你那败家的能力,我看你不管赚了多少,这嫁妆总丰厚不起来,到时嫁不出去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”金翎在的时候,一般情况下,黄静萍总站在她那边,和她统一战线,“以金姐的条件,她要嫁人,还用得着嫁妆吗?”

    这丫头,真是越来越会说话!

    听了她这话,金翎白了冯一平一眼,却高兴的在黄静萍脸上亲了一下,“还是静萍妹妹好!”

    所以啊,这是一个真话没人愿意听的时代。

    “顺利的话,农历年前就能拿到收益,你现在可以想一想,给自己买什么新年礼物,不过再买跑车这样败家的事,一定不要再想,不然就没下次,”

    这一次,除了金翎,冯一平谁都不带。

    公司能发展到现在,金翎功不可没,就只工资和年底的奖金,冯一平觉得还不够,现在也不好说给她股份什么的,这样的快钱,是一个很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比我爸还罗嗦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