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冬清冷的早上,哈气成雾,在其它季节里,总是洒满了欢声笑语的林荫路,这会相当安静。

    坐在车后座上的女同学,一般都把脸埋在骑车的男朋友背上,冷得连话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骑车的哥们也一样,迎着寒风,闷头蹬着车,也没心思和后座上,长发渐渐及腰的女朋友逗闷子,有些还忍不住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是啊,这冬天早上,要离开那温暖的被窝,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冯一平这样没人可带的还好,可以优哉游哉的,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不过,这一抬头一张嘴,冷风就带着重量灌进肚子里,真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教室里还好,挺暖和,就是那味道吧,因为空间大,所以虽然比一般的网吧好点,但也有限。

    女同学的胭脂水粉味还好,其它的就一般,比如,某些货一开口说话,你就能分辨出他早餐吃的是酸菜包子,还是鸡蛋饼。

    冯一平进教室的时候,正遇上大家在声讨一个家伙,那货是汗脚,冻了,一热就痒痒,因此作死的把脚拿出来透透气,结果就是,被大家丢的纸团差点埋起来。

    久违的冯一平,甫一露面,就被大家包围了起来,他上了央台2套的事,至少在系里和院里,那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其实上央电视台的事,大家并不是最关心的,最关心的,还是他到美国后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这年月可不像后来,就是没办法去留学,也能去美国旅游一趟,现而今,能在东南亚转一圈都是挺时髦的事,值得刷半年朋友圈的。去欧美,现在还比较高端。

    “到了纽约,感觉怎么样?”有同学一脸向往和兴奋的问,问这个的,应该是留学介的准客户。

    “美国那些女孩子,真的那样吗?”问这个的同学。还用手在空气比了一个s形,这家伙,要在后来,电脑里铁定放满了各种“老师”的佳作。

    “你去的那两家大学,跟我们学校比,怎么样?”这应该也是留学介的潜在客户,不过,这个问题,总算是一个靠谱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硅谷呢。比我们的关村强多少?”这算是个有志气,想做事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些人,就是管不住自己的那张嘴,比如曾经的班长高珩,虽然早就不敢对冯一平起什么坏心思,这时看到他被一大群同学围在间,笑眯眯的回答大家的问题,还是很不忿。“不就是去了趟美国吗,有什么好显摆的!动不动就请假。他这把学校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可是,曾经的跟班,早就离他而去,他的这些话,无人喝彩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武馨阳重重的把课本合起来,“去趟美国。是没什么了不起,可受那么多机构和学校的邀请去美国,那还真有点了不起。

    就不说他在纽约演讲的那个俱乐部,一般只邀请各国政要,我们的院长。也就是总理,之前也在那演讲过,就能去哈佛演讲的,满国找找,现在能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武馨阳旁边的一个女生也拿上书站起来,“请假又怎么样,冯一平同学前两次期末考,不都挺好的?比有些整天呆在学校里的还好,人学习能力强,就得服,”

    这话,就有点影射高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其它意思,”没等嗔目结舌的高珩挤出一句话,武馨阳带着两个女同学从他旁边走开,也去围观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热闹,”教经济学的教授走进教室,看到那一团人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教授好,”人群散开,留下围在间的冯一平、

    “哦,冯同学载誉归来啦,这次不错,为我们学校争光又添彩,怎么样?从发达国家,回到我们这第世界,还习惯吧,”他拿着茶杯,笑着问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金窝银窝,不如自己的草窝,”冯一平也笑着回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,草窝暖和啊!能多走走看看,是好的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嘛,但不能见了别处的繁华,就不想回来。

    别处的金窝银窝,也是从草窝一砖一瓦的升级上去的,所以啊,同学们现在要好好学,争取在你们这代人的手里,把我们的草窝也升级成银窝,让其它国家的人来了,舍不得走。”

    这老教授真不是盖的,说起话来,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想找个空位坐下,武馨阳指着身边的空位朝他招手,“这里,”

    “谢谢,”冯一平也不推辞,走过去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收获不小吧,”武馨阳笑着问,“你在美国那边的公司,发展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冯一平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冯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,你忘了,我现在也在神奇工坊兼职,是听楼下汽车网站的人说的,”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真忘了这茬,”冯一平拍了拍脑袋,“那边公司,成绩是有,但囿于现在的大气候,效益一般,”

    “斯坦福就在硅谷,你去参观了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孤独的坐在后面的高珩,看着武馨阳笑靥如花的跟冯一平说话,面上青筋尽现。

    这个来自上海的姑娘,自报道的那一天第一次见到,他就再也挪不开眼睛,这一年多,他真下了不少工夫,之前,也一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,没想到,现在竟然说翻脸就翻脸。

    怎么能这么眼光短浅呢?那冯一平,不就是现在有几个臭钱吗,不见得自己以后就会比他差。

    不过,就这么给自己鼓劲的高珩,心里其实也相当没底,冯一平的那些公司,他再奋斗上二十年,都不见得能办起其的一家来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很有课能没办法比冯一平强,那就只能指望着冯一平自己变弱,不是说商场如战场吗,身家万贯,一夜就变成穷光蛋的,也不是没有,“老天开开眼,就让他遇上点什么事吧,”

    要是这会巫蛊之术还流行,高珩指不定等会就会折个小人来扎针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教授还特意走过来问冯一平,“跟得上进度吗?要是有不懂的,可以来办公室找我,”

    “谢谢教授,现在还跟得上,”冯一平一点不托大的站起来,恭恭敬敬的说。

    “教授,一平每次请假回来,都借我们的笔记看,很努力的,”武馨阳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好好学,好好干,”教授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。

    学生们,喜欢有学问,有名望的教授,反过来,教授们,也喜欢性子好,有出息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去天骄居吧,要不今天午我带你去,不过,得你请客,”武馨阳抱着几本书,跟着冯一平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“今天可能不行,”冯一平指着那边朝自己招手的辅导员说,“看来老师找我有事,要不下次吧,”

    “大家可都说了,你这个社长,对社里的事一点都不关心,”

    冯一平又是一愣,武馨阳笑着说,“奇怪吗?经过创业社全体同仁的同意,我已经加入了创业社,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,有支书的加盟,我们创业社一定是如虎添翼,”

    真不奇怪,漂亮女孩子,那张脸就是通行证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说好话了,来点实际的,别忘了你刚才说的,有时间一定要请我一顿,”

    “一定,”冯一平敷衍着,走向金老师,“老师好!”

    “一平你好,是院长要找你,”他笑着说,“你这次出去,可真是为我们院里长了不少脸,”

    他说的院长,当然是副院长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做的,”在拐角的地方,冯一平从包里摸出一个盒子来,“微缩的自由女神像,在自由岛买的,不值什么钱的纪念品,导员你不要嫌弃,”

    其实买这玩意,真挺费劲的,费劲就费劲在,当时要一在大堆“国制造”的女神像里,选出一样不是国制造的。

    金老师高兴的接过去,“没想到还有我的份,那我就不客气咯!院长找你也是好事,也就是关心一下,勉励几句,”

    果然,一见冯一平,副院长就从办公桌后站起来,笑着握住他的手,“一平同学,学院为你骄傲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