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十月份,移动股票二次配售,多少都有些斩获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,这几天,对移动高层的意见和怨言,已经上升到了天花板。≧,

    在业内人士经常光顾的茶餐厅里,李睿远这些天听得最多的,就是各路人马,对移动的各种骂。

    也是,市场上暗潮汹涌,作为事件主体的移动,却一直像置身事外一样,不解释,不评论,不回应,总结起来,就是不作为。

    移动的上级管理部门,这些天同样是保持了高贵的沉默。

    你叫这些既忧心自己的股票缩水,又急躁于错过了一次做空机会的投资和基金公司经理们,如何善罢甘休?要是本埠的公营事业单位如此作派,怕是这些人以及这些人身后的大佬们,早就在议会里搞弹劾。

    可对于移动这样的企业,他们还真没办法,人家的级别,论起来,也就比特区的领导略低一级。

    “阿远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圈子里的人,都算熟识,一起拼桌的一个经济,问正吃着云吞面的李睿远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懂,”李睿远擦了擦嘴,“好像是真的,但是,太真了,反而又像假的,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夹起一个叉烧包,“真的看不明白,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没什么动作?”那人不信。

    “既然看不准,我当然不会妄动,还是踏实点,”李睿远口风紧得很。

    “还是阿远你运气好啦,碰上一个大陆的老细,好应付,我就衰咯,大老板怎会甘心错过这样的行情,天天催。头都要炸了,”

    “哎,阿远老板,可不是好糊弄的哦,全港这么多大人物,还没有一个被纽约经济俱乐部请去演讲。更别说那么多老美,听了他的演讲之后,全体起立鼓掌,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观稍微正常的人,这样的事,总是一件提气的事,香港的电视台播出了当天现场的盛况以后,不少人都记住了冯一平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就是做学问厉害,办杂志厉害。总不能方方面面都厉害吧,”那位老兄说,“阿远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好像金融方面也挺厉害的,可能过些日子你们就会知道,李睿远心说,嘴上却说,“我老板跟我说。既然没把握赚钱,那就不要亏钱。所以,这一次行情,我们就看戏,”

    “看戏?好像不是吧,我们可都听说了,你最近一直在抛售手上的股票。这么急着回笼资金,肯定是有动作的,听说你老板有高层关系,有什么消息,能不能透露点?”

    李睿远知道。自己最近的动作,肯定瞒不过有心人,所以早有准备,“这毕竟是我为他工作的第一年,总要拿出点成绩来,已经快年底,我这时把资金回笼,账上增加的钱,不是比报表,或者持有的股票,更直观些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阿远你做的对,没有什么,比账上增加的钱,更讨老板们的欢心,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想年底的奖金好看一些,我首先得让帐上好看一些,”李睿远笑着说。

    移动的不作为,好像也在那些人的计划当,受他们精心引导的影响,这些日子,抛售移动股票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21号,事件的组织者们,终于抛出了第二个安排。

    当天,继8号第一次调低移动股票目标价估计之后,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,又一次调低移动目标价,由49元,调至9元。

    移动,依然保持着央企惯有的高冷,对此依然不闻不问,这也让越来越多的人,相信这就是默认。

    于是,投资者们有些惊慌失措,不再是小笔小笔的抛着试水,而开始大规模抛售移动股票,到隔日收市的时候,移动股价,在大市向好,同时官方没有发布任何不利消息的情况下,居然跌破了50元的心理关口价,最低点为41。

    让人不解和愤怒的是,市值蒸发了几十亿美金,换做一般的公司,这会早急得跳脚,然而我们的移动官方,依然没有任何举措!给人的感觉就是,有风范到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刚正式营业不久的天骄居里,穿得人模人样的轮值ceo金宝,跑到一个人占着一张桌子的武馨阳面前献殷勤,端茶又倒水的,末了还厚着脸皮坐下来,“有谁要劳你大驾在这等?”

    武馨阳那么快,那么顺利的被创业社接受成为新成员,他这个急着找女朋友的副社长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己也明白,就自己这身板,这长相,还有其它方面的条件,都有些配不上这个漂亮精致的姑娘,但是,现实生活,娶到花枝的赖汉也不少,拱到好白菜的猪,也不是一两头,有这些例子在,他至少还是可以想一想的吧!

    一平不是常说吗,如果没有梦想,一个人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对于武馨阳这样久经沙场的大内高手来说,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,都怀的是什么心思,她一眼就能看个究竟,不过,打小就习惯了,如果哪一天,没人围着她打转,还真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对着眼前很有勇气的这个家伙,态度还算可以,“我等的人,你和他老熟啦,对了,金社长,餐厅这些天流水还理想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错,”作为第一任轮值ceo,金宝相当注重餐厅的业绩,就近在学校的科技园下了不少工夫,别说,还真被他拉回来不少敢吃螃蟹的客户,还有些,吃了一次以后,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作为一平的室友和好朋友,你肯定会做得不错,”武馨阳抬起皓腕,姿态雅致的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金宝这个一百十斤的敦实汉子,听了她这话,顿时,那个心,哇凉哇凉的啊!感情,一平是那个“屋”,我是那个“乌”是吧。

    他挤出一个笑,“那是当然,”跟着,马上笑得灿烂起来,“一平,静萍,你们来啦,快请坐!”

    呵呵,武馨阳,看来你和我的遭遇,是一样一样的!

    “大宝哥好!”黄静萍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,冯一平的几个室友里,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总笑嘻嘻的,脾气很好的胖子。

    武馨阳见约好了请自己吃饭,冯一平却把女朋友带来了,心里有些不爽,面上却一点不显,亲热的拉着黄静萍的手,“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皮肤还这么好?广告里说的白里透红,说的就是你吧!”

    这是她们在省城的演唱会第一次见面之后,第二次会面,黄静萍也记得这个当时被那些去看演唱会的同学,簇拥着的女孩子,“哪有,你的皮肤才算好呢!”

    “支书,点菜了吗?”冯一平一大老爷们,不好参与两个女孩子例行的互相吹捧,拿着菜单问。

    “买单的人不来,我哪敢点,”武馨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定吧,我第一次来,什么都不熟,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,”武馨阳说,本来以为是两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,请我们的金总做主,拿手的,有代表性的,都来上一个?”冯一平提议。

    “您就擎好吧!”金宝显摆了一句首都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们聊,我接个电话,”冯一平道了声歉,拿着手机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一平说的,好像是粤语?”武馨阳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应该是和香港那边公司的说话吧,”黄静萍说,然后反应过来武馨阳这句话的重点,“这个啊,好像他初的时候,就能说很流利的粤语,他在语言方面,是有些天分的,他还一直说,还想再学法语和日语的,不过这些日子太忙,没抽出时间来,”

    武馨阳其实很羡慕黄静萍的单纯,有些人就是命好,羡慕不来的,冯一平,可不仅是在语言上面有些天份。

    他还想学法语和日语?武馨阳把这事记在了心上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