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公务员值多少钱?

    看到这个问题,公务员们肯定会觉得是一种冒犯,党和国家赋予我们职位,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吗?

    是,乍看这个问题,真的是很无厘头,人民的公仆,显然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,甚至可以这样说,消除了奴隶制以后,从字面上说,任何一个人,都不可以用钱来衡量。○

    不过,有些老百姓可能不会觉得这个问题有多无厘头,他们会认真的扳着指头来算。

    机关单位去得不多,所以不知道公务员的办公室装修要多少钱,但是,他屁股下的车,就得十几几十万,再加上明着暗着的各种工资和福利,各种迎来送往,全国全世界的出差和考察……,所以一定程度上,这个又好像是可以量化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移动的消极不作为,对那些操盘者来说,却是积极得不能再积极的配合。

    但是,移动股价,目前依然维持在四十多块的水平,显然还达不到他们的要求,于是,早就计划好的第环,正式上演。

    24号开市前,瑞士银行集团旗下的投资银行,香港大股票经纪商之一的瑞银华宝,突然广撒英雄帖,邀请它所有的客户,参加一次会议。

    李睿远也是其一员,他和几个相识的同行,相携着走进发布会大厅,更准确的说,这是一个大会议室。

    和一般发布会不同的是,会议桌上,放着整套的电话会议设备,这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?李睿远问坐在身旁的人,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平素就有很多消息渠道的基金负责人。胸有成竹的说,“如果我没猜错,应该是和最近动荡很大的那只股票有关系,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移动?”众人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**不离十吧,”

    9点整,瑞银华宝执行董事。兼国研究部主管,章先生,带着几位高管现身。

    此公时年十有六,之前曾有过5年央行的工作经验,后辞职赴澳留学,90年代期起,就混迹于香港的证券圈子,在圈子里以个性张扬闻名。

    时间很紧,他也没废话。“很抱歉耽误各位的宝贵时间,把诸位请过来,是我们有一些消息,要和大家分享,”

    此时,他的助手,已经在拨电话,章先生介绍道。“我们现在联系的,是信息产业部高级研究员。千进潮先生,”

    台下的人这下都明白,果然是和移动股价有关。

    “千先生您好,我是瑞银华宝章化桥,很抱歉,需要请您介绍一下您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,章总好,我是信息产业部的高级研究员千进潮,很高兴接受大家的访问,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千研究员。普通话并不太标准,带着些口音,说话语速很慢,很稳,虽然很有礼貌,但是话里的“官气”,在场的人,都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打扰您千先生,这次联系您,主要是有一个问题想请教,”章化桥这话一问,现场马上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请教谈不上,大家可以一起探讨,”电话那头的千进潮说。

    “想必您也知道,近来市场上,好多消息都说,移动公司将从明年1月起,开始实行单向收费,我想就这个问题,向您核实一下,您方便作答吗?”

    现场静得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问题呢,也没什么,政策已经定了下来,迟早都要宣布,为了促进电信市场积极繁荣的发展,按我们部的意见和部署,明年1月份,移动将正式取消双向收费,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现场轰然,终于听到了官方权威信息的发布,不少人都顾不上礼貌,马上开始打电话,更多的人,则已经主动退场。

    李睿远却还稳稳的坐在那里,公司目前的账上,只有维持公司日常运转的资金,他就是想有什么动作,此时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消息,当然还是得让冯一平知道,虽然冯一平现在人在新加坡,而且是在办很重要的事,“一平,刚刚,来自信产部的官员,已经证实了坊间流传的消息,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冯一平只说了一句话,就挂断了电话,他现在很忙,前所未有的忙,也前所未有的紧张。

    瑞银华宝的这次电话会议,明确的为广大投资者指明了方向,虽然有些投资者还有一定的疑虑,“以前这些大机构,有了消息,一向都捂得紧紧的,说不定还会散布一些假消息来混淆视听,好让自己的得利最大化,这次是怎么了,居然要带着大家一起赚钱吗?事有反常即为妖,还是得留心一二,”

    但是,对大多数人来说,开市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争先恐后的,把手上的移动股票往外抛,于是,短短的几小时,移动股票大幅下挫%!

    冯一平25号回到香港时,抛售依然在继续,已经非常接近四十块,正缓慢而坚定的,朝之前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预计的9元靠近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天,瑞银华宝的章先生,又一次跳了出来,不过,他这次是作澄清,“昨天信息产业部的千进潮研究员所发表的言论,只代表他个人的意见,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家比较有责任心的报纸,也在当天报道,“据我们核实,昨日电话会议里的千姓研究员,根本不是直属于信产部的研究员,而是信产部下属单位的研究员。

    一个二级单位的一般研究员,根本不可能代表信产部,而且如此重大的正常变动,也不可能由这样的一个研究员来对外宣布。

    瑞银华宝,散布这样不实的消息,导致移动股票大跌,究竟意欲何为?据专家分析,这很有可能是为了让大众配合他们,沽空移动股票的又一项既定安排。”

    然而,此时这样的消息,根本改变不了什么,如果是由信产部的高官亲自出面,可能还有些效果,但是,信产部和移动一样,此时依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。

    至周末,移动股票跌至96元,无限接近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21号的预计,9元。

    他们的狙击计划,完美完成!一个个都收获颇丰!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自己清楚,整体来看,这还只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此时,与上月相比,移动股票大跌20%,市值损失了10亿美元!

    现在不是14年15年,国内首富的资产,都不止10亿美元的时候,2000年的10亿美元,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比今年福布斯内地富豪榜,前100名富豪的资产,加起来还要多。

    而现时国家的外汇储备,也就不到100亿美元,移动这短短的二十多天时间,损失的市值,就占到了外汇储备的十分之一强。

    这样巨量的损失,终于让人坐不住,移动和高层,总算发出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甚至,信产部部长,都亲赴香港,向大大小小的证券和基金公司澄清,“我本人的说法,才代表信产部的意见,手机单向收费政策,不会在明年实施,最快也要到2002年,”

    他还做了一个比喻,“我就是一个厨师,肯定会精心准备一些好菜给大家享用,但大家也要有耐心,不要自己跑到厨房里去东看西看!”

    有了这样高官的直接表态,移动股价随后回升。

    这也是冯一平一直期待的,一直在密切关注的冯一平,虽然心里有底,但还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事太大,由不得他不慎重。

    随着部长回首都,此事好像告一个段落,不过,在此期间,蒙受损失的普通投资者,免不了对移动和相关单位有怨言,而这一次事件的发生和处理,也让外界看到了我们的央企,在处理这样寻常,也寻常的事情时,经验的缺乏,以及主观的不积极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究竟一个公务员,能值多少钱?

    因为他顶着国家的牌子,在特定的时刻,一个级别不高的公务员,他几句话,搞不好就值几十亿美金!

    哪怕他是败事,而不是成事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