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初学者,在游泳课上,冯一平没有受到一点优待。⊙,

    老实说,这样的待遇他还真的有点不习惯,从小学一直到大学,他其实一直都受到了不同的优待,而今天,却跟大家一样,按教练的讲解,学习游泳的一些基本知识。

    尤为难堪的是,他的这群“同学”里,美女自然是没有,还有好几个都是小盆友,此时那些小盆友看他的眼光,都有些异样,有点类似于,“泳都不会游,白瞎了那么高的个子,”

    想着上次在洛杉矶的尴尬,冯一平一咬牙,“我忍!”

    课程安排,还是有点章法,好像对得起他教的学费。

    比如今天,主要是普及一些基础知识,种类、经验、准备运动、基本动作分解……。

    然后,是练习憋气和吐气。

    把脸埋在浅水区的冯一平,虽然闭着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,但听着周围的喧闹,感觉还是挺安心,他默默的想着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倒数,从60倒数到15时,轻轻吸了一下鼻子,然后,悲剧了。

    更悲剧的是,当他狼狈的从池里抬起头,忙不迭找纸巾擤鼻子的时候,刚刚不见人影的那几位,正齐刷刷的朝这边走,间好像还夹着一个妹纸。

    冯一平面朝墙壁,抬起眼睛,擦了擦眼睛,刚才那一下,呛得眼泪都快出来,不消说,此时眼圈肯定红红的,所以他现在最希望的,就是那几个家伙,就这样走过去吧,不要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结果肯定是事与愿违,像他这样的人。就跟秋夜里的萤火虫一样,到哪里都会是那么的醒目。

    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就停在他身后,金宝很亲热的在他肩膀上一拍,“一平,怎么了,来。给你介绍一位学妹,”

    介绍你妹啊,就不会选个我衣服穿得多,状态也不这么狼狈的时候吗?

    但却由不得他多想,金宝已经亲热的把他转过来,“梓林,介绍一下,这是经管院的冯一平,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。眼睛全放在对面笑着的女孩子身上,梁永高看了他一眼,马上惊呼,“一平,你鼻子怎么那么红?”

    刚才狠狠的揪了那几下,能不红吗,“有点过敏,”他胡诌了一个借口。还好带着泳镜,你们看不到我眼睛也是红的。

    此时。他的注意力,也放在间那个穿着身上披着浴巾的女孩子身上,第一印象,就是真高啊,怕是和自己差不多,站在他们几个当。真是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第二印象,大长腿,大长腿,大长腿,重要的事情说遍!脖子以下都是腿。说的就是她这样的。

    第,在自己那几个说不上歪瓜裂枣,但每一个都是一整块腹肌,身材相当一般室友的衬托下,这姑娘那身段,真是好得不能再好!

    关键是,眼前这个还略显青涩的女孩子,他认识,就是后来有着“明星杀手”美誉的世姐,不过,现在没有后来那么白净,脸上还带点婴儿肥。

    她笑盈盈的拢着浴巾,“冯师兄嘛,我们都认识,本来以为你是全能型人才呢,没想到,居然不会游泳?”

    这女孩子很大气,典型的北方大妞,知道你开心,但你笑的时候,就不知道捂着嘴吗?

    摸了摸鼻子,冯一平说,“你是知不道,我西北老家那,缺水厉害,小时候,洗个澡都是大事,不会游泳也正常,所以,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一点小瑕疵,而改变对我的看法,”他还是挺乐意在这些小姑娘心目,保持一个高大上的形象。

    不过说这话的时候,他真心希望那几位能不要拆台。

    然而,又一次事与愿违,“你老家不是在长江边上吗?怎么会缺水?”颜志达问。

    “西北?你说的是老陆吧,”韩贵亮说。

    去,都是一群猪队友,一点默契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的冯一平,那个窘啊,“教练,这些人干扰我的练习,”他举手喊道,咱现在,也是有老师罩着的。

    在教练过来之前,他们一人在冯一平身上拍了一巴掌,“好好学,”

    “我们等你,”

    “陪你一下午,晚上请吃饭,”

    未来的世姐还补了一刀,“水不要喝饱咯!”

    看下你将来也算为国争光的份上,我忍!

    这节课剩余的时间,就一直在练习蛙泳时,手和腿的分解动作,手上的动作还好,运动细胞一向不太出色的冯一平,腿部动作,总做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从更衣室换衣服出来,嘴里还在念着老师教的顺口溜,“划手腿不动,收手再收腿,先伸胳膊后蹬腿,并拢伸直飘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还挺认真,好!”等在一边的韩贵亮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去,你是谁,我认识你吗?”都特么是一群有异性没人性,见色忘义的货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他没关系,记得晚上请我们吃饭就好。”金宝过来把他控制住,“师妹,一起去吧,冯老板开车来的,省得你打车,”

    张妹妹家境好像不错,不过这会,给上学的孩子买车的情况,还不普遍。

    “冯师兄不介意吧,”

    “我很荣幸,”

    她这样的女孩子,问谁能拒绝呢?

    金宝块头太大,小个子的梁永高大半个屁股,其实都坐在大腿上,另两位一样只能稍侧着坐,冯一平不忿他们下午的拙劣表现,刚起步就来了个急刹,“啧,这路怎么这么不平?”

    后排立即“哎哟”声不断,梁永高撞到了头,金宝撞到了脸,颜志达撞了额头,韩贵亮撞到了后脑勺。

    在奥运村里,冯一平第次急刹的时候,那几个货总算反应过来,“你这是蓄意报复,”

    副驾上的张妹妹,早就指着冯一平,笑得花枝乱颤,大长腿抖个不停,话说,能不要这么显摆么!

    原以为,冯一平是一个很老成的人,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促狭,好像还有点小气,不过,很真实。

    “下午的课,收获不小吧,”她笑着问。

    冯一平舔了下嘴唇,“恩,很有收获,泳池里的水,不太好喝,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跟着一车人都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平时都这么逗吗?”平复下来的张妹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一贯是这样,他们不同,越是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,越是各种表现,今天是他们表现欲最强的一次。”冯一平一点都不带犹豫的,夸张妹妹的同时,把那四个家伙,给卖个干净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声讨,冯一平问,“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用说,当然天骄居,梓林你去过吗,我们的拿手菜真不错,”

    其它几个马上反对,“已经吃了好多次,今天一定要换地方,”

    其实,这不是主要理由啦,主要因为天骄居,现在算是金宝的主场,在那,他肯定表现最好。

    最后,定下来一家海鲜火锅,吃饭的时候,一个个的那个殷勤啊,梁永高也一样好了伤疤忘了疼,妙语连珠的,就是为了博张妹妹一笑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挺热情,给她捞了不少菜,“多吃点,”

    可怜孩子,等过两年你做上模特,吃饱就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