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来首都开会的,不只是周新宇和便利店的人,不但小舅要来,老蔡也一起来参加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老老实实到机场接人的冯一平,发现小舅身后的那个,好像是自己的姐姐?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跟着过来,店里怎么办?”这一次开会,压根就没有和面馆相关的议题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冯玉萱踮着脚,飞快的在冯一平头上敲了一下,“我也是一年忙到头好不好,你都去了美国玩,难道我就不能来首都玩一趟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现在这边这么冷,”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这边早就在供暖,比家那边还暖和,”冯玉萱把自己的箱子塞给他,“走,带我去看看你的大房子,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店里,你爸妈在,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“小舅,蔡伯伯,也住家里吧,”

    “是要去你家里看看,住,还是住酒店方便,有事也好跟大家商量,”老蔡笑着说。

    既然是去家里看看,那冯一平索性带上周新宇一起。

    冯玉萱和黄静萍真很投缘,一共也没见几面,见面的亲热得不得了,“还是这首都的水土养人,静萍你现在,出落得越来越标致,”

    “哪有啊,”黄静萍笑着说,“啊姐姐,你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她这一说,就说到了冯玉萱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出来了?也就瘦了一点而已,”冯玉萱对黄静萍的好感度,顿时又上了一个星级。

    爸妈来省城的时候,她说,“爸妈,你们看。我瘦了吧,”冯振昌瞄了她一眼,“要想瘦,少吃点东西,”

    妈妈则忙着整理东西,看都不看她。“瘦了吗?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真是现在想想她就气!

    两个人像好姐妹一样,手拉着手,从楼下转到楼上,“难怪我爸想把家里装修得跟你们这一样,你们这布置的真好,和你们这一比,省城的那套房子,就是贫民窟,”

    不是说省城的那套房子。装修落伍,只是单元房,和带有院子的别墅,条件差太多。

    “不是听叔叔阿姨说,你在上海买了一套吗?到时让一平和装饰公司,好好给你设计一套方案,保证比这还好,”

    “上海的装得再好。我也没时间去住,我弟他真小气。省城酒店靠湖八栋别墅,他都不舍得给我一栋,”

    “我听一平说了,那边是酒店的客房,不过姐姐你也不用等太久,湖对面的那块地。将来不是要建别墅区吗,肯定少不了你的,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什么时候建?”其实这些事,冯玉萱都知道,也都清楚。只不过,对于弟弟做的事,她本能的第一反应,就是变着法的挑刺。

    她坐在书房的转椅上,“这么大的书房,我也真想要一间,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把省城家里,一平的房间给改成书房?反正他回去的少,现在又可以住自己的酒店,”黄静萍提议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比这间还大,”冯玉萱点点头,不过马上又否定了,“我要是真那么做,让一平回省里只能住酒店,我爸妈会把我的头打破,你是不知道,他们有多宝贝一平,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在黄静萍面前不是第一次说,黄静萍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冯玉萱嫌弟弟住的比她好,老蔡和梅义良关注的不一样,一个关注那套定制的家具,一个关注装修细节,周新宇呢,里里外外,也看得很仔细,“一平这套房子装的真不错,梅总,我在上海的那套,将来就以这个为模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会比这个好,在这个的基础上,装饰公司又做了很多改动,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现在的装饰公司,已经执省内之牛耳,设计室已经是很庞大的一个部门,不再是刚开始时那样,只有小猫两只。

    每个月,都在吸收眼下流行的元素,再把这些元素,和原有的方案结合起来,虽然主基调是一样的,但半年下来,整个方案,和年初时相比,变化会很大。

    何况冯一平这已经装修了一年多的方案。

    站在楼梯口,冯玉萱看着这么大的房子,“打扫起来,不是很麻烦?”

    “也还好,我时间多,每天用吸尘器吸尘一次,周末再和一平一起大扫除,”

    “每天要打扫一次?那还是算了,”冯玉萱叫苦,“我还是住小房子好,要是我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,我会累死,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过上了,比以前她羡慕的城里人还要好的日子,但有些习惯还是改不了,比如说,她就没想过,房子大,那就请个人打扫啊?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啊玉萱,家务都不想做,将来谁会娶你?”楼下客厅里的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“没谁娶我最好,我自己娶一个,”冯玉萱笑着说。

    假日酒店那里,相亲会一直在举办,主动登记个人资料的也越来越多,冯玉萱其实一直都有关注,只是,那上面条件太差的,她自然看不上,可那些条件好的,她又有疑虑,“条件这么好,怎么还没成家?不会是骗子吧!”

    说白了,她就是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要找个什么样,这事,其实就是想清楚了也没用,等碰到对的那个人时,她估计什么条件都不会去想。

    大家不是来走亲访友,主要还是为了工作,在家里盘桓了半个多小时,就动身去有佳,午饭之前,赶到了科技园。

    嘉盛汽车网,是集团第一家互联网公司,大家都非常关注。

    老蔡虽然对这里面的门道,一点都不了解,但赢利模式他清楚,老实说,看着那一个个用键盘和鼠标忙活着的年轻人,他总还是觉得有点不踏实。

    智通他去过不知一次,但这里和智通还不一样,智通其实也是卖产品的,只不过,那产品是软件。

    而这里,网站现在并不卖东西,只是吸引网民点击,然后听说从那些做广告的公司的那里收钱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,汽车网这边,是全集团平均学历最高的,特别是你们这些高管,不少在国外留过学,还有不少就是美国长大的,今天这一见,果然不一般,你们做的这些事,技术含量真高,我还在实打实的一件件卖东西,而你们这,”老蔡指着周围说,“动动鼠标,敲敲键盘,就有收益,”

    “蔡总过奖,”崔云凌儒雅的笑着,“主要是冯总有眼光,”

    虽然脸上带着笑,但对眼前的这几个,他心里其实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金翎还好,哈佛毕业的,而老蔡和梅义良,一位是国企的老工人出身,一位,就只初毕业而言,这要是在他的公司,看大门,打扫卫生这样的工作,都没他们的份,现在,居然都是集团副总裁?

    作为园区的管理者,管委会对嘉盛汽车网,也很关注,虽然他们对嘉盛此时进军互联网,持保留态度,但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一家高科技企业,正是科技园非常欢迎的那一类项目。

    而且嘉盛一看就不是小打小闹,高管大部分都在国外知名大学受过教育,也都有相关行业的从业经验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嘉盛目前看起来,好像完全不差钱,而资金,在这样的大环境里,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和发展,很关键的一个因素。

    所以不五时的,园区领导们有时间,总会过来看看,关注一下进展,问问有没有什么要他们帮忙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出门的时候,正好遇上尚教授带着几个人进来,一听旁边不认识的那几个,都是嘉盛集团的副总裁和高管,很高兴,“欢迎啊!一平,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教授,我就是带着大家到科技园转转,参观一下,不用劳烦您,”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为你们服务的吗,小关,”她对跟着的那两个小伙子说,“你们两个,带嘉盛的这些贵客,在园区参观,午,我代表园区,为几位接风,”

    “教授,真不用麻烦,下午还有工作,已经安排好了,午就在园区餐厅吃工作餐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工作要紧,”这样风气的公司,她喜欢。

    “一平,你等一下,汽车网上线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?其它不说,媒体圈,我们还是有些过硬的关系,”

    “那太感谢了教授,”冯一平紧紧握住尚教授的手,“那能联系多少,帮我们联系多少呗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真是个商人,”尚教授指着他笑着说,是不是只有我们帮你的时候,你才会这么热情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工作餐就是工作餐,就味道来说,能得到大多数人一句尚可的评价,就算不错,园区的工作餐也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儿的氛围不错,一个个西装革履的,谈的都是各种工作,上了年纪的老蔡,很很擅于观察,“看看这里的人,连吃饭都急匆匆的,走路也基本是小跑,真不错!”

    梅义良想想省城的那些员工,一比较,还真显得有些懒散,不过,省城的大环境就那样,想让大家都和周围的这些人一样紧张,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冯玉萱,心情却有些不太美丽。

    对面的金翎,一边和周新宇在说什么,一边把自己餐盘里的肥肉,都挑给挨着她坐的冯一平,而弟弟也不以为意,那看来,这样的事,不是一次两次。

    冯玉萱见了,真的有些不舒服,虽然总叫他瘌痢头,虽然总有些讨厌他,一见面也没什么好话,可是,那是我弟弟好不好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