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当然猜不到姐姐的小心思,更想不到姐姐还会吃他和金翎的醋。←,

    这去办公室的一路上,冯玉萱又是冷嘲,又是热讽,他也都一笑置之,没办法啊,有些事情,就是你重生,也选择和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好在冯玉萱还算有理智,冷言冷语里,没有牵扯到金翎。

    等到了办公室,冯玉萱依然免不了要说几句,“哇,弟,你真是阔绰,办公室这么大,有家里房子一半大小吧!给我都能开一家效益很好的面馆,哦,这边还有张小会议桌!”

    办公室还真是有点大,比省城那套80多平的房子的一半,还大十来个平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台子,制图用的?要这么大?比面馆大厨房里的案板还大,还有这木头,啧啧,都不便宜吧,你要是不用,托物流公司的带回去,大厨房里的那些师傅,保准喜欢,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,有什么喜欢的,到时一起给你带回去,”姐姐像个不懂事的妹妹,他这个弟弟,只好当哥哥。

    “好了玉萱,你不是说,让静萍带你去玩吗,”梅义良开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蔡好歹有些亲戚关系,现场还有金翎和周新宇他们两个,冯玉萱这些话,真不太合时宜。

    冯玉萱“哼”了一声,拉着黄静萍的手,“静萍,我们走,”

    下午上课之前,武馨阳一般都呆在神奇工坊,看着黄静萍和一个女孩子,手挽着手从冯一平办公室走出来,推了推梁永高,他此时和小蔡头对着头,忙着完善暂命名为“神奇1号”电动车的车把设计。“和一平女朋友一起走的那个是谁?”

    梁永高抬头看了一眼,“哦,应该是一平的姐姐,还有,办公室里那个头发有点卷的,是一平舅舅。”

    姐姐和舅舅,武馨阳牢牢的记住,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研究明年的安排呗,”梁永高对这些事不太在意,跟女朋友小蔡说,“我总觉得,一平预留的这个电池的空间,有点小,就这么一块地方。装上的蓄电池,能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一平既然这么安排,肯定有他的道理,明年说不定就有新电池面世,别想那些,快点跟我把这个做完,有两个小组,进度都在我们前面。”小蔡说。

    为了加强竞争,冯一平把到工坊兼职的同学。分成了四个小组,每组都配备了不同专业的同学,比如美院的,机械的,汽车的,方案最佳的那一组的设计。将会被采用。

    武馨阳平时也挺积极,但今天的心思,完全不在这上面,看着冯一平,对着办公室里的其它五个人。侃侃而谈,咦,他朝这边走!

    冯一平是朝这边走,不过,看都没看外面一眼,边回头说话,边把窗百叶放了下来,得,这下再也看不到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姐姐和我,平时闹惯了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姐弟嘛,闹着才亲一点,”老蔡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你们这样挺有意思的,”周新宇也笑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外甥女吧,一直说他爸妈重男轻女,偏心,”梅义良说,“不过,这个科技园,是真好,你说我们当初办公司的时候,怎么就没遇到呢?”

    “省城现在也有,高新区就有一家孵化器,”周新宇说。

    “小舅,你说,如果在我们镇里,办一个这样性质的创业园,能不能也扶持几家企业出来?”冯一平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多一些人一起努力,老家那块,变化才会快,才会大。

    “我看难,”梅义良摇摇头,“扶持呆在镇里的那些人办公司,怕是还没有自己办来得轻松,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等你们镇里,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多起来,那些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人多起来,和现在发展接轨的人多起来,这件事才有考虑的必要,”老蔡说。

    也是,有些事是急不来的,不要说镇里,就是现在在县里办一个这样的孵化器,估计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值得欣慰的是,在自己的努力下,镇里这几年,总还是有不小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,我有几个问题,要跟大家通通气,”冯一平说,“明年集团工作的重心,大家也都清楚,在便利店和酒店的带领下,公司所有的业务,都要向东南扩张。

    东南一带,是我们商业的菁华之地,我们所涉及的这几个领域,在当地,都有着不错的发展,所以,明年所面临的压力,也是可以预见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脸上都很凝重,他们这些后来者,又是外来者,到别人的地盘上去竞争,要应对的挑战,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但是,再难,这一步我们也必须要迈出去!如果国内都不敢竞争,或者竞争不过,一直扬长避短,那遑论在国际上扩张?

    我们的优势就是,在部,在北部,以及西部的一些重点城市,已经有较好的基础,所以,不管是攻坚战还是持久战,我们都有一战的实力。

    同时,集团也要为工作的开展,创造更多的有利条件,目前在羊城,已经有了不错的开局,只是在重之重的上海,目前还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重之重的上海呢?具体说吧,在上海开便利店,我也不说多,500家轻轻松松的能容纳下,快捷式酒店也一样,就是开0家,也一点问题没有,”

    周新宇叫苦,“市场是好,只是便利店,上海已经有了不少牌子,快捷式酒店,9年,锦江在就已经开始在开店,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为了能让工作更快的展开,我想,现在就和可以和浦东新区联系,以集团的名义,在那边先期投资一亿,美元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连金翎也是第一次知道,集团的家底,她是清楚的,哪有这么多美元?就是贷款,也只能贷人民币,然后她明白了,肯定是冯一平自己出呗。

    梅义良不清楚,“贷款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想办法,”冯一平说,“只是这一次,我们不拒绝地方政府安排的配套贷款,”

    “投一个亿美元,干什么?”老蔡血压有点高,一平这孩子,还真是敢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接着要说的问题,你们等等,”他从办公桌上,拿来一张浦东的地图,“首选是陆家嘴这一块,次选,是沿黄浦江这一段,最不济,也要选在世纪大道的两旁,买一块地,我们建一栋楼,作为地区总部和营运心,同时也开一家五星级嘉盛假日酒店,剩下的面积,对外招租,”

    对上海,他没有羊城熟,但是浦东的发展主轴和心,他还是知道的,就是在他刚才说的这块里。

    在我国改革开放的象征,以及浓缩了改革开放所取得成就的这样一块地方,能有自己的一栋楼,想想也是一件很兴奋的事。

    “一亿美金,”周新宇说,作为上海人,他知道,去年一季度竣工的金茂大厦,总共投资50多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冯一平明白他的意思,“别和金茂大厦比,加上政府会配套的贷款,一起也能筹个近十亿人民币,不少!

    我也看了今年上海招商引资的成就,到上个月底,是不到0亿美元,其1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,只有88个,我们一次投资一亿美元,在地方政府那里,还是会相当受欢迎的,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,受那场金融风暴的影响,以房地产建设为主的陆家嘴cbd,时下还有些不振,不少已经批租的土地,纷纷进行再转让,更多的在建项目,都推迟了建设周期。

    “对啊周总,这是目前集团最大的一笔投资,不少咯,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“一平的意思,只是为我们工作的展开,创造一个有力的先决条件,只要有需要,依然会有后续的投资,对吧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“是,和当地政府谈的时候,可以这样说,”冯一平点点头,“但是在基建方面,我们还是要控制规模,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这次,也算是衣锦还乡?”周新宇很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绝对是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