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神奇工坊兼职的同学,今天都有些心神不宁,讨论和优化各种方案的间隙,时不时的,都会朝旁边的会议室那边看一两眼。

    可是,会议室门、窗都关得紧紧的,看不清里面的状况。

    会议室的隔音效果也很好,听不到里面的人具体在讲什么,但是,从不时响起的掌声和欢呼声里,可以知道里面在讲的,一定是振奋人心的好事。

    讲得是什么呢?能让那些上午陆续赶过来,一个个看上去都事业有成的家伙们,兴奋成这样。

    有人说,“还用说,肯定是发奖金呗!”

    马上有那些学财务的同学反驳,“规范的公司,发奖金,都是有章可循的事,能拿多少,个人心里有数的,不会这么兴奋,”

    平常在家里,有关心自己老爸生意的小蔡接了一句,“我就没见过哪家公司,在12月初,就开始发年终奖的,”

    他们当然都猜不到原因,其实很简单,会上,金翎首先宣布,集团会在浦东投资一亿美元!

    这样的大手笔,让来开会的这些高层,相当振奋。

    金总说了,这笔投资,不是今年的利润,也不是从各公司筹集,而是集团额外增加的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想不到,集团的实力,居然如此雄厚,有一亿美元的公司当然不少,可是,在年底这个时候,能轻松拿出一亿美元现金的,估计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公司的实力越雄厚,他们工作起来,当然也越踏实,越有劲。

    这里的热闹,也吸引了崔云凌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有其它想法和举动的人。不但机警,也很敏感,他隐约的觉得,不论是当初招聘他的金翎和洪浩然,还是老板冯一平,现在对自己好像都有些疏离。

    其实金翎和冯一平掩饰的还好。让他有这样感觉的,主要是洪浩然。

    他现在每次给洪浩然打电话,那边都很冷淡,话总说不上几句,至于工作方面的事,更是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真的觉察到什么了吗?

    他想了一次又一次,自己和那几个人见面,以及平时的联系,应该都没留下什么把柄。那就无所谓,现在是法治社会,而且,自己虽然是汉族,却是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美国人,没有证据,能奈我何?

    当然,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。那肯定是了解嘉盛方方面面的情况越多越好,现在排不上用场的信息。将来说不定就会很有用呢?

    他走到会议室后门,推了推,推不动,里面是反锁的,呵呵,还挺保密。他在门上敲了敲。

    高志毅拿着一个件夹闪了出来,顺手带上门,他只看得到周新宇对着幕布上的投影在讲着什么,“崔总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是听里面讲的热闹,想旁听一下集团明年的工作安排,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高志毅翻了翻会议通知,“你不在这次会议的参会人员名单,”

    “小高,怎么说话呢,”梅义良跟着走出来,“崔总这是对公司,对集团关心,你先进去吧,”

    “崔总,不好意思啊,这次会议,和汽车网无关,加上网站上线在即,你时间也紧张,就没有通知你参加,现在要是没事,要不要进来旁听一会?请!”

    “不用,梅总,正如你说的,我现在事情还真的很多,只是刚才路过的时候,听到会议室里很热烈,有些好奇而已,我现在还真有事,不打扰你们开会,”

    “那行,晚餐见,”梅义良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晚餐见,”至少这个梅总,肯定不知道自己的事,崔云凌想。

    他还真想错了,他的动向,梅义良一清二楚,一开始,还觉得冯一平的处理方式,有些姑息,后来想想,还是觉得外甥那样处理的对。

    现在把他开除,要给赔偿金不说,网站的所有运作,他都清楚,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加盟其它公司,还是在他觉得再一步就成功的时候,再给他兜头一棒,来的爽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首都冬天室外的冷,冯玉萱算是深深的体会了一次,和所有第一次来首都的人一样,上午,让黄静萍带她去了**广场,很壮观,很震撼,很激动,可是,北风吹在脸上,真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进到车里好长时间,感觉脸还是木木的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说,这会去爬长城,别有一番风味,可是她想想长城上凛冽的寒风,就生不起一丝兴致来。

    黄静萍提议,“姐,要不我们去商场吧,学校对面的房子,那套复式的已经装修好,只是除了家具,里面什么都没有,我们今天去大采购吧,”

    买东西逛商场,这个冯玉萱喜欢,“好啊,早听说你们在那边买了好几套房子,刚好顺道去看看,”

    “静萍,”她看着从杂物柜里翻购物袋的黄静萍问,“你平常,会和金翎一起逛街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,金姐忙的很,我们是一起出去过几次,还从来没有一起逛过街,”

    冯玉萱心里好受点,“不过我看你们关系好像不错,”

    “是,要不是有金姐帮忙,一平肯定也闲不下来,她一个人住在这边,我们经常会叫她来家里吃饭,其实也不是吃饭,边吃饭,边和一平商量工作,”

    这一点冯玉萱羡慕不来,真的做事以后,她知道把工作做好的不容易,现在就只管着一个面馆,有时候就觉得挺吃力,要是像金翎一样,帮着弟弟管着那么多的公司,她肯定做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有些不服气,“她也就是沾了家庭好的光,要是我也生在那样的家庭,一样能出国留学,一样能管好一个集团,”冯玉萱心说。

    受冯一平的影响,现在的黄静萍,去商场之前,也把要买的东西,都列好单子,冯玉萱见了,笑道,“逛商场,乐趣就在一个‘逛’字,你这样,只是买东西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把要买的买好再逛,”黄静萍笑着说,“今天先买厨房里要用的,”

    但是,一个人还好,两个女孩子一起进商场,哪能按计划来?“先看看衣服吧,碗碟那些,先买了不好拿,又容易碎,”冯玉萱说。

    她最感兴趣的,是各种裘皮大衣,早就听说北方的皮衣好,可是,换了好几件,她自己也不满意,穿不出那个气度来不说,还很容易显得老气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买羽绒服吧,对了,我看一平好像一件羽绒服都没有,我给他买几件,买好的,这儿应该有芬迪的店吧,”冯玉萱说。

    “姐,”黄静萍拉了拉冯玉萱的手,“一平不喜欢穿羽绒服,保暖是保暖,只是脸或者脖子碰到衣服的时候,那个面料好冷,”

    冯玉萱刚想习惯的嘲讽弟弟穷讲究,忽然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弟弟,之前自己在外那么多年,就只在弟弟五年级的时候,给他买过一套衣服,还不是成衣,在镇里扯的布,叫村里的裁缝做的。

    真是,弟弟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,她现在还真不知道,就是弟弟现在喜欢吃什么,她也不清楚,不怪他跟别人亲近,想一想,自己这个姐姐,要说,做的真不称职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他买几套保暖效果好的**,再给他买一件厚实的大衣,买两件也行,”

    “姐,这些一平都有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他有归他有,我再给他买几套,没事,还有,他的包呢,”

    “也都有,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给他买几双鞋,都说意大利的好是吧,那就买意大利的,”

    “姐,真不用,他说四五百块的鞋,就挺好,”

    可是,冯玉萱今天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,有些歉疚,她想为弟弟花钱的心,黄静萍怎么都拦不住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