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后的几天,冯玉萱对弟弟,真的好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和姐姐在一起一两天,都听不到她一句嘲讽,老实说,冯一平还真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晚上闲聊,姐姐提起小时候,为了保护他,和其它人打架的事。

    关于这事,冯一平真的忘得差不多,好像姐姐是带着自己,打过那么几架,但是,他摸了摸额头,那里有一个浅浅的、食指尖大小的凹陷,那是小时候,被同村的孩子欺负,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要说农村的孩子,命就是硬,他后来摸到那一处的时候,自己都有些后怕,虽然已经记不起谁被谁打的,怎么打的,但他很肯定两点,当时,头骨肯定是破了,另外,别说去医院,连村里的赤脚医生都没找过,估计爸妈当时也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然后,它自己愈合了,只留下这么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冯玉萱看到弟弟摸额头那里,脸又是一红,她和弟弟差了四岁,弟弟还在地上爬,和泥巴玩的时候,自己就差不多要上小学,弟弟在村小学启蒙的时候,她已经在乡小学上四年级,一直都是两个圈子。

    就是放学和放假,基本也是找同龄人玩,不想带一个尾巴,算起来,小时候,自己也没有尽到姐姐的责任,把他保护好,弟弟额头上的一块,就是证明。

    余下的话,她再也说不出来,“有点累,我先去睡,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你小时候也喜欢打架?”等客房门关上,黄静萍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被打,”冯一平说。“我姐她这是怎么了?这两天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怎么了,不挺好的吗?”其实,从那天冯玉萱问他们跟金翎的关系时,也是姐姐的黄静萍就猜到了点什么,而冯玉萱接下来这两天的所作所为,也证实了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想想还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送来首都开会的人回省城的时候。冯玉萱又把弟弟拉到一边,不厌其烦的叮嘱,“你年前忙,回家肯定迟,就让静萍先回家,要替她爸妈想一想,她一个女孩子,在家里住的日子,只会一年比一年少。

    静萍回家以后。你就住学校对面,那方便,省得每天来回开车个把钟头,房子也很好,里面的东西都配得很全,一个人吃饭,也不要随便应付,天骄居就不错。在吃上,别舍不得花钱。

    还有。不喜欢穿羽绒服,打小又怕冷,外出的时候,毛衣摞起来穿也没事,臃肿一点有什么关系?暖和就好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喝酒以后千万别开车。开车也千万别斗气……,”

    她絮絮叨叨的,很有几分梅秋萍的功底。

    那边来开会的员工,看着集团老板,被姐姐牵着手嘱咐。都觉得挺可乐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进去吧,一路平安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还真不习惯姐姐这两天的作派,太反常了些。

    同为姐姐,黄静萍有些理解冯玉萱,虽然有时觉得妹妹挺烦的,但要是自己回去,发现沁萍,跟别的女孩子更亲近,恐怕也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12月20号,浑然不知被冯玉萱当作假想敌的金翎,也要回省城,她将先参加明天省商会举办的年会,之后,就要开始对各公司的视察。

    刘继善这两个月,又爆发出了最开始创业时的热情,一心扑在香江庄园的工地上,有时半夜还会去巡视一次,每每想着将要拔地而起的公寓楼,心里就一片火热,这将是他新征程的开始,而且,必将是一个辉煌的开始。

    他心里,也有一本反复算了很多遍的帐,这个地产项目,占地150亩,因为都是25层的楼,他找关系,批下来的容积率是4,总建筑面积近40万平米,除掉各种费用,至少能给自己带来6000万以上的利润。

    经过他的活动,明年夏天,预售证就会办下来,预计明年国庆以后,收进来的房款,又可以启动下一个项目,就这样一直滚动发展下去,区区滨江区首富算什么?

    今年省商会的这个年会,他很重视,除了算到那些预期的收益,底气更足一些以外,和以前相比,他身上又多了一个头衔,省旅游商会副秘书长!

    不过,以他的这个活动来的头衔,在这样有省领导参会的会议上,自然是坐不到主席台上去,不过,看着同在台上的那些商会大小领导,他坚信,不久的将来,自己也会在上面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“见到嘉盛的人了吗?”他小声问坐在旁边的大哥刘继忠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呢,”

    刘继善摇摇头,四处张望着,后来想到听说的嘉盛那个女总裁的背景,他把范围放在前两排。

    果然,前排靠左的地方,上次在嘉盛假日酒店见到的那个姓梅的副总裁,正和旁边的一个长发女子在说着什么,那应该就是省计委金主任的女儿吧。

    不太有趣的大会过后,是商会举行的招待会,令他不爽的是,这个招待会,实际上是聚餐,地点恰恰放在嘉盛假日酒店。

    虽然年底的时候,各家家里都是一摊子的事,但是,这样有省领导参加的场合,没有一个老总提前离开,都乖乖的跟到嘉盛的宴会大厅。

    这个聚餐,其实和同学会的本质,并无二致,说是联系感情,寻找和发现可能的合作机会,其实,主要还是一些今年表现出色,做得很成功的企业,显摆的一个平台,刘继善就很渴望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会,圈子更大一些,参与的人数更多一些,档次也相对高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刘继善的这一桌,主要是旅游圈,而且还是以私营公司为主,国旅青旅那些老牌大腕,在另外一桌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也好,这一桌,他刘某人算是魁首,至少从面上看,他的东成集团,摊子最大,涉及了个领域。

    同桌的那些老总的恭维吹捧,刘继善很受用,同行们的肯定,和算着将要进袋几千万的利润一样爽。

    等商会领导,陪着省市领导,象征性的挨桌敬完酒,一桌桌之间,也串起桌来,相识的,也借这个机会,寒暄几句,喝上一杯。

    他从桌上拿起一瓶酒,端着自己的杯子,“失陪一下,我去找几个朋友,大家也别坐着啊,这样难得的机会,多认识几个人也好,”

    恭维他是一回事,商场上嘛,都是花花轿子抬人,互相吹捧,但他这样摆架子教训人,在坐的大小也都是个老板,谁听了心里会爽快?

    席间的人,看着离席的刘家兄弟两个,一位老板提议,“来,我们碰一杯,祝大家在来年风调雨顺,稳稳当当,”

    “对咯,我们没那个本事和野心,四处开花,把旅游这碗饭捧好了也不错,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家的日子越来越好,出游的人越来越多,政策上也越来越支持,我们这一行,大有前途,”

    一个人提醒道,“徐总来了,”

    大家一看,嘉盛酒店的徐斌,同样是拿着一个杯子,笑嘻嘻的走过来,“各位老总好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