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斌在这,也算是个主人,旅游业的老板们都端着酒杯站起来,“徐老板好!”

    “在省内,小弟我这个月又有两家酒店新开业,新的一年,还希望各位前辈多多支持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徐总你条件好,我们一定定点在你们嘉盛和怡佳,”

    “只要大家支持,我们的协议,一定充满诚意,不过,各位吃肉的同时,不要忘了给小弟我留口汤就行,总之一句话,请各位前辈多多提携照顾,我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回国这么长时间,和那些在国外喝了几口洋墨水,回国后,一句话里,也一定要夹个把英单词,来标榜自己经历的人不同,至少在说话上,徐斌已经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国人,比如现在说这些,都非常接地气。

    “徐总说的哪里话,其它的见识没有,有财一起发这点道理,我们还是懂的,”

    “对,互惠互利才能长久,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各位,过些天,我安排人把协议送到各位公司,有任何,意见,一定给我打电话——请大家见谅,年前,我真没时间一一拜访,”

    “理解,这段日子,大家都忙,徐总你还要全国跑,”

    旅游公司,一直是酒店业务部门,重点攻坚的对象,不管真签协议的时候,会有多少争执,至少现在,双方交流得很融洽。

    看着徐斌笑着走到隔壁桌,刚说几句话,就被一个旅游业的老资格,和那桌的几个人,起哄着灌下一杯酒,再看看那边提着酒瓶。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刘家两兄弟,大家摇头一笑,同样是高速发展,和刘家那两位相比,这位年轻徐总的作派,真有让人如沐春风之感。

    要是那兄弟俩。想嘉盛这样发展,怕是今天在场的人,他们都放不进眼里。

    刘继善的目标很明确,带着大哥,直奔梅义良和金翎而去,他就是要让他们知道,没有张屠夫,我照样不吃带毛的猪。

    如果不让梅义良知道,自己这几个月轻易取得的成就。他真的念头不通达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一点,现在真的做上房地产以后,他是愈发体会到嘉盛那块地,是多么多么肥的一块肉,对他们说自己这几个月取得的成就,未尝没有为自己加分,以图就那块地再合作的意思。

    离那桌还有两米,他都主动把自己的杯子加满。正准备喊人,他哥拉了他一下。他一看,主管经济的副市长,带着经贸局和招商局的负责人,端着一杯酒,也朝金翎那边走。

    他只有停下来,现在的他。可以和滨江区的孙区长称兄道弟,亲密无间,但市领导这一层级,他暂时还搭不上线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装作和大哥说话。其实一直竖着耳朵,听那边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金总,听说嘉盛准备在上海投资一亿美金?”副市长上来就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为了便于东南市场的开拓,我们刚做了这个决定,目前正在和上海那边接洽,”金翎并不惊讶,她也知道,这样的消息,肯定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金总真是大手笔,”市经贸局的局长说,“不过,嘉盛能不能优先考虑在家乡投资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保证,一定提供最优惠的条件,方方面面,都给你们大开绿灯,”招商局的局长说。

    副市长说,“业务扩张是好事,我们一向鼓励省内的企业大胆走出去,我们经济工作的重点,不但要引进来,也要走出去嘛,不管你们发展到哪,请记住,市里永远是大家的坚强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的支持,”

    “我听下面的说,到现在为止,嘉盛还没有向银行融资,需不需要我协调一下?”副市长主动问。

    “感谢市长和领导们一贯的厚爱和支持,也请领导们放心,嘉盛是在省里起步,省里始终是我们的投资重点,已经有规划好的一系列的项目在落实,也请市长和各位领导放心,投资上海,不意味着我们投资的重心转移,只是客观上业务发展的需要。

    至于资金,我们目前很充裕,有需要的时候,一定找市长您帮忙,”金翎回答的滴水不漏,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,替我向你爸带好,”副市长笑着,轻轻的和金翎,以及梅义良碰了一下杯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领导们说话,都是点到即止,嘉盛集团不把重心转移,或者说,不改变公司的注册地,以至于税收减少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的领导,再官僚,就是对有管辖权的国企,也不会要求他们把所有的投资,都留在当地。

    本来在同行们的恭维下,已经有点醉意的刘继善,此时酒早就醒个干净。

    那边的话,他听得清楚,又有些不敢相信,嘉盛居然准备向上海投资一亿美元?而且还主动拒绝了副市长提出的协调银行贷款的事,他们资金这么充裕?

    他看了看大哥,刘继忠点了点头,他听到这个消息,同样很震惊,但是,确实是一亿美元没错!

    “估计也是贷款吧,”看着眼前一下子腰就弯了很多的弟弟,他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继忠摇摇头,副市长刚说嘉盛没贷款,再说,贷款哪来的美元?

    他忽然非常沮丧,他想起自己前几个月,为了贷款,求爷爷告奶奶,好话说尽,而嘉盛,送上门来的贷款都不要,这其的差别,让人气短,让他腰都弯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同时有些庆幸,这几个月,自己还一直为着将要进账的几千万沾沾自喜,刚才还准备去他们面前宣扬一下,还好走得慢,要是在他们面前说了这些,自己会收获什么样的目光?

    讥笑、不屑,还是漠视?

    别人却已经在上亿美元的投资,自己的这点成绩,算什么?

    他再也没有去找金翎和梅义良敬酒说话的兴致,谓然一叹,正准备把手里的酒倒进嘴里,忽然听见旁边的桌上,传来一声冷哼,他一看,顿时眼前一亮,省台的一姐,不过,听说现在地位有些不保的沈雪,正忿忿的看着金翎那边。

    这难道是自己潜在的盟友,他马上端着酒杯走过去,“沈老师您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