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可以共同控诉的对象,刘继善和沈雪聊得很投机。》,

    聊着聊着,看着眼前走下电视屏幕的美女,居然和他这个俗人一样,也纠结名利这些事,刘继善的心,渐渐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就吩咐秘书,“以后按这个地址,每天送一束花,”

    他掏出一张带着淡淡馨香的名片,抄下上面的地址,“记住,不要让公司的其它人知道,包括刘总,”

    秘书知道,刘总口的刘总,自然是他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然而,又一次让刘老板备受打击的是,他的浪漫攻势,只持续了两周之后,就被冷汗涔涔的刘老板自己叫停。

    因为他收到了好几个方面委婉的招呼,大体就一个意思,“好好专心做自己的生意,”

    其房管局的一个领导,还专门召他去了一趟,看着他,好像看着一个作死的人,骄狂的刘继善当时就一身冷汗,他太清楚在他想掘金的这个行业,政府部门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也一下子就清醒明白过来,那些话,重点就在“专心”二字上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美艳的女主持,就是走下电视屏幕,也和他这样的人无关,收到招呼的他,连后面是谁都不想也不敢去打听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显然不算完,他自己也能想象,要是有一个人对自己的老婆起了色心,能力范围之内,他怕是要把那人的狗胆都给打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拜托房管局的那位领导做,把沈大主持请了出来,他当然不好再和沈主持见面,让大哥替他出面,送给沈主持一张卡。里面的金额,真的让刘老板好生肉痛!

    没吃到狐狸,惹了一身骚不说,还搭进去一大笔,他这一次心动,真的代价不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。周新宇已经回到上海,他没有主动找浦东的招商局,而是通过关系,找到了政府部门的一个朋友,但侧面打听到的消息,让他也很沮丧。

    冯一平原本也说的没错,截止到11月底,浦东吸收外资,是还不到0亿美元。可非常不逢时的是,就在这个月,浦东接连签订了两个特大型项目的招商协议,投资16亿美元的宏力半导体,以及投资15亿美元的芯国际集成电路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浦东这一个月吸收的外资,比今年前面11个月吸收的总和还要多,现在整个招商部门的人。围绕那两个大项目,都忙得连轴转。

    他感觉。以集团这区区的一亿美元,想争取到什么好的优惠条件,怕是很难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听他反馈的消息,也感概这个世界,真是没有最有钱,只有更有钱。

    不过。虽然他这是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公司的名称,但是他知道,这样大的项目签约,绝非一日之功,前前后后。肯定要谈上年把几年的,最后才能决定。

    “周总,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看问题,这样特大型的项目落地,主要应该不是招商部门的功劳,怕是上海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要出力。

    对招商局而言,1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,都是大项目,我们先期就准备投一亿美元,绝对是他们的贵宾,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提要求,”

    这个周总,应该是把衣锦还乡这事,看得太重,一时有些思虑不周,“你再想想,为什么这两个项目要赶在年底前签约?”

    听冯一平这么一分析,周新宇也活跃起来,“当然是为了业绩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政府部门同样需要业绩,特别是浦东这样有代表性的地方,你说,如果在01年的元月份,他们就能有个开门红,招商局的会不会很乐意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一平,”周新宇成功的拾起了信心。

    果然,他把这个消息一放,当天,就有招商局的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,相当之热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24号晚,平安夜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小资一点,有格调一点,应该是找家高级餐厅,西餐红酒的干活,而冯一平和黄静萍,这两个从山沟沟里出来的孩子,高高兴兴的又吃了一顿涮肉,热腾腾的,两人都冒了一脑门油汗。

    别墅区里很热闹,特别是那些外国人的家庭,院子里,都有造型各异的彩灯。

    刚吃完涮肉回来的他们,踩着积雪,手牵着手,饶有兴致的一家家看过去,“他们过圣诞节,好像比我们过春节热闹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可不是吗,现在我们过春节,连在大门上贴年画的都不多,一般都是贴一副对联了事,真没这些老外们搞得隆重。

    但是,在今晚,搞得隆重的,不只是这些老外的院子,学校一栋女生宿舍楼的下面,也很隆重。

    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,高珩用点燃的红烛,在雪地上,围成了一个心形,心形的间,填满了红玫瑰。

    这阵势,还没摆成功,就吸引了不少人围观,楼上的那些窗户里,挤满了看热闹的女生们的脑袋,楼上楼下,都骚动不已。

    高珩的头上,估计抹了半罐摩丝,白衬衫蓝西装红领带黑风衣,一副社会人的打扮,双手捧成喇叭形,一声声朝着楼上喊,“武馨阳,我爱你!”

    高珩这样的举动,引起了不少就是这样的数九寒冬里,依然散发着强烈荷尔蒙的年轻男女们的共鸣,不少男同学主动帮高珩助攻,跟他一起喊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,不见人下来,分钟过去,下来的人不是要等的,十分钟之后,目标人物依然没有下楼,甚至没有在那间宿舍窗前露一下头。

    助攻的人早就没有喊的力气和动力,不过都没急着走,红烛有几根被寒风吹灭,大家都在看着,那个站在缺了几个口子的心形边上,捧着一束玫瑰花,脸上在强笑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此时当然不期待看到花好月圆的结局,主要是想瞅瞅,这哥们,该怎么收场呢?

    在高珩脸上的笑都快被冻住的时候,终于等来了一个台阶,楼上有个女生在喊,“武馨阳今天不在!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准备工作做得也太不充分了吧,”围观的人群,有几个撂下一句略带埋怨的话,蹬着车走人,其余的观众,也跟着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早点回有暖气的宿舍里呆着多好?或者,牵着妹子的小手,就着这月皎洁的月光,在校园里踏雪寻梅也不错啊。

    这样的冬日这样的雪,能让走在外面的两个人身体靠拢,而这样的日子,再加上这样的月光,说不定,能把不太明确关系,更近一步呢?

    高珩强打精神,跟几个好友一起收拾残局,虽然这会都魂游天外——他很清楚的知道,武馨阳现在就在宿舍,却还是强打精神,“哥几个辛苦,我请大家去喝一杯,”

    一个全程参与设计和实施的哥们,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欲言又止,“算了,天不早,早点休息,”

    高珩最后看了一眼那个亮着灯的窗户,她现在,会在窗后面看着我吗?

    “高珩,等等,”一个女孩子喊着追上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一喜,然后又是掩饰不住的失落,听声音就知道,这不是他期待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女同学也不说话,递给他一个信封后,转身就走,高珩突然不敢看里面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找了一个路灯颤抖着拆开那封信,之后,在积雪的长凳上,坐了好久,回宿舍之后,跟谁都不说话,衣服也不脱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圣诞节的上午,冯一平一到院里就听说了这件事,看着坐在教室左边前面,若无其事的武馨阳,和面无表情,坐在教室右边后面的高珩,冯一平并并没有幸灾乐祸,同为男人,他其实还有点同情高珩。

    也就在圣诞节的早上,回佛罗里达家里过节的马灵同学,收到了冯一平托迈克送出的礼物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