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说,在国外的时候,冯一平还有那么几分风流倜傥的劲,那在国内的时候,他多半只有少年老成,顶多偶尔在相熟的人面前,跳脱那么一小会。

    所以,上车以后,他其实有几分忐忑。

    美国人的车,为什么都造得大?因为车内的空间,就是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你说,在这个私人空间里,万里迢迢飞来的马灵,要是搂住自己就啃,自己该怎么应对?

    再说,车外还有人呢!

    好在马灵同学很入乡随俗,没有把美帝国主义只顾自己感受的那一套带过来。

    规规矩矩的系好安全带,“你喜欢这车?”

    “是,阳刚,硬气,牢固,耐用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油耗高,”

    环保主义者嘛,就是这点不好。

    她这一路,并没有什么其它的举动,安逸的靠在座椅上,见到一处有点年代的建筑,就指着问。

    可怜这娃,在她老家,除了少数几处难得保留下来的印第安遗迹,估计也就是费城的那座260多年的独立厅,算是最历史久远的建筑了吧。

    冯一平带她去的,是前门那家全聚德老店,到看到**广场的时候,她整张脸都贴在车窗上,“真壮观,我在酒店楼上看的时候,就觉得很震撼,你一定要带我好好参观一下,”

    “你住哪里?”

    “希尔顿,”马灵翻出一张卡,冯一平一看,朝阳区的那家希尔顿。

    用餐高峰期,又是临时预订,等了快一个小时。才轮到一个包厢,不过,两个人一直说说笑笑的,这等待的时间也不难熬。

    好容易进了包厢,等拿着菜单的服务员退出去,脱了风衣。只穿着一件高领驼色羊绒衫的马灵,马上表现出她女汉子的一面。

    不由分说的跨坐在冯一平大腿上,捧着他的脸,“你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看那红唇越来越近,冯一平真的有些纠结,但也就纠结了一会,就再也无暇多想,应为马灵已经干脆霸道的亲了过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只小小的挣扎了一下,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。就不由自主的回应起来,你来我往,你进我退,你退我追……。

    直到包厢门被敲了两下,然后,两个端着盘子的服务员尴尬的站在门口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他们还没停下来。

    在马灵她老家,大厅广众之下做这事也稀松平常。所以,投入的她,虽然听到了动静,这会依然星眸微闭,搂着冯一平,索取不停。

    冯一平连话都说不了。好容易拉开她,她双眼迷离的,不解的看着冯一平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脸微红的冯一平,咳了一下。“菜来了,”

    马灵一吸鼻子,马上无缝转移到下一个场景,“喔,好香!”

    她从冯一平身上起来,看着那小姑娘和小伙手上捧着的盘子,“这就是烤鸭?”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传说的烤鸭,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当事人,特别是马灵,这会一点事没有,就像刚才的那些在国人看来很亲密、私密、劲爆的举动,像喝茶一样寻常,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地方,倒是上菜的那两个,脸红红的,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马灵同学的筷子,自然用得不好,冯一平细心的给她卷了一个,“尝尝,”

    “鸭肉卷?”论吃法,倒真和由美国大兵创造出来的鸡肉卷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刀工真好,”她看着那片好的鸭肉说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,”马灵只尝了一口,就几下把那个鸭肉卷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冯一平已经在给她卷下一个,“你知道吗,这家店的烤鸭,一直是用果树的木材,所以,你有没有尝到果木的香味?”

    马灵回味了一下,“好像是有,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相信吗,这家店,从1864点燃炉火起,到现在已经过去16年,而当初点燃的那炉火,一直没熄,”

    马灵瞪大了眼睛,“烧了16年?真是一个神奇国度!”

    神奇这个词,冯一平不太喜欢,好像有原始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不不过,跟着马灵补充的一句,“所以才能孕育出你这样的人,”

    马上让他眉开眼笑,真太会说话!

    冯一平准备再卷,马灵拦住了他,“我给你卷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八卦的传播速度,真的可以媲美光速,来给他们结账的,明显不是之前的那个小姑娘,那眼睛,一直定在马灵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俩出门,几乎是被店里的服务员目送出来的,还是那句话,老外带漂亮的国内姑娘来这吃饭的不少,而像这样一漂亮的外国姑娘,跟着国小伙一起来,真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**吗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吃得太饱,先送我回酒店吧,休息一下,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虽然忍不住有些鄙视自己,但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,冯一平还是忍不住高兴。

    冯一平认为,除了大堂经理还算合格,这希尔顿酒店的门童,还有那前台的妹子,都有必要接受再培训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漂亮外国妹子,小鸟依人的挽着我吗?有什么好值得惊讶的!

    她这个房间,果然视野不错,站在窗前,金碧辉煌的紫禁城,一览无余,“你知道吗,这个宫殿区,是15世纪初,一位抢了侄子皇位的皇帝修建的,”

    冯一平今天,好像是没话好说,特别爱扯这些事。

    马灵轻佻的在他下巴上摸了一下,慵懒的脱掉身上的风衣,甩掉脚上的皮靴,摇曳生姿的朝卧室走,“那么,你是要呆在那里看风景呢,还是……,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她就被扑到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反手搂住冯一平的头,笑得花枝乱颤,“呵呵,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奥运会上,我们国家的运动员,拿到了田径的金牌吗?”

    都这份上了,冯一平也不矫情,在她脖颈上吻着,手一提,就把她身上的毛衣脱了下来,再手轻轻一划,就解除了马灵上身的武装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是裙子,恩,刚好省点事。

    马灵转过身来,呼吸急促的迎合着冯一平的吻,双手去解他的腰带,窸窸窣窣的一会之后,房间里就响起了她的低吟浅唱……。

    年轻人,肾好,你知道的,相隔万里之遥,聚一次,不容易,所以,你懂的,等他们终于精疲力竭的相拥躺在床上,夕阳已经给天边的云彩,染上了红边。

    “能呆几天?”冯一平抚着马灵光溜溜的后背,问道。

    “18号开学,我们计划在夏威夷度假一周,”马灵说,“今晚你能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都陪你,”冯一平说,“对不起……,”

    马灵马上堵住了她的嘴,“别说,”她摇摇头,“我有好多地方想去,比如长城,还有西安的兵马俑,还有还有,壶口瀑布?”

    “对,壶口瀑布,我都带你去,”冯一平怜爱的在她头上亲了亲,“从明天起,搬到我家里好吗?”

    马灵有些高兴,有些迟疑,“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,都住在学校附近的一处刚装修好的新房子,”

    “耶耶!”马灵光着身子跳起来,“那现在就走,我要吃你做的国菜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五天时间,冯一平一直带着马灵马不停蹄的飞来飞去,领略国内知名的美景和美食,四天之后,才回到首都,分别在即,是夜,自然又是抵死缠绵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的分别,马灵做不到像上次那么洒脱,在候机厅里,虽然没哭出来,但眼睛一直红红的,“没事,我已经申请了交换生项目,今年下半年,就能到美国,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马灵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过,”冯一平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只是,只要你离我近一些,我就高兴,”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,说出之后,很不自在,“好了,到时记得给我发邮件,”

    用手胡乱的在脸上擦了擦,就和上次一样,头也不回的朝安检口走去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