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政府大院,也洋溢着过年的气氛,大门两旁,贴着大幅的对联,铁门上方,还拉着欢度春节的横幅。←,

    和普通老百姓家里一样,院里面,也间或想起鞭炮声,站在大门口,就能听见里面待客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进出的车自然不少,只不过,看到门边那个女孩子的时候,不少车都停了下来,或者摇下车窗,跟她打招呼,更热情的,车上的人全都下来,大人带着孩子,亲亲热热的围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接客人吗佳怡?怎么不到里面去等?”

    换做高的时候,郑佳怡对这些并不太熟悉的人,对这样的寒暄,一般是睬也不睬,不过,现在已经大的她,应付这样的场面,自如的很,“叔叔阿姨过年好,我在这等个朋友,这是你家孩子啊,这么大了,长得真帅气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还蹲下身子,在那个躲在大人身后的小孩头上摸几下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波又一波毫无营养的应酬,让她很不耐烦,心里不禁暗暗埋怨起来,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门口,政法委书记的车开了出来,“佳怡啊,”后座的玻璃摇下来,脖子上挂着一串长长的珍珠项链的书记夫人笑着对她说,“接客人呢,小军也在家,有空去家里玩啊,”

    “好的刘阿姨,”郑佳怡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,冯一平背着包,提着一个袋子,走到驾驶座旁,等司机找零,真小气,那么大老板,还在乎那几块的找零。她想。

    她对书记夫人点点头“阿姨您忙”,笑着对冯一平说,“你怎么才到?”

    那边,书记夫人对司机说,“开慢点,”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是谁?看上去。倒长得人模狗样的,可看起来至少也二十多岁,怎么来这拜年,还打车,就连辆富康也开不起?什么出身啊,但怎么佳怡看上去和他这么亲近?

    那边,郑佳怡笑着抢过那个男孩子手里的袋子,从里面翻出一个盒子,打开一看。就高兴的抱在胸前不撒手,男孩子说了几句,她还笑着在他手臂上捶了两下,政法委书记夫人看着,越来越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这个东西,有什么好喜欢的?在我看来,还不如一条玩具狗可爱。”冯一平看着郑佳怡,拿着那个他专程从美国带回来的露肚装芭比娃娃。高兴的不行不行的,非常不理解。

    郑佳怡瞪了他一眼,“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,”

    “是的,跟你这样少女心的大龄女青年,我也没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龄女青年?”郑佳怡恶狠狠的在他手臂上捶了两下,对面又一辆车开过来,经过的时候又停了一会,车里的人笑着问郑佳怡,“接客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阿姨好,这我同学,”

    “阿姨好,”冯一平艰难的跟着打了个招呼,郑佳怡不解的看着憋得满脸通红的冯一平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冯一平咬着牙齿摇摇头,等到那车走远了,才捂着肚子,毫不顾忌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冯一平根本就笑得停不下来,“你魔怔啦!”郑佳怡笑着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好容易喘匀口气,“你说,他们这是有心呢,还是故意呢?心里怎么想的,‘佳怡,接客人呢,接客呢,’原来你这是接了一上午的客人?”

    郑佳怡这才明白这个素质低的家伙,刚才笑的是什么,看看周围没什么人,飞起一脚,朝冯一平踢过去,“踢死你这个思想肮脏的家伙,你在首都这两年,难道学的都是这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哎,我是客人啊,不兴这么野蛮的,”冯一平熟门熟路的快步朝她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对冯一平,方市长现在也不像之前的几次见面那样,高高在上,冯一平到的时候,她还特意撇下正在接待的两个人,下来打了个招呼,“老郑,好好招呼一平,我一会下来,”

    “一平啊,午就在家里吃饭,行吧,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”冯一平站起来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坐,在家里别这么客气,”郑博赡给他泡了一杯茶,“你爸妈过年好吧,还有你外公?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关心,他们都挺好的,我爸妈还托我替他们问候你,”

    “你们村是个好地方,好山好水,现在各项基础建设,也慢慢的跟了上去,真挺不错,”郑博赡夸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过奖,现在还是刚起步,不过,我们有信心,把她建得一年比一年好,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相信,”郑博赡笑着说,“而且我相信,用不了几年,你们村,肯定是市里最富的一个村子,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这么高兴?”方市长送走那两个客人,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说一平他们村呢,”郑佳怡坐到妈妈那张沙发的扶手上,“妈,你是没去过,他们村现在建得真漂亮,依山傍水,干净整洁又现代,”

    这同学,现在真会说话!

    “我是真要去看看,你们家的食品厂,二期工程,扩建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今年就可以投产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今年出口两百万美元没问题吧,”市长说话,总是句话就离不开工作。

    “两百万美元没问题,”

    佐藤便利一直合作得很愉快,在韩国又发展了几个客户,再加上今年的两届广交会,食品厂出口两百万美元,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你在上海都投资了一亿美元,对阿姨这里,也总该有个交待吧,怎么样,今年准备在老家增资多少?”

    好吧,现在市长都自称阿姨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就跟这个有关,市长,郑叔叔,今年下半年,我就要去美国做交换生,为期一年,所以,在这之前,有些事,我想征求你们的意见,”

    “美国交换生项目?已经定下来了?”郑佳怡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普林斯顿,刚好我在硅谷那边有个公司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妈,爸,我也想去,”郑佳怡搂着方市长的手撒娇。

    方市长拍了拍女儿的手,“好好,我们安排,一平,你说,投资方面,你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郑佳怡见妈妈这么敷衍,气鼓鼓的哼了一声,撅着个嘴去找老爸。

    “我初步是想,以我们在五里坳镇上的那几家工厂为基础,先建一个以食品、家具、服装、家纺这样的,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主的一个工业园,总投资计划在两到亿左右,如果进展顺利,希望今年的产值,就能突破一亿人民币,”

    冯一平慢慢的说出了这个,他已经规划了好多年的计划。

    之前,这事他只能想想,现在,不管是时机,还是个人的实力和声望,都已经能支撑起这个设想,说实话,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方市长一听他说完,马上一拍沙发扶手,“好啊,”

    她快步走过来,握住冯一平的手,“阿姨先谢谢你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