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两年,全国各地,从上到下,都兴起了工业园热,市里,下面各县也都有,可是,除了市里还算引进了两家有前途的企业之外,市里其它的工业园,现在要么大多依然停留在口头和图纸上,要么已经平整好的土地,不是荒草丛生,就是变成了晒场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为人,方市长也了解,一向是有的放矢,今天当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,说明他心里是有十足把握的。

    投资两到个亿,建成以后,不说能带动多少人就业,单说对gdp的拉动,最保守的估计,至少也能实现5亿以上的产值吧!

    2到亿的投资,最低5亿以上的产值,这样的一个工业园区,是一个叫她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市的市长,眼热心动的政绩。

    “你郑叔叔说得没错,你们村,看样子,就将成为市里最富的一个村,你能坚持在老家,那样一个地理环境并不是很好的地方投资,果然有赤子情怀,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”冯一平这话,说得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我明白了,那你还有什么要求和顾虑,今天尽管跟阿姨我说,我一定满足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专程找她说这样的事,就是给自己送功劳,方市长一高兴,把话说得很满。

    “要求没有,不过,市长,”

    方市长打断他,“在家里,就叫阿姨,”

    “阿姨,您是佳怡的妈妈,也是我高的老校长,我一直把你当长辈看待,我下面说的话。如果太唐突,您别介意,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说吧,佳怡,给一平续水。”

    “冯老板,请喝茶,”郑佳怡笑着,把冯一平的茶杯续满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是想,能尽快把这个工业园建成,尽快投产,尽快为市里的发展出一份力,可是。这样投资几个亿建一个工业园,肯定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我们镇,一直都是以农业为主,镇里的领导和公务员,对农业方面的管理,经验很丰富,但工业管理方面的经验,可能会欠缺一些。

    我最大的顾虑。就是这一点,担心将来公司和镇里的领导。在配合上,可能不会太顺畅,要是因为观念等原因,产生矛盾,那必然会影响工业园的建设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话,说得很委婉。其实就是说,他对镇上的那些领导和不信任。

    想当初,就一个有村集体参股的橱柜厂,都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刁难,下面的那些连官都算不上的办事员们。不是吃相难看,而是根本就不在乎吃相。

    孙大圣同学,当初四处寻访名师的时候,只有一个标准,“能得长生否?”

    而基层的不少公务员,干工作的时候,同样也只有一个标准,“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这样投资两个亿的项目,你指望他们一个个的发挥公仆本色,不计个人得失,帮着你劲往一处使,那真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从之前的经验来看,就镇里而言,阳奉阴违的镇长王淦青,算得上是老虎,而下面那些想法子揩油的办事员,是苍蝇。

    其实老虎好办,他多少有所顾忌,想再进一步啊,顾忌冯振昌他们和县市领导的关系啊,相当于脖子上有根绳子拴着。

    但那些苍蝇不一样,上进无望,就想着朝自己兜里捞好处,而且一来一大群,你栓都栓不住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就是冯一平在镇里投资十亿,也不可能要求把所有的公务员都换一遍,那只能想办法优化。

    而找一个自身持重,能发挥模范带头作用,驭下又严格的人,来当镇里的领导,效果也不会错。

    “其实,如果只从赢利的角度考虑,我在沿海投资,会很省事,就我们在特区的那家家具厂,去年销售已经过亿,但是,从公司投产到现在,只有消防部门去过几次,检查消防设施,普及消防知识,协助厂里组织消防演练。

    其它所有的政府部门,没有一个单位去公司的,各种审批,也都有时效限制,很透明。

    我是想尽力帮家里做点事,但是,我也真的不希望,因为我的这份心,惹出一大堆麻烦来,当然,我相信有阿姨在,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话,说白了,就是说老家并不是自己最理想的投资地,是个人感情使然,是看在方市长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顾虑,也明白你的意思,”方市长想了一下,“你设想的这个工业园,我会向市委反映,在审批完成之前,有两点我可以保证,我们会酌情考虑配置五里坳镇的领导班子,同时,我们会加强五里坳镇的纪检监察工作,让他们明白,伸手必被捉,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,”

    对前一点,冯一平是相信的,只要他这个规划透露出去,这样铁定会出成绩的镇,估计会有不少希望在仕途上有前途的人,会想办法调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后一点,希望多少有点效果吧!

    “叫阿姨,”方市长笑着纠正。

    “是,阿姨,”

    “一平,你放心吧,绝不会让你流血又流泪,”郑博赡风趣的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!”

    “我去打电话,佳怡你陪一平,老郑,一会我下来帮你做午饭,”

    “忙你的吧,午饭我负责,”郑博赡也笑着起身,“一平,有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,”

    “我都行,叔叔,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相信叔叔我的手艺,”

    “是,我最喜欢吃我爸做的饭,”之前的话,郑佳怡都插不进去嘴,感觉冯一平一来,自己都被边缘化了,现在连忙刷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想着要去做交换生的?”她爸妈一走,郑佳怡就抢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有个这个打算,”冯一平说,“随着我国加入to,好多行业,都是在进行国际竞争,如果对对手一点都不了解,显然不是一件好事,我想应该没时间去留学,不过,做一年交换生还是可以的,既能学到东西,又能了解将来的对手,一举多得的事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“你都想得这么远,”郑佳怡好像有些小失落。

    “今年都已经大,以后想做什么工作,估计现在还没什么打算呢吧,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什么打算,不行的话,接着读书吧,”郑佳怡说。

    “唉,要说你也挺难的,将来不管做什么,要是做得好吧,旁人肯定说你是沾父母的光,以你的家庭条件,怎么都能做好,要是做得不好吧,又会说你能力太差,有那么好的条件,都做不成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像我,我要是回去和爸妈一起种田,那是继续为国家默默奉献,要是侥幸做出点事来,那就是满满正能量的励志故事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话,说得连将来什么做什么工作都没想好的郑佳怡更郁闷起来,“你是成心不想我过年也高兴是吧,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这不是为你考虑吗?既然你不管做什么,不管做得怎么样,都有人会说闲话,那你就不要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,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没把旁人的话放在心上,我做我的,关他们什么事?”郑佳怡说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她性格。

    “你也帮我想想,我做什么比较好?”郑佳怡问。

    冯一平朝茶杯努努嘴,“重新泡一杯,”他端起了架子。

    郑佳怡那个气啊,不过,她还真想听听冯一平的建议,重新给他泡了一杯茶,重重的放在他面前,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首先,对于大多数女孩子来说,你要抓住一个重点,那就是,不管将来做什么工作,不管做得多好,都不如嫁得好,”

    “你又找踢呢吧,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你记着就好,现在不理解也没关系,将来你肯定会明白,它真是金玉良言,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看四周,方市长还在楼上书房,郑博赡在厨房,于是接着说,“我相信你有能力,我相信,好多事你都能做好,但是,你可能不屑于去做,比如,不管是进公司还是进单位,你可能都不会逢迎,不想看上司的脸色,”

    “金姐不是在你的公司做得挺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碰上了我这个好老板,再说,你看看她,多辛苦!另外,到现在,连找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啊,我将来做什么工作好,难道什么都不做?”

    “选择非常多啊,如果你有感兴趣的事,可以放手去做,反正你又不像我们这些平头小百姓,要为生计发愁,”

    “你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平头小百姓?算了吧!除此之外呢,我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觉得你妈妈原来的工作就不错,人民教师,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多么伟大崇高的职业,还专门有个节日,虽说没什么权利吧,但是大家都尊重。

    现在一家都只有一个孩子,都看得宝贵得不得了,而且,随着生活水平越来越高,大家普遍对教育会越来越重视,你要是努努力,评下来一个高级或者特级的职称,不要太受欢迎哦!

    另外,方市长在教育系统的影响力不是盖的,为你铺路很容易,你说是吧”

    这些话,还真没有调侃的意思,冯一平真的是为她考虑。

    郑佳怡还在那边沉思,冯一平看到郑博赡往外端菜,连忙走过去,“叔叔,我帮你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