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茂大厦6楼,冯一平又一次按下电话的免提,“小吴,给我来杯咖啡,不加奶不加糖不加冰,”

    “好的,马上来,”

    谁知,过后送咖啡进来的,不是那个长腿黑丝,标准ol打扮,曾经上外的校花,而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,金翎。+,

    她端着咖啡,哭笑不得的说,“你闹够没有?”

    早上到现在这么一会,她新招的秘书,矿泉水、橙汁、茶、可乐、咖啡,已经帮冯一平送了五次。

    “早上吃咸了,”

    早上哪会吃咸?在冯一平的强烈要求下,他们特意早起,去城隍庙吃的小笼包加豆浆。

    “哦,说错了,是吃太甜了,我那碗豆浆,糖加得太多,现在有些齁。”反正冯一平总有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吧,又要采访,”金翎见他霸着自己的位子不起来,只能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办公。

    冯一平端着咖啡,坐着转椅上潇洒的一转,“坐在这国内最高的大楼上,看着下面的黄浦江,浪奔,浪流,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,这才符合一个总裁的身份,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“特别是,还有一位美丽大方,温柔可人,会门外语,又能力出众,还有一头披肩长发的校花秘书,”

    “办公室我就不说,你说,为什么你们都有秘书,就不给我配?”他一脸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金翎笑得趴在桌子上,有意无意的甩了甩自己同样披肩的长发,昨天冯一平一到这边,看到她的办公室和秘书,就有些吃醋。

    “那给你也配一个啊。你自己挑,然后你在教室里上课,她拿着你的包和手机,在教室门口等着,”

    冯一平明白,那样自然是不行滴!

    “反正就不公平。”他依然气鼓鼓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这两天,我把小吴借给你用,行吧,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偶尔的孩子气,总让金翎生气不起来,“现在,可以把位子让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借给我用?你让小吴听到了会怎么想?”冯一平觉得这话有好几个意思在里头。有些小黄小邪恶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知道小吴听了会怎么想,”金翎坐回自己的位子,噼里啪啦的对着键盘敲起来,“我更关心,静萍要是知道这事,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冯一平颓然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金翎都这样说,他哪还敢让那个漂亮的小吴跟着自己?

    “我刚刚听到的咣咣声,是不是你倒下时。肚子里的水在响?”金翎这一刀,补得宛如神来之笔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。“你这一肚子的醋意,我是不是叫小吴送点碱性的饮料进来,帮你和一下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受电视采访这事,刚开始,冯一平挺乐意,虚荣心嘛。谁都有的,而且,上电视这事,不但能宣传自己,还能帮着宣传公司。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多少有些抗拒,现而今在国内,“冯一平”这个字,不仅仅是个人名,多少也算个名人,而且越是那些大公司的人就越知道,他个人已经不需要在电视上扬名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到上海,急着打开局面的公司非常需要。

    所以,他纵有千般不愿,也只能又一次上电视接受采访。

    这次采访,还是去年上海这边联系过的议题,冯一平和上海的那位,同样是80后的现象级作家,韩同学,两人同场。

    老实说,对这位韩同学,冯一平了解的并不多,因为他后来从事的行业,和韩同学混的圈子,完全不搭架。

    韩同学的书,真抱歉,他一本没看,并不是不喜欢,在学校的时候看,倒合适,只是那会没钱买,等到后来有钱买书时,他已经走上了社会,那些描写残酷青春的小说,对那会的他,已经没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记得,韩同学好像也变换过好多身份,青年作家,先锋作家,赛车手,后来居然好像说的是,思想家?

    最后的印象是,他也跟风做导演拍电影,为了票房,也就是为了钱,各种宣传,各种放低身段。

    冯一平那时也就明白,说白了吧,不管是什么家,成家之后,首要的任务,就是赚钱养家。

    他们做的所有的一切,在本质上,和自己这个小商人并没有什么区别,都是为了赚钱,不过一个赚得容易,一个赚得辛苦。

    在化妆室里,冯同学,第一次见到了活着的韩同学,由他爸妈陪着来的,好像对自己带着金翎和小吴这两个美女一起,有那么点羡慕。

    乍一见,冯一平就觉得很熟悉,无它,韩同学脸上的笑,冯一平再熟悉不过,人畜无害,还带着一点腼腆,那不是冯一平的另外一副面孔吗?

    冯一平顿生亲近,原来是同道人,“你好你好,”他热情的握着韩同学的手,“久仰久仰,”

    对着热情的冯一平,韩同学稍有点不习惯,眼睛也有些躲闪,“你好,”

    他爸爸是早有准备,从包里拿出两本书,就是冯一平的那两本书,“一平同学,小韩很佩服你,给他签个名吧,”

    佩服?冯一平笑了,这应该不是韩同学的意思,肯定是他爸爸在这样场合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向来就是无第一,武无第二,以韩同学的性子,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从后来,他和另一位,同样是80后作家的各种撕,包括他拍电影,未尝没有和那一位打擂台的意思,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来,他不是个会轻易服软的人。

    冯一平估计,连他爸妈,搞不好说这话的时候,也是咬着牙在客套。

    在父母心目,自己的孩子,肯定是最好的,何况韩同学,确实是好多同龄人的偶像,确实可以让他爸妈引以为豪。

    再说,阿拉上海人,你懂的,对其它地方的人,心里总有一种天然的优势,如果不是冯一平的嘉盛集团,在浦东投资一亿美元的事早就见报,他们估计这样的客套话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好在冯一平也不是没有准备——主要是小吴有准备,“叔叔你太客气,刚好我也有书,要让你们签名,”后面的小吴递过来两本书,那是韩同学在去年出版的第一本小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晚上看完的,”冯一平拿着书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马屁拍得,那一家口子,包括小韩同学,都挺高兴,都在呵呵笑。

    “小韩他一直说,你的小说,字很优美,他很喜欢,”韩妈妈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他小说里的幽默,”冯一平还了一句。

    金翎转过身去,背对着门口,她怕自己笑场。

    那本小说,冯一平确实是花一晚上看完的,不过是一晚上里的几分钟而已——看了下开头,再看了下结尾,这就是所谓的一晚上看完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是同龄人,也算是同行,一会到台上,互相提携着点,”韩父笑着说,“这次的嘉宾里面,有好几个教育专家,”

    “叔叔说得对,一会帮着我点,”冯一平笑着对韩同学说。

    现在国内的各种访谈节目,都在迎合观众的喜好,四平八稳的风格,没人爱看,所以在采访过程,不乏让人难以应对的尖锐的问题。

    还没正式录影,一向好脾气的冯一平,就对今天临时布置的现场提出了异议。

    为了突出冲突,今天请来的其它嘉宾,也分成了两个阵营,持相反意见的两组嘉宾相对而坐,再加上和主持人对着坐的他们这俩80后,一共是四方,围城了一个小圈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架势,这布局,冯一平怎么看,怎么觉得像审判他们俩一样。

    他就对上海台的一哥说,“曹老师,我们俩这样背对着观众,是不是对他们不太尊重?这个位置好不好调整一下?”

    好呗,曹名嘴没想到,本来担心不好配合的韩同学,看上去挺乖挺好说话,倒是这个以为脾气很好的冯同学,怎么倒不像是个好相与的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