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的提议,还是得到了电视台的尊重。●⌒,

    他头上,现在也有一顶蜚声国际,最年轻商业管理专家的帽子,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,比今天请来的四位嘉宾,要响得多。

    此外,他成功商人的身份,肯定也会为他的话语加分,资本也是一种力量嘛!君不见,后来的那些首富,不管到哪个电视台,都是台长带着麾下的所有名嘴,一起作陪的?

    最后调整的结果是,主持人居,嘉宾和他们俩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名嘴就是名嘴,开场介绍之后,他调侃了一句,“首先得说一下,一平,你上次在首都接受采访,把我的主持人同行,和台下的不少听众都说得泪流满面,今天你可得悠着点,还大正月的,对吧!

    还有,上次采访你的是一位女士,她即使是哭起来,那也是楚楚动人,你要是把我这样的汉子,也给说得热泪盈眶,那我可真没办法做人,”

    幽默,最稳妥的做法,就是自嘲,他的这些话,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冯一平举手,“我可以说两句吗?”

    “完全可以,我不用提前准备手帕吧,”曹名嘴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很奇怪,”冯一平说,“我本来一直弄不不明白,我的那些话,当时怎么会让那么多人深有感触?之前的那些日子,不管是苦是甜,是轻松还是沉重,现在想起来,都很美好,所以,我当时是真想不通,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明白了?”名嘴问。

    “算是明白了吧,因为后来我也经历过同样的事。”冯一平说,“我也看了对一位明星的采访,提起成名以前,那些令人心酸的各种努力,他一直是笑着说的,还各种自嘲。但是,我听了,眼睛真的也酸酸的,”

    他这说的是真事,不过不是现在,是后来,他看了一期彼时已经被称为“20亿帝”的黄渤的采访,当时也真的感触良多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一平同学当时说的那些话,引起了在场人的共鸣。而作为当事人的他,已经超脱了过去的那些事,并从汲取了不少营养,所以,他表现得很洒脱,而听众们则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我们对待生活的一种态度,有些人,遇到了这样的事。只会自怨自艾,有些人。在没办法改变面临的情况时,则会把苦难当作磨练,”

    这是对面的一位专家说的,专家嘛,总是擅于各种总结,各种拔高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我们先进入今天的第一个主题,在场的两位,都是80后,在写作方面,也都很有天赋。他们出版的小说,销量都超过了200万本。

    但是韩同学,偏科严重,绝大多数功课都大红灯笼高高挂,一度是教育界和不少家长眼的问题少年,他目前已经退学。

    而冯同学,各门功课,相对比较均衡,高考时,是他们省的科状元,是大家心目理想的好还爱,现在依然在学校接受高等教育。

    对他们这两位,嘉宾们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这问题,问得挺狠,冯一平都有点替韩同学鸣不平,但他又不可能坦白说,自己是开了挂的。

    支持韩寒一方的两位专家,自然是抨击现行的教育制度,是填鸭式,只注重结果,扼杀了不少孩子身上某些方面的天赋。

    而支持冯一平的,自然简单,就和上次首都报纸上那篇章写的一样,既可以在现行的教育体制里,取得好成绩,同时也能提高自己的天赋,结果就在这里,那说明,主要不是教育体制的问题,而是个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看着韩同学,虽然脸上还带着笑,但是拳头却越握越紧,冯一平忍不住想拉他一把,“从统计学上来说,只根据我们两个这样有些特殊的样本,所得出的结论,其实并不具有普遍性,”

    他这也是很委婉的说法,直说就是,这些结论,其实都不成立,那还有个屁好争的。

    按理,他说这话,是帮韩同学那一边,但是,有人却不领情,韩同学那方的一个专家,又是一位年女专家,冯一平没记住她的头衔,向冯一平发难。

    “我很欣赏冯同学你这样,既能在应试教育里取得好成绩,同时又能在个人擅长的方面,也取得好成绩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是我想问一个问题,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,你花在其它功课上的时间多,用来提高写作技能方面的时间肯定少,其实就是在埋没你写作方面的天赋,比如说,你今年花了多少时间,在看世界名著上?”

    “如果西游记也算,我还是花了不少时间的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台下大笑。

    那女专家摇摇头,“我说的,主要是国外的名著,一年认真看几本,潜移默化的,就能提高你的写作技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声明一下,我刚才说的西游记,不是电视剧,而是小说,”冯一平说,“另外,各花入各眼吧,那些外国的名著,我一共也没看几本,读的时候,总觉得很干瘪,主要是他们的叙事,很难引起我的共鸣。

    不像是西游记,闲暇时随便翻一页,不看故事,只看那上面那些描景绘人的句子,感觉就像是在炎炎夏日里,一股清泉流进心间,整个人都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就好像,我不否认有些歌剧非常优美,但我还是更喜欢听昆曲一样,因为那里面,有和我契合的化基因。

    我们国家,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,都有不少非常优秀的作品,所以,有时间,我还是先把它们看完。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了掌声。

    看来,不忿那些专家们,把国外名著拔得太高的人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那专家眼看自己落在下方,当然是不服的,不过。曹名嘴掌控现场的能力很强,“我觉得,一平说的很有道理,就他们两个的事例,并不能说明什么道理,那不管从哪个角度看。一平这边,都没问题,对韩同学这样退学不接受高等教育的做法,大家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小韩退学,其实也是迫不得已,因为现行的教育体制,不给他这样的孩子,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,”还是那位女专家。

    韩同学这时说出来自己的看法。“主要是我个人,对接受高等教育的意愿并不大,”

    谁说他叛逆?在这样的场合,他这话,政治非常正确。

    那年女专家顿时有些郁闷,怎么两边都针对自己?

    另一位专家开口,“我们现在的社会很包容,所以她也能接受对小韩这样。不接受高等教育的人,但是。作为一个有公众影响力的人物,我觉得,韩同学的这个做法,影响并不太好,甚至是负面的,太过于自由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专家的话总是这样。看上去好像很有道理,但是细究起来,其实都是牵强附会,越来越多的人,觉得接受高等教育不划算。因此不想深造,这样的事,和韩同学“太过自由”的选择,最多,也只能有一分钱的关系吧。

    冯一平又忍不住嘴痒,“我记得康德好像说过,自由不是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”

    韩同学接了下去,“而是教你不想做什么,就可以不做什么,”

    那位专家无言以对,是啊,接受,或者不接受高等教育,是别人的自由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怎么好像有些不对呢?怎么感觉是那两个年轻人,在和自己这些专家对垒,而且还配合的很默契?

    一位倒下了,另一位专家马上接棒,“我觉得,我们现在的社会,太过于宽容,所以,才让一部分人,热捧一些和主流学作品不同,漠视世间美好光明的事情,专门描写黑暗残酷一面的小说。”

    这事韩同学必须说话,“我写这方面的内容,是因为我关注真实的生活,关心民生生计,”

    冯一平补充,“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我们描写恶的内容,正是呼唤善的一面,在黑暗里仰望光明,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所以,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。

    第位专家吐血仆街!

    之后,第四位专家,又被他们俩联手吊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名嘴觉得今天的节目真心不错,虽然不是按着剧本来,但异常精彩,前浪被后浪,一一干脆的拍在沙滩上,而他并没有做太多的工作,只是在其稍加引导而已。

    在最后,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,“六位嘉宾的发言,都非常独到,为我们呈现了一期难得的好节目,”

    之后,他很尽职的转到了今天的重点——韩同学和冯同学,同意上这个节目,都是有自己宣传要求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韩同学的做法,是不是有待商榷,但从目前看,有一点我们必须要承认,靠自己的努力,他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小韩,你下一步的安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准备我的下一部作品,”

    “方便透露一下内容吗?”

    当然方便,就是为这个来的嘛,“这是一本杂和短篇小说的合集,希望到时能得到大家的喜欢,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支持,希望你的新书早日出版,那冯同学你呢,接下来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冯一平站了起来,“学习上,我还会继续努力,工作上,我们公司,今年也进入了上海,我们希望,在学习本地一些行业前辈们经验的同时,也能为阿拉上海人的生活,提供一些优质的服务。”

    曹名嘴很善解人意的问,“你说的这些服务,包括哪些方面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所能提供的所有服务,包括有佳便利、怡佳快捷酒店、嘉盛装饰、嘉盛家具、嘉盛汽车网、嘉盛假日酒店……,”

    这边一唱一和的做广告,对面的那些专家们,都在收拾东西,准备离场。

    今晚真是坍招式(丢面子),特别是那个都说好说话的冯一平,那是好说话吗?比以叛逆闻名的韩同学还要难对付!

    以后要是再参加有他在的节目,那我们就是十点!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