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秘书的这句话,王淦青一点都没听进去,他现在,万分的后悔,当初,冯振昌他们刚投资的时候,自己怎么就没好好配合?

    没好好配合不说,还放任老婆对来家里的蔡磊他们,冷嘲热讽?更指使,或者放任下面的那些人,想法设法的制造麻烦,吃拿卡要,只为让他们最终找上门来,求自己帮忙?

    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?他悔得肠子都清了,肝都疼。△,

    要是当初和他们好好配合,嘉盛这次在谈的时候,稍稍表示点对他的认可,或者是只要说一两句话,别人想替代他,怎么可能?

    要是在他任内,把这个投资两到个亿的工业园建起来,他就有充足的理由和底气,朝县领导职务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再说其他的好处,这样投资几个亿的工程,只要他配合的好,让他安排一两个施工队承包几处,总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那还在意什么过年收礼的事,这一次,就会顶好多年的收入!

    只可惜啊,现在这一切,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他越是想到其的好处,越是后悔,就越是觉得,自己不该就这么放弃,就是把自己全部身家来博这一把,就是跪下来求人,也是划算的。

    “严老弟,我明白你和县长,都是为我好,为我考虑了很多,可是,就这样认命,我真的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老弟你也能想得到,我把握住这次机会,能带来的好处,我现在脑子有些乱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

    严秘书也理解王淦青的心情,是啊。谁碰到这样的机会,会甘心呢?

    其实,当初听到这事的时候,他同样也动了心,也想着活动活动,去当这个镇长。至于王淦青和他是同阵营的,那需要考虑吗?他作为县长的小蜜,哦不对,大秘,外放做个镇长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琢磨着怎么跟领导说的时候,赵县长带着他,跟县委书记一起。应召去了一趟市里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,在他得到嘉盛将要投巨资办工业园之前,市里的不少人就已经盯上了这个机会,而市领导也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,叫县里的两位主官去,就是通报和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在了解到竞争者的实力之后,严秘书是彻底死了那条心。

    “要不王哥你先去市里打听一下再说?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王淦青不是没看到严秘书眼里玩味的神情,不过。此时的他,已经顾不了那许多。他抖擞精神,真的马上去了市里。

    大把的钱撒出去之后,这次终于打听到了确切的消息,然后,和严秘书一样,他也蔫吧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。他和严秘书不一样,严秘书年轻,学历也高,还有大把的前程,而他。怕是这辈子,只会有这样的一次机会,所以,不管那位的来头多大,背景多深,他依然没有放弃,四处想办法,甚至,送礼都送到了郑博赡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广撒网,依然没什么用,不是自己无能,实在是对手太厉害。

    倍受打击的王淦青,没心思应酬其它人,一个人到江边找了家餐馆喝起了闷酒,看着滚滚长江,他居然也多愁善感起来,感觉无比的萧瑟。

    他在县里市里到处活动,自然瞒不过赵县长,不过,对这样忠诚,但又不太给力的下属,那真是,不管也不好,而且新来的这位,其实对他也有威胁,于是,他再次提点了一句,“关键还是在嘉盛,”

    对呀,喝闷酒的王淦青在桌上一拍,他现在到处送礼,效果可能没有嘉盛一句话好,自己这些天,真是拜错了庙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镇里,黄家,晚上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的吃着饭,大女儿和小女儿,依然和以前一样,边吃饭边斗嘴,说不过或者懒得说的时候,还会动手。

    黄静萍在外人面前,总是端庄贤淑,只有在爸妈面前,还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已经放开心结的黄承,一个人喝着小酒,看着两个女儿拌嘴,老婆不时插一句,很是开怀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样的欢乐时刻,总会有不和谐的人出现,饭没吃完,王淦青老婆,带着两大包东西,突然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,一家人都没什么好印象,只是不管她之前说话多么恶毒,现在人家主动上家里来,面子上总要过得去,黄承忙说,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静萍,快去拿椅子,添碗筷,”

    “黄镇长,”王淦青老婆一坐下来,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眼泪的,“都怪我以前有眼无珠,都怪我这张破嘴说话难听,开罪了你,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,可是,真不关我家老王什么事,我求求你,帮帮他好不好,我给你跪下都成,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前奏,直接就哭了起来,一向傲娇的镇长老婆上演这一出,是让黄家人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她这算是道歉吗,可是,怎么又有些像逼着替她做事一样?

    黄承和老婆,一时没反应过来,性子跳脱的黄沁萍,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你倒是跪啊,”结果被姐姐重赏了一个蹦栗。

    沁萍声音虽小,不过,这么小的房间里,大家都听得分明,王淦青老婆老脸一红,真的作势欲跪,黄承和老婆连忙拉住她,“小孩子胡说,嫂子你不要在意,”黄妈妈说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过去的那些事,我真的忘了,只是,今天你说的这些话,我真不明白,王镇长他遇上什么事了吗,我看他不好好的吗?”黄承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这是王淦青老婆,在镇里第一次这么求人,她这才觉得,这滋味,真的太难受,回头想想,自己当初对那些上门送礼的人还冷言冷语的,好像确实有些过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投资太多,有人盯上了老王的位子,要把老王调走,黄镇长,你跟冯家说一声,只要老王还留在镇里,镇里的事,都由你做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镇里我做主,这些事我从来没想过,嫂子你不再用提,”

    她这信口开河的话,黄承怎么可能会信?镇里的事,他要真想做主,不会自己跟冯家说,让他们帮着活动吗?

    “不过,只要能帮上忙,话我一定跟冯老板说,只是嫂子,他们也管不了干部任用的事啊,”

    “是啊阿姨,一平他们就是做生意的,哪管得了政府里的人事任命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王淦青老婆这下觉得,自己好像找错了人,她马上拉住黄静萍的手,“对啊,静萍你也在,你跟你男朋友说一声好不好,他在央、省里、市里、县里都有关系,帮得上忙的,也就几句话的事,你要是不想说,也没关系,带王叔叔去见你男朋友一面,阿姨给你买机票,”

    看着王淦青老婆远走的背影,黄承慢慢的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这一口气,好像呼出了他心以往所有的郁郁不平之气,心块垒尽去。

    这一口气呼出,他感觉从里到外,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,这早春的寒夜,也温暖了好多,外面路上经过的货车,平时听着是噪音,现在听着,竟然也挺悦耳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扬眉吐气?这就是风水轮流转?

    家里,这会也比过大年还要高兴,向来不沾酒的黄妈妈竟然主动要酒喝,“呵呵,她也有这样的时候!”

    黄沁萍说,“她以往看我们,都是斜着眼的,”

    黄承虽然心里在笑,面上却表现得很要大度,问大女儿,“要带他去见一平吗?”

    “去就去,”黄静萍说,“让他们也看看一平的实力也好,免得他们以后心生怨怼,再动什么坏心眼。不过,机票我自己买,好像谁稀罕他们帮着买机票似的。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