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静萍带着王淦青到首都的那一天,很巧,也很不巧,刚好首都市政府和学校的一些领导,陪着教育部的部长,到科技园视察。

    而作为此时科技园最拿的出手的嘉盛汽车网,自然是领导重点视察的对象。

    冯一平,算是和教育部长有一面之缘,又是嘉盛的创始人,因此,他被学校和园区领导,点名要出面接待。

    王淦青和黄静萍,抵达科技园的时候,他们那一栋楼已经封闭,还是崔云凌带着一个工作人员下来交涉,警卫才把他们放进去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想继续朝上爬的官员来说,这样的热闹,王淦青很感兴趣,虽然他靠近不了,以他的级别,给那些领导拎包都不够格。

    不过,被保安隔在一旁的王淦青,依然兴趣不减。

    他远远的看着冯一平,夹在一大堆高级干部间侃侃而谈,领导们不时驻足,饶有兴致的听他讲解,更配合的让随行记者拍照留念,他顿时觉得,原来,自己和这个之前并没有放在心上的小伙子,真的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视察结束的时候,王淦青看到,冯一平排在园区所有企业负责人的最前面,领导们和他一一握手,好几个领导,还拍着他的肩膀,说一些肯定是勉励的话,让他看得眼热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只能眼热一下而已,怕是自己的老领导,赵县长,也很难得到这样的待遇吧,他想。

    这次来,本来还想摆摆长辈架子的他,看了这一幕,马上觉得自己比冯一平还矮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王镇长,”冯一平很客气。“太怠慢了,”

    “哪里,”看着冯一平这宽大现代的办公室,看着桌上他和总理的合影,坐着的王淦青此时感觉有些诚惶诚恐,“我知道你忙。就不多耽误你时间,我这次来,主要是当面向你表示歉意,之前我很多工作做得不是很到位,但只要一平你支持我,以后我一定配合好你们公司,抓好工业园的建设,”

    “镇长你说的哪里话,”冯一平笑着。“蔡磊和我舅舅,都说在镇上的两家工厂,镇长你帮了不少忙,我应该感谢你,”

    “你也用不着谢我,那都是我应该做的,”这话王淦青喜欢听,他以为冯一平真不了解他的那些勾当。“只是一平,因为你这次投资太大。好多人瞄上了我的这个位子,和那些不熟识的人配合,应该没有跟我配合好吧。

    我这次来,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,在签投资协议的时候,能不能帮我说几句话。就几句话就好,我在五里坳镇工作这么多年,对镇里非常有感情,真舍不得走,”

    我知道你舍不得走。

    “镇长你说的话我不明白。我一个小商人,哪能管得了这些事?”

    “我没其它要求,真的,只要你到时帮我说几句话就好,”

    冯一平很想问他一句,凭什么,凭什么要帮你?帮你官越做越大,祸害本事越来越厉害吗?

    他真不耐烦再和他虚与委蛇,碰巧的是,刚好辅导员兴冲冲的来找他,“一平,国家行政学院打电话到院里,要请你去讲课,”

    自从今年国家行政学院,正式把蓝海战略定为教材之后,这也是迟早的事,冯一平刚好借机脱身,“镇长你看,我现在有事,让静萍带你参观一下好吧,到了首都,想去什么地方你尽管说,我一定安排,”

    国家行政学院请他去讲课?王淦青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正部级的单位,是为国家培训高级公务员的学府,居然请他去讲课?

    一想到冯一平不但受到总理和部长们的接见,甚至还有可能给部长们授课,来之前定下的软磨硬泡的策略,王淦青现在都不敢用。

    黄静萍有些无原则的心善,抽空问了冯一平一句,“就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吗?看看他,好像又觉得有些可怜,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的人,伸惯了手的,改不了,留下来,迟早只会给我们制造麻烦,再说,他的位子保不住,责任也不在我们,是有人瞧上了这个宝座。

    还有,这样的人,可怜吗?不,他们可怕,为了自己的官位,什么都可以不顾,那你可以想一想,有朝一日,他上位之后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和传言一样,县里的两会结束之后,发生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。

    其,团市委原副书记,省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郭国坚,调任县政府副县长,同时,兼任五里坳镇镇长。

    郭副书记能在这一轮角逐胜出,个人能力固然是一方面,估计和他家庭背景也有关系,他爸爸,就是前年广交会时,视察过嘉盛深圳家具厂的郭副省长。

    不,现在应该叫郭副主任,在省两会之后,郭副省长调省人大,任副主任。

    至于王淦青,则调到市农业局下属的种子站,任站长。

    听说他之所以能调到市里,郭副县长还帮忙说了话。

    郭副县长只在县里的办公室呆了一天,连县政府的人都没认全,就在县委书记和县长的陪同下,直接去了五里坳镇。

    和他同时到任的,还有一位主管纪检的副书记。

    在没到任之前,郭副县长就已经对镇里的情况有了了解,到任之后,并没有做什么大的调整,原来的分管基本不变,只是把纪检工作,也划到了自己名下。

    对此,镇党委书记也无话可说,他只是县委委员,而郭副县长,是县委常委。

    在镇政府同样没呆两天,郭副县长就径直到了冯家冲考察,之后,在冯振昌的陪同下,视察了嘉盛在镇上的工厂和桑蚕丝基地。

    冯振昌个人感觉,和王淦青不同,郭副县长是真心想做一番事出来,说话实在,直接,而且,也有能力,至少不像王淦青,有时说话外行,他说话,总在点子上。

    受冯家冲请专业机构规划设计新村的影响,郭副县长,同样请来了勘察设计院,对拟划定的工业园区进行了勘察,并对整个五里坳镇未来的建设,进行了规划。

    前期的一切工作准备就绪之后,金翎带着一众高管,在市政府,举行了隆重的签约仪式,翌日,方市长就带着随员们,莅临五里坳镇,和金翎一起,参加了嘉盛工业园奠基仪式。

    主事的双方,碰巧都是女性,而且都是事业心强的女性,也并不是全无了解,比如,方市长就听女儿说起过好几次金翎,因此交流起来很融洽,“小金,工业园的建设,我们会全力配合,我只有一个要求,尽快出效益,”

    “市长放心,这也是我们所追求的,”

    和王淦青官小但架子大不同,有追求的郭副县长,并没有什么架子,在工业园动工之后的一周,他一个人也没带,直接飞到了首都,和冯一平长谈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一次会面,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在郭副县长眼里,冯一平果然就和父亲说的一样,虽然年轻,但是胸有丘豁,志向高远,做事干脆爽快。

    而在冯一平看来,郭副县长是个很有操守的干部,虽然对权利很热衷,但并不看重物质方面,而且能实心任事,能力出众。

    他最喜欢的,就是这样有能力,又不贪,只求不断进步的领导。

    你要功劳,好办,嘉盛的规划,一定能给郭副县长提供一份很漂亮的履历。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,”冯一平握着郭副县长的手说。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,我一定好好配合,”郭副县长说,“听说你就要去国家行政学院授课?恭喜啊,大作我也拜读过,颇有耳目一新的感觉,我也期望,一平你回镇里的时候,能抽时间,给我们也讲讲课,”

    这人跟人,就是不能比,当初的王淦青,要是能学来郭副县长的分本事,也不会到今天的地步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