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授课还是考试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对国家行政学院的这堂课,冯一平看得很认真,这不但是他第一次给人上课,而且还是在那样高端的学校里,给一群很有级别的人上课。

    高端到什么地步呢,前来和冯一平商量的那个班主任,赫然就是副司级干部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成副司长沉吟了一下,冯一平马上说,“成老师,叫我一平就好,”

    人家四十多岁的副司级干部,叫自己一个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子老师,确实有那么点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好的,一平,你的书,班上的一百多个同学,已经都拜读过,所以这一次的授课,最好能多联系一些实际,不少同学,特别是那些不是企业部门的同学,对如何将蓝海战略,应用到实际工作,不是太明白,”

    “成老师放心,我不会照本宣科的,”冯一平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备这一节课,花了他好多时间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堂课,是一个青干班,和一个骨干企业领导人培训班合在一起,这个用来分析的例子,还真挺费脑筋。

    原来没留意,国家行政学院和清华就在一个区,位于环和长春桥交汇处,靠近北外,冯一平开车,只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普罗大众,进这样的地方,还真的有点小激动,如果作为一个学员,进入这个地方也挺不错,那就意味着,你已经是组织上重点关注和培养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,他压根就不担心会像在哈佛演讲一样,受到学员们的刁难,再有性格的家伙,到了这里面。也都会谨言慎行,非常在意自己的表现。

    偌大的教室里,坐满了人,包括01年第一期,国有重要骨干企业领导人培训班的一百多位,还有行政学院青干班的十多位。另据成老师说,学院的有些教授,也会来旁听。

    冯同学略略一看,就知道自己是这里年龄最轻的一个,有点小骄傲的同时,多少还是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国企的那一百多位,平均年龄近40岁,多是大权在握的骨干。

    青干班则是一水的年轻人,这是些令人羡慕的家伙!

    和后来的青干班不一样。现在的青干班,并不是在任的县处级年轻干部,而是从高校优秀应届毕业生选拔的优秀学生,他们培训两年之后,将直接进入公务员队伍。

    说实话,冯一平还是第一次知道,应届毕业生里,居然有这么个选拔。比那些什么留校资格牛太多,至于那些毕业后通过国考。进入公务员体系的,还是不要知道这事的好,要是知道这事,非得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学大家好,我是冯一平,很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。能和大家探讨蓝海战略的应用。

    首先要祝贺大家,一定程度上,在坐的各位,可以说是,已经脱离了竞争残酷的红海。进入了前途远大的蓝海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联系自己理论的马屁,迅速拉近了他和学员的距离,“大家可能看得出来,也听得出来,站在这里,我有些紧张,我现在很口渴,但不敢碰这个茶杯,因为我知道,端起来的时候,肯定是这样的,”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示范,杯盖和茶杯不停的在响,“因为我紧张得手一直在抖,”

    这估计是来学院授课的老师里,第一个这么干的,学员们,包括那些旁听的老师,都笑了起来,不过,都是善意的,原本那些对这么年轻的冯一平来授课,稍有疑虑的人,此时至少不会讨厌他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学生,我不喜欢照本宣科的老师,大家肯定也一样,所以,我今天想通过一个书上没有例举的实例,来探讨蓝海战略,如何在政府公共事务应用,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早在蓝海战略这个概念提出之前,各地、各行业,其实已经有很多成功的运用,比如我们公安部门的110报警服务系统,就是蓝海战略的一个成功运用,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类比,如果把老百姓当作客户,那公安部门,就是为客户提供安全服务的公司,”冯一平在黑板上写下来公司和客户两个词。

    “在110报警服务台建立之前,如果从公司的角度,也就是公安部门的角度看,破案率在持续上升,犯罪率在持续下降,应该说效益不错。

    但其实,客户并不满意,比如,当他们突遇个人能力无法解决的突发事件时,总是不能及时的得到帮助,想报警求助都没办法,不说到外地遇上这样的事,就是在家,谁又能知道和记得辖区派出所的电话呢?”

    接下来,冯一平围绕110系统,讲解了蓝海战略的六项原则,并根据蓝海战略的原则,提出了这个系统可以如何进行价值创新,那就是,可以考虑实行110、120、122、119四台联动——其实这就是后来公安部门实行的策略。

    应该说,这堂课效果还是不错,唯一不足的是,第一次授课的冯同学,节奏把握得不是太好,准备的东西讲完,离下课,还有近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然后,班主任成副司长,从善如流的接受了班上同学的意见,允许大家自由提问。

    冯一平最怕的就是这个,谁知道这些家伙会提出什么问题来,比如一汽的说,依据蓝海战略,我们怎么才能让红旗复兴?石油的问,我们该怎么才能让公司不亏损?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如果敢说他们“不作不死,”那就是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后悔,他觉得成老师这个决定,有点报复的意味在里面,因为当初见到成老师的时候,连饭都没有请他吃一餐,不然现在至少能打个商量吧!

    虽然说是自由提问,大家还是很有组织。分组讨论后,把问题汇总到班主任手里,成副司长剔除了其相同和类似的,最后,递到冯一平手的问题,只有五个。有四个都很牛。

    分别是后来在总理面前,说自己也是弱势群体的银行,还有之前因为股价波动,让冯一平进账不少的移动,自成王国的“铁老大”,石油果然也在。

    他扬了杨手里的纸条,“这四个问题,我就不回答,因为我认为。这四个行业,其实就是蓝海,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,垄断就是最大的蓝海,但那样肯定会把下面的人,得罪一片。

    “最后这个问题,我觉得很有共性,所以想和大家探讨一下。这个问题是,不管实行什么战略。资源不足,总是最大的制约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,大体就是,主政一个县城,县城还没有到市府的高速公路,要更富。修高速,但就是没钱。

    上面说,“钱的没有,”银行讲,“钱的不借。”很苦鳖的是,民间融资也不行,根据蓝海战略,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接受考试的学生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考试,”提问题是那些人心说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“这个问题,是我们实践,经常会遇到的一个挑战,其实就是蓝海战略的第五个原则,克服关键组织障碍的范畴。

    当内部有限的资源,无论如何调配,都不能支撑执行所需的时候,我们只有转向外部,”

    冯一平边想边说,“好吧,上级政府不拨款,银行又不借贷,真的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,看来这个前任做得不太成功,”

    下边同学们的笑声,他此时一点都听不进去,该怎么办?“我们根据第一原则,先重建市场边界,那么可以发现,融资这事,手段和方法可以有很多,”

    但他跟着就否定了,“但估计都不容易,如果连银行都不借钱个一个地方政府,其它那些有钱的主,肯定也不会做这样的事,”

    下面的学员们,看着他这会又说又写,其实挺期待,不过,大部分都是不好的期待,期待他出糗!

    特别是青干班的那些学员,类似的问题,他们讨论过很多次,但答案都不是特别理想,倒要看看这个据说是蜚声外的最年轻学者,究竟比大家高明在哪里?

    那些国企的老大哥们,这会也是在看热闹,他们在想,等会这个小老师灰溜溜的出去的时候,脸色是像煮熟了的虾子呢,还是像猴子屁股?

    有些人已经在用隐晦的手势比划着打赌,秩序井然的教室里,渐渐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班主任成老师见状,咳了一声,准备出来打个圆场,冯一平还在接着说,“既然如此,只能考虑互通有无,”

    他笑着回过头来问,“在座的有建筑公司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个膀大腰圆,派头很足的汉子举手,“我是建的,”看着冯一平脸上的笑容,他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,我们公司的工程款,可是不好欠,”

    “没说欠,”冯一平依然笑着说,“那我提一个大致方案,修高速,由你们公司垫资,我们在县城高速起点的地方,拨给你们一块等值的地,你觉得如何?

    这样一来,县里的高速有办法修,而建筑公司,修路可以赚一笔,开发地产,又可以赚一笔,这样的生意,可以做吗?”

    建的汉子以前从来没有遇上这样的事,本来想一口回绝,不过,冯一平说得对,一件事,自己可以赚两笔,划算咧!

    其实还不止,高速没通时的地价,和高速通了以后的地价,肯定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赚钱的买卖,自己要是拒绝了,岂不是很二缺?“细节有待商榷,但是方案很有操作性,”

    提问的那些家伙,这会已经呆住,这样的方案,我们当初怎么就想不到呢?

    而之前那些打赌冯一平出教室时脸色的人,此时自己脸上倒有些像煮熟的虾子,又有些像猴子屁股,这就是打脸咩!

    一旁的班主任,和那些旁听的老师们,此时已经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然后,冯一平又接受了一次大家起立鼓掌的致敬,好吧,这事不稀奇,并不是第一次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