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露脸的时候,远在美国的马灵,却遇上了些麻烦。

    月的华盛顿,寒冷依旧。

    乔治城大学,午间休息时,穿着一件粗线针织开衫的马灵,还是在学校里进行“食品回收,”

    不过,经过这一年多的坚持和影响,现在她身边,已经有几个和她持同样观念的同学,力量终于又壮大了点。

    只是,此时的她,脸色不大好,终于,她抑制不住,丢下手里的东西,跑到旁边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明显很关注她,搞不好参加这个活动就是为了她的哥们,关心的问,“怎么了,要我陪你去医院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马灵摇摇头,“刚刚那边的气味太重,”

    并不是没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刚进入餐厅,什么都没吃,只闻到那味道,她就忍不住捂着嘴朝卫生间跑,吐的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午的食品回收,她根本不能参加,一闻到异味,就忍不住干呕。

    现在肯定是有事,她马上预约了医生。

    隔天下午,拿着手里的检验报告,马灵一阵阵头晕,她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,可是,直到最后,她也没能按下拨号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千里之外的拉斯维加斯,省城一个考察组的几个人,如丧考妣的聚在一起,有些联系当地的领事馆,有些则语无伦次的向相关部门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其不少人都在暗自懊恼,当初是昏了头吗?怎么就想方设法的要朝这个考察团里钻呢?

    天后,省城日报发布了一则消息,考察北美五大湖区水利工程的副市长,在考察过程,突发脑溢血。不幸因公殉职。

    不过,让一些有心人疑惑的是,关于副市长的身后事如何处理,报纸上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此后,有些不太和谐的小道消息传出,为什么本应在在美国东北部五大湖区考察的副市长。却是在美国西部的拉斯维加斯去世?五大湖,并没有流到内华达州啊。

    哦,可能是美国航空公司用了过期错误的地图吧,大家都知道,连美国空军海军都经常会犯这样的错误,民航偶尔犯一次,也情有可原吧!

    哪怕这一次的地图,错得太离谱了些。

    另外,关于副市长脑溢血的诱因。更是有各种解读,反正在拉斯维加斯那样的地方,可能性真的太多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个诱因,十有**,和工作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传言。只是在小范围内散布,国人向来把死。看得比生还重要,逝者已矣,就不要再纠缠这些吧!

    何况,政府也要脸面的。

    但此事的发生,依然带来了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蝴蝶效应说,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。也许两周后,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。

    我们的老话说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

    这些话,都有些太深奥。但是,好多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,别人的祸事,搞不好就是你的幸事。

    四月,省城春季房交会在新建成的展览馆盛大开幕,一向讲排场的刘继忠,大手笔的在最黄金的地段,包下了两百平米的展馆,还组织了花样繁多的活动。

    譬如,穿着清凉,吸人眼球的美女热舞;譬如,类似电视购物主持风格的主持人,声嘶力竭的主持围观观众抽奖;再譬如,每隔两小时,就有十个和啤酒妹穿着类似的女孩子,举着香江庄园的大牌子,在展览馆里游走一周……。

    自然,展会上成交的客户,还会享受到各种优惠。

    效果着实不错,他的展馆里,人头攒动,一箱接一箱的宣传资料拿出来,总是不一会就分发殆尽。

    看着这热闹的一幕的刘继善,由衷的对弟弟说,“你当初的决定,是对的,”

    刘继忠自然也极自傲,不过,他还算是清醒,“只是看的人多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成交一套,”

    “刚开幕,他们总要比较一下,放心吧,等他们再回来的时候,应该就是签合同的时候,”刘继善这会反倒比弟弟有信心。

    果然,因为香江庄园地段不错,价格适,真的有不少人在展馆里转了一圈以后,依然回到了香江庄园的展位,和销售代表详谈。

    11点时,第一份购房合同签署,哪怕这套房子,此时还真的是空楼阁。

    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一个小时之内,就签约了20套,刘家兄弟俩心大定,刘继善笑着说,“我说的吧,”

    刘继忠高兴的一挥手,“走,去吃饭,”

    他看着那一个个在饭点时依然热闹的展位,笑着对哥哥说,“你知道我闻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盒饭的味道?”

    “不,钱的味道,”刘继忠指着那些展位说,“有这么大的需求,我们下一步的动作,一定要加快,”

    然后,走出展馆的他,就闻到了另外的味道。

    展馆前的广场上,停着几辆电视台的转播采访车,其一辆的旁边,曾经的一姐沈雪,同样站在那吃盒饭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在刘继忠眼里,竟然有几分凄惨落魄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他好歹有些记性,看了两眼,就在大哥的拉扯下,朝另一边走去,这样的女人,不是他能惦记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刚转身,后面就有人喊,“刘总吗?”好像还就是他一度朝思暮想的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走吧老二,”刘继善拼命把弟弟往外拉。

    刘继忠转头一看,沈雪放下了盒饭,用手理了理头发,笑着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也许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也许是房地产的美好前景壮了他的胆,看着主动走过来的沈雪,刘继忠把所有的事都抛到了脑后,用力甩开大哥,迎向沈雪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,”沈雪竟然主动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刘继忠像个初哥一样,抓着她的手舍不得放,也像个初哥一样说出了一句话,“吃了吗?要不然一起?”

    沈雪笑着松开手,“好啊!刚好这盒饭很难吃,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刘继善心里恨极,这个老二,有眼光有魄力,就是总爱自己给自己找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在沈雪面前,他哪敢表露出来一丝不满?“沈老师,很荣幸见到你,”

    “很高兴再见到你,刘总,”此时的沈雪,和上次收他那张卡时,截然不同,非常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过大的反差,让刘继善心里一直不踏实,吃饭的时候,看着弟弟和沈雪谈笑风生,他心里一直在想,是不是到晚上,又会有警告的电话打过来?

    奇怪的是,当天平安无事,第二天也一样,第天,刘继忠就迫不及待的吩咐秘书,按旧例,给沈雪送一束花过去。

    一直持续到房交会结束,预想的警告,居然依然没有来。

    刘继忠大喜,继续鲜花攻势,还尝试着给沈雪打过几次电话,虽然没能约出来,不过,他能体会到,对他的举动,沈雪这次,好像很受用。

    在希望和煎熬,这样的鲜花攻势,坚持了一个月,终于,刘继忠心目的女神,答应了他一起吃饭的请求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