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9岁的梅建,眉毛都有些花白,但身体一直挺好,也闲不下来,每天都还在挂面厂里做事。△¢,

    女婿和两个儿子还在喝酒,他已经吃下一大碗糙米饭,“给爷爷盛碗汤来,”他对已经上年级的瑞瑞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,你和大姑姑父他们去首都,又不带我去,”瑞瑞捧着碗,把脸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真不盛?”梅建笑着问,“一平好像说暑假的时候,要把表弟表妹接到首都去玩,不过他说了,平时不听话的,到时就让他呆在家里,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瑞瑞连忙把自己的碗放在桌子上,欢快的给爷爷盛了一碗汤过来,“爷爷,你一定跟大表哥说,我是最听话的!”

    “这都跟谁学的,一点不像国胜,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跟我,”舅笑着举手说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教的,”大舅说,“跟你小时候一个样,我现在叫他去买包烟,他都要收跑腿费,”

    “瑞瑞,你说,做了事,付出了劳动,当然要有报酬,是吧,”舅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叔,就是过年的时候,我帮你铲雪的工钱,你怎么老不给我?”瑞瑞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,云云?”大舅笑着问舅家的老二。

    已经上初的云云笑着看了一下她老爸,“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,”

    呵呵,这下,轮到舅老脸泛红,“过年的时候,我不是给过你钱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压岁钱,不是工钱,”瑞瑞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乱教吧。”舅妈说,“到时儿子女儿,侄儿侄女一起来造你的反,”

    “他们个怎么样,今年能考上吗?”冯振昌问,大舅家的蓉蓉。二舅家的成成,舅家的阳阳,都是今年考。

    “都不怎么样,跟一平完全不能比,”大舅说,“义良说他想办法,要是都考不上,把他们带到省城去,插班读一年。再参加考,”

    “大姐,怕是你们姊妹五个里面,读书的福气,都被你家一平给占光了,从小学到高,一路都是第一,”大舅妈说。妯娌几个里面,还是她老实嘴笨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。梅秋萍早就不为这样的话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就是瞎扯,你怎么不看看一平他们当初是怎么学的,”大舅说,“你再看看,现在他们个,又是怎么学的?”

    “蓉蓉还好。”舅说,“成成和阳阳他们两个,别说像一平当初那样更睡五更起,就平时放月假的时候,哪见过他们看过书?玩的工夫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大舅也摇头,“一平他们当初,在四处漏风的瓦房里,冬天手脚都长冻疮,他们现在呢,新教学楼,教室里的炉子,出了正月还在烧,条件越来越好,偏偏就是读不进去书,”

    “书读不进去还好一点,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怪道理,我们教育他一句,他有十句在那等着,有时候还真的说不过,”舅妈说。

    一向嘴皮子最厉害的舅,此时不说话,低着头喝酒,应该说,那几个,多多少少,都受了他这个碎嘴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考不上好的大学,就上个一般的也行,”梅建此时喝完了汤,“就是这个大学,一定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,他们读书的钱,几家都不缺,一次考不上就靠两次,两次考不上,就考次,人要脸树要皮,我倒要看看,考了次,如果他们都不能考上一个一般的大学,他们的脸往哪搁?”

    老爷子这招挺狠,反正现在几家日子都过得不错,不急着要他们帮忙赚钱,要是本来的同学,都已经大,他们还在高复读,那张脸,确实也没地方放。

    “要是真读不进去,那还是算了吧,找到事做以后,他们自己会想办法学,玉萱以前也一样,见到书就头疼,现在没人逼着她,她不还是自己主动找书看,上补习班?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瑞瑞,告诉大姑,你长大后,想干什么?”她问现在看来,成绩也一般的瑞瑞。

    “我长大了,”瑞瑞认真的想了一下,“我要办一所学校,我自己专门管老师,他们要是迟到早退,也让他们罚站,”

    大人们眼泪都笑了出来,看来这小家伙是被老师管的太狠,竟然有这么大的怨念。

    镇上的工业园,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着,虽然方方面面都安排得紧紧有条,不需要他具体做什么,冯振昌还是在工地上,呆了一下午,就是看着那热闹的施工现场,他也愉悦得很,浑身都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精神抖擞的他,才带着老婆和老丈人,去省城,并从那里,坐飞机去首都。

    “姐,这次叫一平把照片多洗几张,”出发前,舅妈还不放心的叮嘱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晓得,”这话梅秋萍爱听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,怕是没办法赶上一平,”看着远去的车,舅妈说。

    除了梅义良家还在上幼儿园的慧慧,他们四兄弟,其它个已经上学的孩子,至少在学习上,和冯一平都差了太远。

    “别说他们几个,全国又有几个能像一平那样的?”舅说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能沾一平的光,这就不错,哪怕是他们到时只读个专或者技校,就是打工,也不用跑到南方去,在镇上就可以吧,”大舅说。

    “别光说孩子,要这样说,你们兄弟几个,哪个没沾一平的光?”

    大舅妈这老实人说的老实话,有时确实不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是他舅嘛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静萍你勤快,”梅秋萍在家里上上下下的打量,“我们到省城的时候,厨房里还放着前天没洗的碗,问她为什么没洗,她还说是集着一起洗省水,”

    “姐那是太忙了,不像我,时间多,”黄静萍听着这话耳熟,冯一平经常也说两个人一起洗澡省水。

    “阿姨,玉萱真的很忙,”李嘉也帮腔,“估计这个月,她厨房都进得少,那些碗怕是放在水槽里忘了洗,”

    冯振昌他们这次到首都,是跟着高志毅和李嘉一起,做了多年管家的高志毅,接下来,将总负责集团在北方所有的事务。

    冯一平把水清木华园里的一套房子钥匙给他,“有时间你们俩也去看看房子,抓紧买一套,”

    “听了你的话,我们的钱,全都买了房子,现在哪有钱?”李嘉跑过来一把抓住钥匙,跟着就哭穷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花了,去年的总还在吧,”冯一平笑着说,“再说,你们买的那些房子,现在没涨吗?还不好好感谢我?”

    “也是,这是首都啊,在这安个家,生个首都户口的孩子也不错,老高,你说是吧,”李嘉拉着高志毅问。

    “你做主,”高志毅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先别想着在这安家,”冯一平打击她,“极可能,明年下半年,你们的工作,又会有变动,”

    后年可是0年,他已经决定,到时他一个人在首都坚守就好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