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个五一黄金周开始的时候,一家人并没有出去凑热闹,到处人满为患不说,他们现在,也真的没有出去玩的心思。±,

    虽然早在上个月下旬,他就接到了通知,成为第五届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,但在之前,这一信息,并没有通过官方途径披露。

    患得患失的外公和爸妈,时常会把盖着团央和全国青联公章的那份通知拿出来看,好确定这真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冯一平接到学校通知,人民网上,正式刊登了他和另外九位获奖者的事迹介绍。

    这是外公和爸妈第一次上网,十个人的介绍里面,冯一平的标题最长,带着老花镜的外公,一字一顿的念着打开的网页标题,“冯一平,国际知名的商业管理学者,年少有为的青年企业家,”

    下面的小字他也不看,“呵呵,这是我外孙,”

    始终也有那么点小心虚的冯一平,在看了其它九位获奖者的事迹之后,终于挺直了腰杆,校领导说得对,自己完全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5月2日,从早上开始,央视的好几档新闻栏目,都播发了第五届青年五四奖章获奖者名单,一套晚间的新闻联播,也播报了这条新闻。

    而这时,冯一平已经和其它获奖者一起,被统一安排在酒店里,等待参加明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颁奖典礼。

    午会餐的时候,他已经和其它人见过面,因为原来对这样高大上的事并不关心,所以他真的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挤掉了谁的名额。

    对不起啦您呢,不过。这个奖,我也是受之无愧,你就等下一届吧!

    他在现场,是获得关注最多的一位,没办法,其它的最年轻的。也是1年生人,大了他近十岁,而最大的一位,都已经四十,比还不满二十一周岁的他,大了整整二十岁,都隔了整整一代人。

    不过,没人敢小瞧这位话不多,一直有点腼腆的小鲜肉。他不但能纸上谈兵,写出来的专著广受热捧,做起事来也不含糊,旗下的生意,已经遍布全国各地。

    “一平同学,我敬你一杯,不,你喝果汁就可以。”年纪最大的那一位,也就是去年。总理视察时,曾风趣的说他是“国宝”的那一位,“跟你坐在一起,我觉得很惭愧,不仅因为你才是真正的青年,也因为你在这样的年纪。就做出了这么多不平凡的事,”

    另一位农民企业家,来自东北黑土地的一位大姐说,“小兄弟,我也敬你。我很佩服你为你家乡做的那些事,”

    其它人也跟着举起杯,“对,我们敬你,”

    冯一平原本在缠着旁边的那位解放军叔叔瞎打听,因为他是导弹部队的,平常哪能碰得到这样的人?

    不过解放军叔叔口风很紧,从部队番号到武器型号,统统保密,冯一平正软磨硬泡,想像挤牙膏一样,从他那挤出点新鲜事来,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连忙站起来,哪还好意思大咧咧的喝果汁,倒了一杯酒,“大家的厚赞,我真的愧不敢当,如果说我有了些成就,那也是托这个时代的福,托好政策的福,我酒量有限,不能一一敬大家,就以这杯酒,先干为敬,”

    日上午8点20分,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前,央视银河少年电视艺术合唱团的小朋友,提着装有演出服的袋子,等待入场,他们将在颁奖现场表演节目。

    9点,出席颁奖会的观众,主要是国家青年政治学院的学生,也有序入场。

    9点半,在团央和青联官员的带领下,冯一平和获奖者们抵达人民大会堂,等待颁奖典礼的举行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他后来来且只来过一次,当然是花钱进来参观,也曾经在万人大礼堂留过影。

    不过,来参观和作为全国性荣誉的获得者来领奖,感受那是截然不同的,又兴奋,又激动。

    颁奖典礼并不盛大,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厅是挺大,但给他们颁奖的,只是团央的领导,书记处第一书记,以及其它的四位书记处书记。

    虽然团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这个岗位上,走出了多位正国级领导——包括党和政府的一把手,现在的这位,后来也是副国级领导人,但目前,他还只是正部级领导,好像后来历届的颁奖典礼上,都有人大副委员长出席。

    不过,国家做事,就是扎实,颁奖之前,大屏幕上放映他们这些获奖者事迹的片子,居然都有他98年,向梁家河学捐款的画面。

    当第一书记给他挂上奖章,把获奖证书递到他手的时候,两世为人的冯一平,依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,不管怎么样,这是国家授予一个青年最高的荣誉,一定程度上,也代表着国家,对一个青年最大的认可吧。

    看着胸前那沉甸甸,金灿灿的奖章,他摸了好几把,甚至非常不严肃的想,“这会是纯金的吗?”

    也就是时机和场合不对,不然,他真想用牙齿检验一下。

    当他们十位,胸挂金奖章,手捧大红证书,举着一束鲜花合影之后,现场进行网上直播的两个人民网记者,同时找上了冯一平,其它获奖者虽然笑着看着他,但冯一平可不敢专美,简短的说了两句,就跑去找领导合影,把记者让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并不是就这样草草结束,重头戏在下午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,冯一平这辈子,第一次进人民大会堂,下午,冯一平两辈子,第一次去南海。

    第一次绕过那块网上见过很多次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“为人民服务”照壁的实物,冯一平又抑制不住激动起来,终于进入了国家的枢!

    会见的地点,是在怀仁堂,接见他们,并主持座谈的,冯一平同样很熟悉,正是下一届的总书记,现在的国家副主席、军委副主席。

    陪同会见的,还有现在首都的市委书记,后来的政协主席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这一次,他们这些获奖者,在听完领导们的重要讲话之后,也有发言的机会。

    冯一平是最后一个发言,主席同志语调温和,语速平缓的笑着问他,“哦,一平同学,我们都知道,你的著作,已经折服了不少国际友人,今天,我们都很期待,听听你对团央的工作,对青年工作的建议,”

    “主席好,各位领导好,”之前的深呼吸很有效果,他现在说话,一点都不颤,“我个人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,谈不上建议,”

    主席看着他点点头,居然在拿笔做记录,让他觉得压力山大,“从小,我就渴望自己成长为对国家有用的人,为国家的强盛,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作为一个在校青年,我的很多同学,也渴望能创业,能成为国家经济建设的生力军。

    但是,我们经验不足、政策和信息获知渠道缺乏、资金问题,更是最大的制约,所以我就像,团组织能不能发挥我们社会动员能力,和组织体系的优势,为青年的创业,提供一些支持呢?”

    “具体说说,”主席说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能不能成立一家公募基金会,为青年创业者提供资金扶持、技能培训、信息服务、政策协调和社会倡导?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党的代领导集体,总是从事关国家和民族前途命运的战略高度,重视青年,关心青年,爱护青年,把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希望,寄托在青年身上,”主席说。

    “随着大学的扩招,大学生就业的形势,应该会越来越严峻,鼓励和扶持青年创业,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,一平同学的这个问题,不失为一个好思路,团央是不是可以就这方面,进行一些调研?”

    他居然听进去了我的建议!这是真的?冯一平直到拍照的时候,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虽然地点特殊,出镜的人物更特殊,但是,有些东西,和他在学校拍毕业照并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怀仁堂前的草坪边,绿树前,领导们站在前面的地上,他们十个人,站在领导后面的钢架子上,在他们后面,还有更高的一排,那也是一些领导。

    身穿订制的立领山装,潮气蓬勃的冯一平同学,刚好站在副主席和未来的政协主席间,露出赤子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也出现在当晚的新闻联播上,并迅速在认识冯一平的人间,引起了轰动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