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没有一种穿越的感觉?”冯一平问牢牢抱着他手臂的黄静萍。

    月20号下午从首都机场出发,飞行十多个小时,抵达旧金山机场的时候,又回到了20号上午。

    黄静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第一次踏上异国他乡土地的她,这会还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第一天到幼儿园的孩子拉着爸妈的手一样,紧紧的抱着冯一平的胳膊不放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现在真有些不够看,对美国,她以前只是通过书本、报纸、杂志、网络以及电影和电视剧来间接了解,现在终于踏上了美国,她迫切的希望亲身去体会,去感受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传说美国的机场,好像也不咋滴。

    然后,她吸了吸鼻子,“这味道,”这气味也不咋的。

    现在到了老外的国家,周围全是体味不轻的老外,就是用了香水,在这炎热的夏天,那余韵,还是让她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住一阵子,一直吃这边的东西,估计你也一样,”冯一平吓她。

    “啊,我不要,”她好像还真信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孩子,真单纯。

    “你好冯,你好黄小姐,”迈克同志高兴的挥着手,“欢迎来美国,”

    他这次也不是一个人来,也带了家眷,那是一位打扮隆重的金发女性,“这是我夫人,莉莎,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,欢迎你们,”

    黄静萍稍有些拘谨的,用还算流利的英语跟他们打招呼,不过好歹这会,松开了冯一平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冯。你女朋友真漂亮,”迈克夫人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,莉莎,你,身材真好,”黄静萍说这话是由衷的。

    按我们东方的审美观点来看。莉莎顶多就人之姿,不过,那身材,底子很好,保养得也真挺好。

    尤其突出的,就是他家的孩子,粮仓大大的好。

    衣服一看就是高档货,项链、耳环、胸针、戒指,一样不落的都戴着。不过,总体来看,始终抵不过岁月侵蚀的她,和只戴着项链,穿着一条很国风的碎花裙子的黄静萍,真没办法比。

    迈克夫妇忝为地主,又是接待自己老板和女朋友,所以很迎合。黄静萍跟他们聊着聊着,也热络起来。英语也越来越流利。

    其实学了这好几年,她水平其实挺好,虽然语法上,又是会犯点迷糊,但那又有什么要紧?

    这一次,迈克吸取了上次的教训。没有租车,开了一辆大切,后座上还有儿童安全座椅,想来是莉莎常开的。

    “今晚是先住酒店,还是住在家里?”迈克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家里都到位了吗?还住什么酒店?”冯一平问。他们可是很期待住进自己在美国的第一个窝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准备了不少,但肯定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采购,买的寝饰,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,所以迈克和我,觉得你们今天还是在酒店好好倒倒时差,明天去采购补充一番,再搬进去,”莉莎说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有些表功的意思,“没关系,反正都是睡觉,还是在家里自在,”

    “冯,你可是赶上了好时候,”迈克说,“现在是难得的买方市场,你才能以这么划算的价格,买到这么合适的房子,”

    “我运气一向不错,”冯一平握着黄静萍的手说。

    去年月以前,因为互联网行业的火爆,硅谷周边的房子,同样被那些新贵们炒得火爆,然后,泡沫破裂,大把的人,一个月前,还发愁钱多得不知道怎么去花,一个月后,就彻底宣告破产。

    冯一平买的这处房子,准确的说,也算是一处烂尾房。

    一二十五岁,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哥们,创办的一个公司,在那轮热潮,还没上市,就被估值逾亿,各路投资家排着队上门送钱。

    和国内的做法一样,钱来的太快太容易,当然不愿意再苦鳖的租房。

    于是,他在一风景不错的小山顶上,买了块地,准备自己盖一豪宅,哪知房子还没盖好,市场就风云突变,他的公司,和其它的那些公司一样,在投资者纷纷撤资的情况下,没熬过两月,就干脆的破产清盘,哪还有钱继续往房子里砸?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,大多数硅谷新贵,此时和他一样,输得裤子都没得穿,没人愿意做接盘侠,这才轮到来自大洋彼岸的冯一平同志,以助人为乐的名义,捡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反正设计方案,和施工队伍,都是现成的,只要继续朝里投钱就好。

    这所房子,位于圣马特奥县的县治红木城,和斯坦福所在的帕拉阿图之间的一座小山顶上,据说视野开阔,风景绝佳,西边,可以看到大半个硅谷,东边,就是旧金山湾区,非常符合冯一平座山面海的要求。

    不是这房子真合适,真划算,他怎么也要在硅谷精英云集的艾瑟顿整治一套,和各路大佬们鸡犬之声相闻,抬头不见低头见,愉快的做做邻居,以期将来的合作啊。

    山道边的树木,都很高大,山间异常凉爽,沿着山间宽阔的车道蜿蜒向上,黄静萍看着两边陆树掩映下,那一栋栋大宅,虽然一言不发,但把冯一平的手,抓得越来越紧,冯一平何尝不是一样,非常期待呢?看图片,和看实物,那感受,怎么可能一样?

    “到了,”迈克对着前面山顶说,随着大切爬完最后一段山路,一栋造型时尚前卫,整体青灰色,外墙运用了很多玻璃的大房子,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错吧,”迈克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非常不错,”冯一平满意的点点头,这可以说是他梦想的家,当然,要是整体搬到冯家冲,那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房前是大块的草坪,房子左手边,是一个网球场,后院有个大游泳池,总占地面积1000平方英尺,建筑面积120平方英尺,有6个卧室,6个卫生间,还有健身房和桑拿室,要是在国内,这妥妥的应该是个庄园。

    不要被那么大的数字给唬到,它的单位是平方英尺,10平方英尺,才接近一平米,也就是说,占地近两亩而已,这样的宅子,国内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样,国内花钱也买不到,那就是私密性。

    就冯一平在首都那别墅,他在院子里,或者是二楼阳台上做点什么,邻居看得一清二楚,在这,就是他们俩在房前的草坪上“打架”,也没人看得到,爽!

    按冯一平的意思,室内装修,以米色和白色为主色调,简洁大气又温馨,家具同样也是以这两种颜色为主,简洁前卫。

    坐在新家看起来像敞开式的一楼大厅里,冯一平感觉真的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迈克指着墙上一张巨大的画作——冯一平看不懂那要表达的是什么,以他看,就是一张白纸上,两大团连在一起,颜色又不断变幻的黑墨团,“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,”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,我很喜欢,”

    “忘了一件事,走,带你去看看你订的车,”

    对哟,怎么忘了这茬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