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车库里,停着一辆银灰色,光可照人的大家伙,只看体格,倒有些美国车的范。

    迈克一按旁边挂着的钥匙,软顶敞篷缓缓的打开,露出里面一看就很高档的真皮座椅,以及驾驶那一块,大块的核桃木面板。

    “400马力,最大扭矩85牛米,0到60英里加速时间61秒,”迈克背着这些冯一平也耳熟能详的数字。

    这车,是月初刚到的,宾利第一款敞篷车,aure,雅骏。

    这车是宾利推出对抗劳斯莱斯敞篷幻影的作品,两者外观不相上下,很像孪生兄弟,但在冯一平个人的认知,他总觉得宾利这个牌子,更适合年轻人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两辈子,冯一平拥有的最高档的车,得益于美国的国情,最后的价格是0多万美元,换算成人民币,居然比他在国内买的那辆g级还要便宜。

    “已经给你们俩报了名,一周后考驾照,”迈克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,”冯一平蹲下来,把手放在车上,轻轻的摸着光滑的漆面,好像在跟这辆车对话。

    和有些州不同,国的驾照,和英语翻译公证书,以及护照放在一起,加州还是认可的,只是要长期居留,还是考一个的好。

    而且在美国考驾照,也不像国内,动辄两个月起。

    冯一平坐进驾驶座感受了一下,不错,还是这样的车舒服,金翎喜欢的那些超跑,底盘那么低,上车的时候不是坐进去的,是蹲进去的。他真的非常不感冒。

    莉莎也带黄静萍参观完了整个房子,她帮着做的准备很充分,连冰箱里也塞满了东西,连它们醒来吃什么都安排妥当,“烤箱里有我做好的千层面,吃之前加热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来冯一平猜的没错,她之前说的那些话,真有变相表功的意思,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,”黄静萍拿出两个盒子装的东西,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们从国内带来的一点小礼物,还没有包装,希望你们喜欢。”

    莉莎当面打开一看,一边是几双精致的筷子,另一个盒子里,是木雕的一匹奔马,高兴得不要不要的,“谢谢,我非常喜欢,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告辞。你们好好休息,倒时差。有问题随时打电话,”已经带着他们熟悉了大致情况,迈克拉着老婆道别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车开下盘山道,之前一直表现得相当淡定的黄静萍,迫不及待的抱着冯一平,“一平。真的太好啦!”

    “你不困吗?”冯一平拍拍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不困,一点都不困,”

    “刚好我也不困,那我们是不是做点爱做的事,来庆祝搬入新家。”冯一平很不正经的笑着,打开客厅的那套音响,“你想在客厅、卧室、游泳池,还是外面的草坪上?”

    “科学家的最新研究表明,这项运动,不但有益身心,还有助睡眠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结果,冯一平睡的并不好。

    不是不困,也不是之前的运动效果不好,他就是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这里太大,太静,门窗也多,睡的时候,他一直担心,是不是有窗户没关好?

    那大幅的玻璃墙,看照片的时候,觉得非常赞,现在住在里面,觉得相当不安全。

    大门和后门也一样,都简单得很,所有的这些门窗,别说防小人,连君子都防不住。

    当然安装了防盗系统,迈克他们一走,他就改变了密码,可是,看这套系统在美剧里的表现,好像真不咋滴,等安保系统客服打电话确认状况以后,再安排下一步的动作,坏人早就已经得手。

    世界通行的规律,警察一般总是来得迟。

    虽然说美国对私人财产保护得很严,擅闯私宅的,打死也白死,但问题是,他现在连枪都没有。

    炮倒是有一门,不过之前经过了连番大战,此时软塌塌的,一点精神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等他醒来的时候,才下午两点多,也就睡了不到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黄静萍睡得很安稳,怕是只要在冯一平身边,她在荒郊野外也能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这地方别人完全窥探不到,她现在也很大胆,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,身上只缠着一点被子,冯一平一时手痒,在她胸前掏摸了两把,她逼着眼睛嗯哼了两下,依旧睡得很死。

    冯一平欢快的走在这个崭新而陌生的家里,每个房间都拜访一下——顺道检查窗子有没有关好。

    厨房是他的目的地,这儿比首都的那个厨房还大,冰箱称得上巨大,应他的要求,还装了强力吸油烟机,餐那么博大精深,烹调方法多样,哪像美国人做菜,就那么板斧,要么煎,要么烤,要么煮。

    从塞得满当当的冰箱里,拿了一个大苹果,他咬着解除和恢复门口的安防系统,走到外面,视察他的这个新家,看看可以怎么加强安保措施。

    防盗门确实没有装的必要,玻璃一砖头就能砸碎,装防盗门也无济于事,就是不砸玻璃,想办法翻到二楼,也容易得很——说不定防盗门这玩意,在这可能还不好买。

    站在山顶旁边,可以看到下面的那些掩映在树丛的人家,长满了灌木和树木的山坡,并不陡峭,上来很容易,看来最好在外围,再高调的加装几个摄像头,不说实际效用,增加一点威慑力也不错。

    还要不要装一圈篱笆呢?

    还有,上来的那块,有没有必要装一道门,以免别人直接把车开到房子前面来?

    在山道前转悠了一会,他感觉安心了点,因为他看到了一辆警车在山道上转悠,不过,坐在驾驶座的那位,明显是个大胖子。

    这事有好有坏,好的一面,可能是这边治安太好,警察太悠闲,所以能胖成那样。

    坏的一面就是,要是真有事,他的搭档还行,这个家伙,铁定是跑都跑不动,派不上什么用场。

    习习山风,又把瞌睡虫给吹了出来,算了,还是继续回去倒时差吧。

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,怀里空荡的,他叫了一声,“我在下面,”

    揉着眼睛到窗户边一看,后院的游泳池边,黄静萍穿着清凉,身上搭着条浴巾,戴着墨镜,躺在躺椅上,旁边还放着一杯带着吸管的果汁,很美国的范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,别闹,”黄静萍抓住那双习惯在她身上占便宜的手,看着这个新家,“这儿真好,”

    “是想把家里人也接过来是吧,”冯一平也挤上了躺椅,把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哦,你也这样想,”

    是,这不是崇洋媚外,他们都是好孩子,有什么好事情,都想跟家里人分享,可能也是因为来到异国他乡,所以跟思念父母亲人吧。

    “想想,明年这会,就会有个小家伙,陪在我们身边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他们来美国,除了工作学习,最大的一件事,就是瞒着两方家长生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恩,”黄静萍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,我就让迈克推荐几家医院,我们选一家,先好好做个检查,以后你所有的产检,也都定在那里,”

    黄静萍不清楚,过来人冯一平清楚,准备怀孕之前,女方是要有针对性的补充一些营养,比如叶酸啥的。

    “我都听你的,你知道哪儿有超市吗,我们去买东西吧,需要补充哪些东西,我已经列好了单子,”

    “旧金山肯定有,你想不想近距离看看金门大桥,想不想去渔人码头?”

    “好哇,要不我们现在就去,顺道在那边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好,走喽,去开我们的豪车喽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