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白天睡了一觉的两个人,晚上比较兴奋,在渔人码头,吃了一顿正宗的美式海鲜大餐之后,还驾车夜游了旧金山,两个亚裔年轻人,开着这样典雅庄重风格的敞篷豪车,别说,回头率还真不错。←,

    看着周围这迥异的景致和人群,黄静萍总是有点不太踏实,“我们这,就算是又在美国安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说又?”

    “你看啊,98年,我们在市里,99年,到了首都,01年,又到了美国,”黄静萍扳着指头数,“你说,再过两年,你又会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还真是,不过,在这里结束一年的交换生生涯,同时生下一个小猴子之后,如果黄静萍也跟着回国,肯定也不会回首都,那时,**将爆发在即,怎么好让她跟粉嫩的小猴子留在首都?

    “怎么,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只要跟你在一起,到哪我都喜欢,”黄静萍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这是在哪?”冯一平马上发现,自己信马由缰的,不知道开到了哪。

    问了几次路,终于转出主城区,和冯一平第一次来一样,黄静萍也很不习惯其它地方的安静,应该说是冷清,“才九点多而已,”

    回家的那条山道,更是幽静,虽然路灯很明亮,路边的小道尽头,也是一栋栋灯火通明的房子,可路上别说人,连一条狗都没有,他们现在听到的,就只有树林里虫子的叫声。

    终于,前面有一辆车下山。那是一辆敞篷的保时捷跑车,会车的时候,里面那个穿着灰色体恤的哥们还停下车来打了个招呼,“你一定是我们的新邻居?车不错,我是哈里,”

    “冯。很高兴认识你!”冯一平笑着跟他打招呼,这是他们第一个打照面的邻居。

    “听迈克说,你们刚来美国,如果有需要帮忙的,给我打电话,”

    这好像是一个挺热心肠的哥们,可是,你丫说得这么好听,倒是留一个电话下来呀!

    要是在国内。冯一平这会一般会礼貌性的问一句,“你干啥去呀?”可这是把**看得比呼吸还重要的美国,还是不要问的好。

    “好像邻里之间,也不像传说的那么冷漠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他们俩虽然在首都那个别墅区里住那么长时间,但邻居的名字,依然不是很确切的知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社区,可能都有那么一两个热心的人吧。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不管是他还是她,这俩货。对美国邻里之间如何相处,没一点了解,都想着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,我不打扰你,你也别管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叮咚,”门铃在响。黄静萍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餐,迈克说好了带着莉莎过来,“一平,去开门,”

    一开门。一位穿着蓝色裙子,收拾得很整齐的女人站在门口,双手捧着一个盘子,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,“你好,你一定是冯,我是凯特,下面右边的第家,这是我烤的一些饼干,恭贺你们乔迁新居,”

    冯一平有点懵懂的接过那个大盘子,把她们朝里面让,“二位请进,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了,”凯特笑着从女儿手里拿过一张便条,“这是我先生哈里的电话,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昨天那哥们的婆娘。

    “那你稍等,”冯一平进屋翻了一阵,从带过来的那一盒泥塑里面,挑了一个骑在水牛上的胖娃娃,“这个送给你,”他弯下腰,对哈里的女儿说。

    “哇,这个好精致,”歪果仁就是喜欢我们大天朝的这些特色民俗的小玩意,“安妮,你该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小女孩甜甜的对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凯特的来访,好像是一个信号,跟着,冯一平家的门,不断被敲响,都是站在门口简短的说几句,再送上一盘自己做的点心,带来的那一盒泥塑,没一会,就发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莉莎跟着迈克来的时候,也带着点心,那是她自己做的蛋糕,看着桌子上的那些东西,他们显然并不惊讶,“看来你要准备一个party,”迈克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办吗?我回访一下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是传统,”看着年轻的老板为难,迈克觉得有点开心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的,”莉莎帮他摆碗筷,“你定下一个日子,在前院支个帐篷,准备一些点心,酒水饮料,再来个海鲜烧烤就可以,来参加的人,自己也会带一些食物来,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们试试,入乡随俗吧!”到什么山头,唱什么歌,到了这,只能按他们的规矩来办。

    “一平,帮我端菜,”黄静萍端着一盘锅盔豆腐走出来。

    做西餐,肯定比不过莉莎,他们今天准备的,都是地道的国菜,比如,还有鱼香肉丝,酸辣土豆丝,宫保鸡丁。

    为了照顾他们带来的那一双儿女,另外做了西红柿炒鸡蛋,西兰花蒸虾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地道的国菜吗?和唐人街吃的不一样,”迈克能吃辣,只不过他的筷子用得,实在是差,要夹个老半天才能成功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用勺子吧,”冯一平指指被他放在一边的勺子。

    “确实美味,”莉莎说,“而且这个饮食习惯比我们健康,肉食少,素菜多,”

    其实我们也吃肉的,本来想炒个回锅肉来着,就怕你们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迈克,你们社区也是这样吗?邻里都这么热情?”冯一平还真有点不相信,自己的国家,被誉为人情社会,现在邻里关系日渐冷漠,这个利益至上的美国,邻里之间,会这么好吗?

    “这个,”迈克好像有点难以启齿,“就像是一项约定俗成的规矩吧,每当有新邻居来到,大家都要表示欢迎。”

    迈克其实有一句话没说,特别是在这样行情低迷的时候,还能在这个领域投资的邻居,大家肯定都会想着跟你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就是在平时,还是会保持适当距离,对吧,”

    “是,”迈克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平时和邻居交往,需要注意些什么?”黄静萍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简单,尽量不要干扰到别人,”丽莎说。

    “有一句谚语,‘英国人的家就是他的城堡’,没有受到邀请,不要主动登门拜访,确实需要拜访,最好提前打电话预约,而且尽量不要在灶点以前,晚10点以后,给邻居打电话。”迈克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要收拾好自家的院子,像草坪,在这样的夏天,一般要一周修剪一次,”莉莎再补充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起去酒吧或者咖啡厅,不要抢着买单。”这我不会,但别人抢着买单我一般没意见。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有养宠物,将来也要管理好,”还补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听了就觉得,感情在这说是很自由的美国,泥煤的,其实好像并没有在国内住得自由。

    而且,今天大家这么热情,完全是因为他们是新落户的,如果不是做邻居的时间长,他们同样也不会清楚邻居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可能是看他们两脸色不大好,迈克说,“大家也乐意和邻居分享一些事情,比如,哪个园丁好,”

    就这一点,冯一平半天没反应,“你怎么了一平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想到点什么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不管是美国还是国内,邻里关系越来越冷漠,道理其实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社会越来越进步,但与此同时,大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,平时下班到家后,累得跟死狗一样,自家的事都操心不过来,哪还有精力关心别人家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,是邻居,就免不了有个磕磕碰碰,要是平时关系太好,有矛盾时,也不好翻脸无情不是?

    这保持距离,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。

    可是,后来美国的那几大社交媒体,都火得不行不行的,他们应该非常喜欢社交,那这里面,是不是可以做做章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