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,还有,”冯一平想起了一件事,补充了一句,“清楚自己的邻居是什么人,其实也是一种安全保障,对吧,不然,你也不知道隔壁住的,究竟是守法公民,还是恐怖分子,”

    “这个,至少在硅谷,我们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,”这样的问题,迈克感觉自己必须要辩白一下,“硅谷治安一直很好,”

    “是挺不错,不过,多一些安全保障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而且,哥知道,一个多月以后,当那曼哈顿的双子塔轰然倒塌,你们就不会再这么想。⊙,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目前的想法,这个网站的名称,我想了一个,邻里之间,door,”冯一平结束了自己的陈述,“大家有什么意见、看法?”

    因为后来一直在国内,只听说过脸书,但没用过,也不知道脸书的发展史,所以,冯一平此时并不知道,脸书在哈佛刚起步的时候,差不多也是采取相同的做法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主要是针对大学生,所以,脸书的注册,对应的不是家庭住址,而是学生的id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好像不错,”金翎说,“可是如何赢利,广告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按你的设想,一个个社区之间,是分隔开的,这广告投放效果,会好吗?”这是洪浩然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迈克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这确实是一块蓝海,我的问题和他们一样,也是盈利的问题,在成长期时,注册用户不多。大公司不会花钱投广告,按这样看,在注册用户还不上规模之前,估计公司的财务状况,一直不会很乐观,”

    他这是说的委婉。就是想知道,前期有没有那么多资金来烧。

    “广告肯定是赢利的一个重要手段,但是网站前期的主要任务,除了发展注册用户,还是发展注册用户,让这些用户觉得,上door能解决实际问题,能互帮互助,能促进邻里和谐。只要拥有一大批这样有粘性的用户,我们就算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投入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前期投入完全没问题,”账上还放着好几亿美元呢!

    “而且,虽然各个社区是分隔开的,但是,社区所在地的那些商家。也不是不会打广告,对吧。”

    至于有了大量用户以后,改如何赢利,拜托,这难得到从移动互联网时代过来的冯一平吗?

    就是不打广告,也有太多的盈利手段,比如。如果覆盖了几万个社区,注册的家庭用户几千万,那就随便做做团购,不也会哗啦啦的来钱吗?

    还比如,可以衍生出点评网来。还可以销售虚拟产品,举办各种付费调查,第方的应用分成……。

    还有,这么多真实的家庭用户,估计以后那些参选各种公职的人,也会把这个网站,作为一个追逐选票的宝地,不也是条来钱之道?

    “如果大家都明白,那我想,这个项目,应该是这样展开,制定总体规划的同时,制作出网站,先找一个社区试运行,没问题之后,快速向全国扩展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个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金总总负责,制定出规划来,洪总和迈克协助,先确定一个行动纲要,比如要投入多少资金,要配备多少人员,以及实现各个步骤相应的时间表。

    迈克更了解美国国情,网站设计以你为主,洪总协助。

    先大概就这样安排,怎么样,没问题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一个问题,你呢,准备干什么?”金翎问。

    “我这段日子,一直殚精竭虑,现在感觉很累,非常累,需要休假。

    再说,论规划,我不如你,论技术,我更是不如迈克和洪总,所以这些事,你们这些精英商量着办,趁开学之前,我想去散散心,顺道观摩一下美国的风土人情和大好河山,”

    金翎就知道他是这样!不过,也没办法,谁叫他现在一直坚持做学生呢?国内读得不过瘾,还跑到国外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眼光,确实厉害!她有时都想扒开他脑袋,看看里面究竟是怎么运行的。

    “一平和我,准备沿着66号公路自驾游,到了芝加哥以后,再从那里飞到纽约和华盛顿,”黄静萍小声对金翎说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们计划好的,秋季开学以后,就不会再有这么长时间的假期,而且再过几个月,就是有假期,说不定那时已经怀上了宝宝,不好这样长途自驾游。

    当然,有一个原因冯一平没说,911之前,和911之后,美国的状况,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两个,绝对不行,”其它的没意见,一听这个说法,金翎立马坚决反对,“又不是在国内,人生地不熟的,况且66号公路,现在很荒芜,你们准备两个人自驾,跨越个时区,8个州,绵延几千公里,万一遇上点事怎么办?我绝不同意,”

    66号公路,本来就是沿着地形而建,起伏蜿蜒,路况本就说不上好,何况被州际公路替代多年之后,一度被废弃,连地图上都没有标注。

    要不是一些对这条“母亲路”怀有感情的人到处呼吁,采取各种措施保护它,这条路,怕是已经成为历史,不会再重回美国公路系统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因为过往车辆稀少,公路沿途的各种设施,自是比不上新建的那些高速公路,不管是吃住还是修车,都谈不上方便。

    往来经过的车不多,要是在荒郊野外抛锚了怎么办?美国的乡下,同样没有大城市那么周到的服务,美国荒无人烟的乡下,自然也不会像大城市的高尚住宅区这么安全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十多天的工夫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坚决不同意,”金翎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们要是坐飞机或者火车去东部,我同意,自驾去,我绝不同意,要不,我们现在打电话给你爸妈,问问他们的意见?”

    为了以示尊重,他们这些话,同样都是用英语说的,迈克全听在耳里,他现在才发现,金翎和冯一平,好像并不是简单的雇员和老板的关系,此时笑着说,“如果一平你们执意要去,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,我从公司派一男一女两个保安,再开一辆车跟着他们,”

    黄静萍这会却打了退堂鼓,“一平,我们先去洛杉矶,再坐飞机直接去东部好不好?”

    能不同意吗?冯一平很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,要是没说,哪来的这么多麻烦,金翎回去以后,他想干什么,谁还能拦得住?

    现在能不答应吗,都要去爸妈那里告状好不好,“好吧,其实这样也轻松点,”

    “这倒提醒了我,迈克,你记一下,还是抽调两个人,负责他们的安全,他们在市内还好,只要出旧金山,就一定要有人陪同,”金翎又霸道的定下了一条。

    在国内,她是不担心的,冯一平现在,也算是把交道打到了南海,但在美国,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,人手也不足,安全方面的隐患,还是要尽量消除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安排,”

    这事冯一平也不反对,出去带着人,除了更安全之外,关键是很多事都有人代劳,就像上一次的雅各布一样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我送你,迈克,”冯一平把他送到停车场,见里面并没有人跟出来,悄悄问,“乔治城那边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托人去了解过,”迈克也小声说,“5月份就办了休学手续,但休学原因不清楚,我已经找人去她家里了解情况,一有消息,我会及时向你反馈,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迈克说,“这事莉莎也不知道。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