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安慰住金翎,冯一平就又不管不顾的抛下这一大堆事,继续没心没肺的去玩吗?

    非也非也,他这次去东部,自然是有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在办事之前,自然要陪着黄静萍来场美国深度游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游,应该是他们俩合照最多的一次,这也是带了助理的额外好处吧。

    最逗的是,在白宫前的时候,黄静萍恍然大悟的说,“原来它在这,我一直以为它在纽约,”

    好吧,女同志们关于这方面的常识,真不好奢求,也真不怪他们,在普罗大众心目,纽约的知名度,绝对要盖过华盛顿特区。

    这次在纽约,冯一平带着她飞了一把,上次他自己来,是坐船看的曼哈顿,这一次,是坐直升飞机鸟瞰纽约。

    当直升飞机飞翔在蓝天里,把曼哈顿所有的高楼都收在眼底,黄静萍就有些坐不住,抱着冯一平的胳膊雀跃不止。

    当飞过自由女神像的时候,冯一平突然有一种阿q似的胜利,你美帝的象征,现在不也在我屁股底下?

    不过,也就yy了那么一会,到下午,黄静萍去第五大道,他则要去华尔街,登门拜访那些有过几面之交的金融家们。

    要想到纳斯达克圈点钱,和他们巩固一下关系,那是非常有必要的举措。

    “啊,你不陪我啊?”到了国外,和冯一平一样,黄静萍也变得外放了很多,大庭广众之下,居然拉着冯一平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都跟他们越好了时间。不好变更,你去吧,好好逛逛,把我那份也逛完,晚上等我一起吃饭,”冯一平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还真是这样。在一起之后,陪女人逛街,即使说不上煎熬吧,至少也肯定不会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这个下午,冯一平一直在连轴转,高盛、美林、摩根斯坦利、花旗,四大投行,他转了个遍。

    也没什么正事,就是见见面。聊聊近况,介绍自己和公司的一些情况,反正他的用意,那些人精们,也全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第二天,才是办正事的时间,陆续有两亿美元的资金,被他分散到多家投资公司。全部买入9月份的期指合约,这样难得遇上的超级短线。不操作一把怎么行?

    在美国要收购和投资这么些公司,还要置业这么多,很花钱的咧。

    不捞一笔补充一下怎么行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康宁镇,黄静萍挽着冯一平的手漫步走在那舒适的街头,“这里绿化真好,像公园一样。但又像疗养院一样安静,真好,你说,要是我们镇里也能像这样该多好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黄承忠大镇长咯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黄静萍没好气的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将来绿化我们可以向这里靠齐,至于幽静,那还是不要想了吧,美国才多少人?我们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康宁公司,上次接待冯一平的乔安娜最近很忙。

    进入今年,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影响,正进一步深化,对康宁公司的影响,也在加剧。

    就光纤业务来说,已经签订的不少合约,都已经成为废纸,因为好些乙方公司,已经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而在这样的大环境里,新合约的签订,那真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在公司高层们,主动四处出击,找寻新业务,而且据说已经在酝酿裁员或者降工资的情况下,他们下面的这些员工,普遍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没有一个不比之前更努力的工作。

    正在做一个接待方案的她,听说有一位冯先生来拜访的时候,楞了一会才想起来,难道是他?

    接待室里,不是冯一平是谁?

    “你好乔安娜,抱歉没有提前预约,这是我女朋友黄,”

    “你好黄,”这是一个很秀气温和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好乔安娜,谢谢你送的那些厨具和餐具,它们都很好用,”黄静萍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夸奖,”乔安娜一进门就看到,他们带着好几个袋子,好些一看,就是自家玻璃博物馆的出售的商品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从国内带来的一些小纪念品,希望你能喜欢,”黄静萍递给她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,”乔安娜当场打开一看,马上赞叹道,“喔,真漂亮,”

    那不是糊弄老外的那些大路货的纪念品,而是一个很有国特色的云锦笔记本,以及一个龙纹福字的云锦井架,虽然不是精品,但色泽灿烂,制造精细,美如云霞,就我们自己用,也很有档次。

    “这丝绸太美了,这简直都是艺术品,”乔安娜摸着那两样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艺术品!

    冯一平也没跟她讲丝绸和锦的区别,只说了一句,“这种丝质工艺品,目前还无法用机器加工,只能手工制作,你知道吗,我们国以前的皇帝,他们的龙袍,就是用这种锦织成的,”

    手工制作,和皇帝两个字,深深的打动了乔安娜,她们就喜欢这样的东西,“非常感谢你们的礼物,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它们,”

    “冯,你这次,是和黄一起来旅游吗?”

    “忘了跟你说,从秋季起,我会在斯坦福商学院做一年的交换生,开学之前,带我女朋友来东部看看,昨天在纽约,她听说了我对你们玻璃博物馆的描述,也非常感兴趣,所以我今天才冒昧前来,”

    “你要在斯坦福呆一年?这真是个好消息!只是,冯,你们参观时,应该给我打个电话,我好客串一次讲解员,”乔安娜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好麻烦你,对了,本杰明先生在吗,我这次,也给他带了两样纪念品来,”冯一平指了指另外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给本杰明的纪念品高级些,里面是一副织锦画,还有一条云锦领带。

    “真抱歉,本杰明总裁在外出差,”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,看来你们公司发展得很好,”冯一平笑着说,语气非常诚恳,只有他知道自己在说反话,“那麻烦你转交给他,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打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虽然冯一平对他们束之高阁的checor玻璃,眼热不已,此次前来,也是这个原因,但从头到尾,他压根就没提过一次。

    从这些百年老店手里捡漏,不是件容易的事,如果让他们觉得自己太刻意,这些经年的老狐狸,肯定会警觉。

    对乔安娜的再挽留,冯一平一概坚辞,“真抱歉,我明天必须要到芝加哥出席一个签约仪式,我们成功入股了一家公司,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一点没有炫耀的意思,但效果,就是炫耀,哥不差钱,哥有好多感兴趣的项目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