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斯加图斯,灯火通明的路上此时鲜有车辆经过,两旁的民居,此时也都非常安静,衬得那少数亮着灯的窗口,显得异常孤寂。

    马灵坐在二楼窗前长长的工作台后,正在细化今天冯一平提起的那几条意见,查完一条资料,再一次看右下角的时间,悄然已经过了十点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眼躺在身后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儿子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小子,说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等到爸爸。

    她悄悄起身来到衣帽间,在妆台前描画了一番,再把身上宽松的居家服,换成居家的睡衣,忙完这一通,已接近11点,但是,那个家伙竟然还没到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这时才从圣何塞一家俱乐部里走出来,旁边陪着的是有点醉醺醺的马丁·艾伯哈德,“冯,呵呵,我控制得很好,大家第一期到位的注册资金,至少还能撑一个季度以上,哼哼,我很想看看,下一次董事会时,马斯克脸上的表情,”

    还算清醒的斯特劳贝尔在旁边拉着他,“马丁,你醉了,”

    控制成本和支出的事,在合作伊始,冯一平私下里就提醒过马丁一次。

    因为历史上,马丁和马斯克闹翻,虽然本质是为了争夺特斯拉的控制权,但起因,也是马丁对成本控制得不理想。

    这一次,果然,马斯克同样对马丁的大手脚颇有微词,在董事会上,尤其是上一次在洛杉矶SpaceX里举行的那次董事会上,那就相当于是当面指责。

    一个是好意提醒,一个总是指责,马丁自然而然的亲近冯一平,对马斯克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做得不错,但也不要为了控制而控制,我们当前首要的任务,是尽快出成果,”冯一平勉力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斯特劳认可的那些资金,一定要全力保证,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冯,”斯特劳这样的工程师,最喜欢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,“你什么时候来特斯拉看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奈飞事情比较多,我尽量在21号之前过去,”21号,就是除夕。

    他还是希望能回国来个大团圆。

    这儿隐约还能听到俱乐部里面伦道夫爽朗的笑声,今天,他是最高兴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,在今天之前,他内心深处,多少还有有点怀疑,那么在此时,他绝对疑虑尽去。

    自己的决定无比正确,奈飞将在冯一平的带领下,向高科技回归,朝新的巅峰进发。

    冯一平抱着手,在花树稀疏的光影下,对着有些亢奋的马丁和一直冷静的斯特劳说,“现在的特斯拉,无疑压力比较大,而且可以确定,在未来的几年内,将会一直是这种状况,对此,一开始,我们大家就是有预计的,”

    马丁和斯特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要始终牢记一点,我们今天的沉寂,就是为了未来的辉煌,我们沉寂得时间越长,那我们的未来,一定会更夺目,”

    “不要忘了,我们的特斯拉,是将来一定会改变现代工业翘楚——汽车行业格局的大项目,值得我们埋头付出几年,所以呢,现在我们不要跟其它公司比,”

    大家聚到一起,难免会有比较。

    刚才在聚会的时候,相对互联网这边的欢欣,特斯拉这边,则有点落寞,那边是飞速发展,而他们这边,还在进行基础的研发,出成果,至少得是几年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马克·塔彭宁,也不知道是最近工作一直太忙,没有放松的机会,还是喝闷酒,总之,很快就自己把自己灌到趴下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冯,我们有准备,”斯特劳说,“我们这是为你高兴,为伦道夫高兴,”

    马丁也正色说,“我们几个早就讨论过,力争在五年之内出成果,所以现在看到其它公司的成功,我们会有些羡慕,但并不会因此消沉,我们从事的毕竟是不同行业,”

    “当然他们的成功,同时也是对我们的激励,所以冯,你大可以放心,我们接下来,一定会加倍努力干活,”他握了一下拳头。

    “是要努力,但是不能拼命,一定要注意休息,这事,急不来,对吧,”冯一平跟他们俩握手道别,“照顾好马克,”

    直到在前面车道拐弯时,冯一平依然能看到那辆还站在路边目送自己,心里也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对特斯拉的这三位骨干和股东,他一直都很宽厚,一直都很关心,现在的结果,也非常符合他的愿望,等过两年马斯克把SpaceX忙出个眉目来,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特斯拉上的时候,他也无望争夺控制权。

    对这一点,冯一平心里一直没有放松过。

    为了特斯拉的成功,他需要马斯克这样的人加盟,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又必须对马斯克加以提防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,因为现在跟马斯克关系不错,马斯克将来就不会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善良,但是他不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着旁边儿子的鼾声,拿着电脑蜷在他脚边的马灵感觉自己也快要睡着了,记不起第几次打哈欠的时候,楼下终于亮起了车灯。

    她欣喜的捡起一件风衣裹在身上,脚下轻巧的一阵风似的跑下楼,刚到一楼,就听到门铃响,冯一平刚一进门,她就高兴的扑到他身上,都吧嗒了好几口以后才记得问,“欧文呢,”

    “他回家了,明早来接我,”冯一平一手托住一边,就那样抱着她朝楼上走,嘴得空的时候还不忘问一句,“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,”马灵终于从他身上下来,改为抱着他,“坚持要在这儿睡,就想第一时间看到你,”

    冯一平蹲下身子,看着熟睡的儿子,在他头上轻轻的摸了两下,“真可爱,”

    不同于女儿阿曼达,文森特睡觉很符合他的气质,是非常文静的那种,这么说吧,好多时候,睡觉前给他盖的被子什么样,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什么样,都不用夜里给他掖被子。

    “他房间呢,我抱他去床上,”

    “不,现在别吵醒了他,我先带你参观参观?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,”马灵兴致勃勃的把楼上楼下包括院子里的灯全都打开,带着冯一平从楼上往下参观。

    这栋房子,其实有些年头,建于上世纪80年代,但是保养得不错,之前也精心维护过,看起来跟新的一样。

    它最大的特色,就是设计上非常的亲近自然,特别是楼上,能用玻璃的地方,就绝不用墙。

    推开窗子,树木就在几米开外,闭上眼睛,就能感觉到带着草木清香的空气。

    室内采用白色为主色调,配上棕色的原木地板,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马灵最后带他坐在四周被围起来的前院,有些得意的问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,”冯一平把她抱在大腿上。

    确实,相对美国这边敞开的院子,他更喜欢这样周围用平房围起来的,私密性更好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我一看这套房子,就知道你会喜欢,”马灵改为骑坐在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我很抱歉,”冯一平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深知,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房子,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次有迈克帮忙,我其实没花多少时间,”马灵不想他有这样的感受,拿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没一会,她使怪的朝下坐了一下,双目含春的看着冯一平,“不,别在这,文森特还在沙发上,抱我去卧室,”

    抱儿子去房间的时候,他醒了一下,叫了一声,“爸爸,”

    “哎,”冯一平亲了儿子一口,“爸爸来了,”文森他舒服朝冯一平怀里挤了挤,满足的又打起了呼噜,小家伙这会还是瞌睡多。

    等再回到主卧,灯光变成了粉红色,但是,她人呢?

    随着“踏踏”的响声,在他惊讶的目光中,马灵略带羞涩的从衣帽间里走出来,身上穿着的,赫然是白天那套工作装……。(未完待续。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