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很欢乐,除了哈斯廷斯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除了他一家。

    一家之主的心情不好,连带着一家人都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深夜,帕蒂从床上醒来,看着身边空空如也,披衣下床,轻轻的走出卧室一看,果不其然,书房的门缝里透出灯光来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靠在书房门上听了听,听到那夹杂在掌声和欢呼声里的话,她就知道,里面依然在放着那位冯的演讲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这么低的声音,哈斯廷斯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用听清楚,因为这一段篇幅不小的演讲,哈斯廷斯第一时间就整理成了书面文字,现在应该是熟记于心。

    那么,为什么还要一直听这个?帕蒂非常想不通。

    听着里面椅子挪动的声音,她就要敲在门上的手停在空中,算了,这男人,有时候,有些事,只能靠自己走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帕蒂还是决定明天去问问心理医生的意见,看要不要开些药。

    回到清冷的房间里,她不由得有些埋怨伦道夫,哈斯廷斯现在之所以会这样,伦道夫要负很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至于冯一平,老实说,连帕蒂都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她虽然一向没有干涉过哈斯廷斯的工作,但是,哈斯廷斯的工作,她自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那段演讲,几次下来,她也听得很完整,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来说,那位的安排、布局,确实非常大气,非常科学,不但和现有的业务关联性很强,而且看起来确实能够实现,很有前途。

    如果真能按他规划的发展,那么将来的奈飞和自己老公现在经营的奈飞,那至少是1.0版本和5.0版本的区别。

    而这,正是让在里面看了又看,听了又听的哈斯廷斯最失望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近这一段,在无奈的步了乔布斯的后尘之后,他虽然感觉有些挫败,但是内里还是比较从容。

    他是悄悄的隐在一边,用后来流行的一句热门网络用语来说,静静的看着冯一平和伦道夫装13。

    他不太了解冯一平,但是他了解奈飞,他更了解伦道夫——他不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他深信,不管冯一平要对奈飞怎样调整,不管他的这些调整是合理还是不合理,冯一平都不可能自己负责奈飞,因而,奈飞离开谁都可以,但就是不开自己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其实一直都在期待着冯一平,期待着伦道夫来请自己重新执掌奈飞,请自己收拾那个乱摊子——直到冯一平在公司发表了这番演讲。

    只听完一遍,他就没有之前那么十足的信心。

    和伦道夫一样,他总算明白了冯一平所说的蓝海究竟是什么,那还真不是故弄玄虚,而是奈飞真正可以放开手脚干的一块领域。

    而不论是现在是一片蓝海的流媒体、视频网站还是进一步自己制作影视剧,细细一想,都正是奈飞将来发展最好的道路。

    先在此时无人问津的蓝海里大肆跑马圈地,再在海中最中心最大的地块上建起一座坚实的城堡不说,城堡外还砌上几道高墙,高墙之间,是因势利导的护城河……,这样的手段,不但能把现在自己一直疲于应对的竞争者彻底甩开,也能给后来的竞争者者制造巨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规划得这么具体,这么合理,此时的那几个竞争对手,看来从现在起就造不成太大的影响,那伦道夫这个不擅长冲锋陷阵,但执行力不错的家伙,也不是不能坐稳总裁的位子。

    你要说哈斯廷斯这会还能坐得稳,还能保持从容,那才怪呢?

    冯一平的演讲,一直在电脑里重复播放,他闭上眼睛,看似睡着了,其实一直在紧张的思索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早上六点,冯一平准时睁开眼睛,身边的人依然在沉睡,而胡乱堆在床尾的那堆衣服,依然让他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有些情趣,还确实是个好情趣。

    他手稍微动了动,马灵就闭着眼睛紧紧的贴了过来,正好在这边早上不好跑步,冯一平有心改变一下运动方式,马灵闭着眼睛动了几下,“别闹,就这样抱着我,”

    女人可能有时候拥抱就是拥抱,但是对男人来说,都拥抱了,自然会想更多,何况是在早上这样精神“勃发”的时候,何况是在大家都只穿着内衣的时候,何况,还是在床上。

    但是,细究起来,自己这样拥着她在早上醒来,次数相当有限,冯一平只能尽量让自己变得纯情些,学着那些偶像剧里的情节,就那么抱着她,准备躺在床上,看着太阳从东方升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马灵眯着眼睛在他胸前躺了一会,忽然奇怪的“咦”了一声,睁眼看了冯一平一眼,手跟着就熟门熟路的摸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冯一平刻意让它蛰伏的部位又昂扬起来,没一会,马灵就动作纯熟的压到冯一平身上……。

    好吧,你是女王,这是你的主场,言情剧还是艳情剧,都是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当然了,冯一平此时并不感觉到委屈就是……。

    晨运很舒畅,很酣畅,消耗的卡路里不知道有多少,但是出的汗,真不比晨跑要少。

    冯一平等到不喘气的时候,笑着对马灵说,“我觉得,在有些方面,我们也很有必要进行扩张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“其它方面?”马灵认真的看着他,“哪些方面?”

    昨晚在细化冯一平所提的建议时,她其实就又一次思考过,但是,她认为自己这个负责网站内容的高管,考虑得已经够全面,唯一没有涉足的视频内容,只有新闻。

    但是新闻这一块,要真做点成绩出来,投入和产出太不成比例,冯一平自己也说过,就等着以后个人和电视台上传,自己没必要做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就知道她想岔了,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,“我是说职业方面,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尝试,比如,护士、空姐、警察、教师……,这些好像都挺不错,”

    马灵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,白了他一眼,“要不要还让我去买一套女校学生的制服?”

    哟,看起来也很了解嘛,他手搭在马灵的肩上,“欢迎你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,多多拾遗补缺,”

    “你都想的是些什么?”马上冯一平就遭受了不少花拳绣腿。

    就在这当口,儿子房间那里响起一声,“妈妈,”跟着又试探的叫了一句,“爸爸?”

    两个人楞了一下,连忙七手八脚的穿衣服,马灵急匆匆的套上一件衬衫,用手拢了一下头发,“我先过去,你快点把床收拾好,”

    冯一平刚把那一堆衣服胡乱塞到一个柜子里,赤着脚,穿着一件宝蓝色毛衣的文森特就一脸惊喜的跑进来,“爸爸”

    “哎,记得昨晚亲过我吗?”冯一平一把抱起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昨天晚上见过你,”文森特兴高采烈的,“爸爸,快跟我来,我带你看看我们的新家,我很喜欢这个家,”

    小家伙拉着冯一平的手,楼上楼下的带着他转了个遍,因为词汇有限,好多地方他只会说,“这里我觉得很好,”“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,”

    他最后带着冯一平来到二楼的露台上,“爸爸,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,可以看到山,可以看到湖,还可以看到森林,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喜欢,”冯一平一脸高兴的看着儿子高兴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去爬山好不好?”文森特指着对面的山说。

    “好哇,”冯一平爽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爬山,也是锻炼小家伙意志的好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午十点,穿着冲锋衣的冯一平站在山道上,鼓励前面穿着跟自己一样款式,一样颜色冲锋衣的文森特说,“再走几步,就到上面那块平地,我们在那休息好不好?”

    文森特看了一眼妈妈,马灵也是同样的意见,他于是只能压着牙朝上走。

    这时冯一平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冯,你明天会来公司吗,听说你会给公司带来一个大单子?”佩奇在那边笑着问。(未完待续。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