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加哥,曾经的世界第一高楼,现在的北美第一高楼,曾经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零售企业,西尔斯罗巴克的总部大楼,西尔斯大厦10层的观光平台上。△,

    整个人就像凌空一样,站在全玻璃制成的观景台里,即使是已经克服了恐高症,冯一平现在还是感觉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拉着他的手的黄静萍,同样有些紧张,全副心思都放在远处的美景上,只偶尔看一眼脚下的玻璃地面。

    脚下的这些玻璃,离地面可是有四百多米,只要不是那些神经特别大条的,任谁走在上面,都会有些不踏实。

    迈克和洪浩然,站在大厅间,好像正认真的讨论着什么非常重要的事,对冯一平他们的邀请,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感觉最好的是金翎,一直在旁边闲庭信步,“在这样的天气里,应该能看到周围的四个州,”

    你既然那么轻松,就别双手抱胸啊,做这个动作,不就意味着你其实也是有点紧张的吗?

    西尔斯公司派来接待他们的弗林先生,一直保持着商场服务员标准的那种笑,也以商场服务员标准的站姿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冯一平终于显摆完了自己大无畏的勇气,牵着黄静萍走回来,“麻烦你久等,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职责,”弗林笑着说,“我刚收到通知,托马斯副总裁已经回到公司,正在等候几位,”

    “抱歉,那我们这就下去,”

    好像当你到了一定程度以后,工作和生活,真的很难分得开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此行。当然不只是为了观光而已,他们主要是来西尔斯拜访和学习。

    零售业不是个好混的地方,曾经稳坐美国零售业头把交椅十几年的凯马特公司,现在已经走到了破产的边缘,这对他们而言,也是一个很好的警示。

    而同样是百年老店。虽然同样比不上后来居上的小字辈沃尔玛,但西尔斯公司,现在却依然挺健壮,既然来了芝加哥,就得从他们身上吸收点养份。

    托马斯副总裁,是一个留着地海式发型的矮个年男人,一看就是那种很有条理,很冷静,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那种人。很有一种荣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落花开的气度。

    这和他们企业百年老店的气质很符合。

    只有像有佳这样的初生牛犊,才会奋力犁地,时不时还把牛角对着别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请坐,”托马斯先生礼貌带着一些疏远。

    从一般的角度看,作为一家年销售400多亿美元,去年财富全球500强企业里,排名第59位的公司副总裁来说。此时能抽空见见冯一平他们这一行人,已经算是给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他此时的态度。冯一平也能理解,不考虑盈利率的话,他们两家公司现在比,就像巨人和婴儿,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    不过,嘿嘿。莫欺少年穷!当年西尔斯压根不放在眼里的沃尔玛,现在早就把他甩出了几十条街。

    而沃尔玛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日子也不好过,而哥们现在坚持的这条路,才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向。将来的逆袭,那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冯先生的大作,我们认真拜读过,很受启发,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荣幸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发言也很不错,”托马斯指着会议桌上的芝加哥本地报纸说,“可惜我昨天不在现场,”

    是的,西尔斯这样遍地开店的大公司,也要用地图来分析选址,所以他们也是navteq的客户。

    “谢谢,其实我更钦佩贵公司这样,成立了上百年,却依然保持这高速增长的企业,”

    不管国内还是国外,寒暄嘛,好像都是互相吹捧。

    能得到畅销商业书籍作者的当面夸奖,托马斯脸上也挺有光彩,“最重要的,就是因应形式,及时果断的调整企业的经营策略,这一点上,不得不说,你蓝海战略的提出,是给我们打开了一扇门,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自矜身份,不过,事先已经约定好的事项,他还是很好的做到了,用标准的幻灯片,介绍了西尔斯公司的发展史,也简要介绍了他们采取了哪些措施,才能屹立百年不倒。

    金翎边听,边看着冯一平,“怎么你的一些想法和做法,跟他们的完全一样?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,比如,西尔斯的大管理准则,第一,通过大宗、现款以保证低买低卖,但是要保证质量。

    付现款保证能拿到较低的售价,有佳一开始就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第二,通过把商品的运费降至最低来减少销售成本,但是要保质保量。

    在冯一平的坚持下,有佳其实做的还更进一步,不但成立独立的物流公司,以降低运输成本,还通过系统,精细化管理库存,来降低销售成本。

    第,通过薄利多销来增加总盈利,但是要保证质量。

    冯一平提倡的节日促销,就是出于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另外,大量销售自制商品,是有佳正在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过,西尔斯除了自己建厂生产以外,也有很多合作的定牌生产厂家,委托他们生产一些指定商品,而西尔斯只负责派员到生产线负责监督,和事后的验收。

    这一点,等镇里的工业园建起来以后,倒是可以考虑

    所有的工厂都是自己一家办也不好,把大家都带动起来,才发展得快。

    关于商店建设,冯一平的路子也和西尔斯类似,同样是能自建就自建,同样是有自己的设计和装修公司。

    所以,托马斯这很费力的一番介绍,其实对他们而言,并没有什么新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没有作用,听了这一席话之后,也坚定了他们将来按冯一平的意思,继续贯彻下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们采取的策略,已经和这些国际巨头们一样?”辞别了西尔斯,金翎说。

    “有些方面,比他们还要更好一些,”洪浩然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他们公司规模太大,指挥和调整,都没有我们容易,”冯一平当然要自谦一句。

    完成了既定行程,冯一平又多逗留了一天,来到了这个金融心,自然也得为将来积蓄些弹药,911这样的事,美国也只有一回,真不好错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和decarta的签约,就非常低调,一个外人也没请,原班人马也全部留用,只是公司里,多出了一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过冯一平估计,在整理出记忆里,未来电子地图技术的一些发展趋势,把这些作为decarta接下来研发的方向之后,自己应该没多少时间在这件办公室里逗留。

    不管是哈佛还是斯坦福,在他们的商学院里进修,日子肯定不会轻松。

    “对这边的总裁,你有什么要求?”金翎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边的短板,主要欠缺在政府关系上,而按这边的游戏规则,通过各公关公司和自己手上的人脉,巨头们,都在谋求对各级政府合理合法的施加影响力。

    美国政府,可不会像我们国家一样,对外资提供超国民待遇,对我们这样资背景的公司,要求只会更严格,所以,除了其它方面的要求,这位副总裁,最好要有在华府工作的经历,最好是在政商两界,都有着不错的关系,”

    公司发展战略方面的问题,冯一平自己可以把握,他需要的,依然还是像金翎一样,能整合多方面的影响力,完美的执行冯一平交待下来事项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要找个理想的,肯定不容易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当然不容易。

    美国总统退下来以后,也都活跃得很,比如前总统克林顿先生,今年正到处走穴演讲赚钱——拉链门事件,让他花了巨额的律师费。

    那些退下来的其它高官,比如说国务卿,一般也会去咨询公司,部长们同样能华丽转身当总裁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以嘉盛目前的条件,想请这样的大咖很难,花大价钱虽然与可能,但非常没必要。

    “目前,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,并不是太急迫,在各大猎头公司那里,都委托一下吧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那也只好这样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依然抢着开车的金翎,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“你知道吗?现在科技非常发展这么快,你说的做不到的那件事,说不定将来就能实现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头雾水,这说的是啥呀?

    黄静萍猜到了金翎说的是什么,“真的吗金姐,男人也可以生孩子?”

    “将来应该可以吧,只不过,要做个改变性别的手术,”

    冯一平,……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