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这次去学校报道,很是隆重,即将回国的金翎和洪浩然都陪着。『≤,

    在美国忙了这么多天,他们这也算是度假吧!

    更热闹的是,从那个没有校门的校门进来,在类似好莱坞的棕榈大道上,刚走了没一会,后座的两个人,就呛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毕业生洪浩然同学说,“好多大学都说自己的校园是开放的,只有我们斯坦福,不但没有大门,连个校牌也没有,”

    “学校的建筑,跟故宫相反,统一都是黄墙红顶,设计师你可能不知道,但你肯定去过他的另一个知名作品——纽约的央公园,你看看,在蔚蓝的天空下,这些建筑,看上去是多么赏心悦目,”

    “看看路边这些树林,在全美所有的大学,我们学校是环境最好的一座,你再看看树林里的那些房车,都是在硅谷工作的毕业生,闲暇时和校友一起回学校聚会,”

    他平时一直很淡定,这会却很激动,不过,洪同学吧啦吧啦的,这番包含深情意的话,让旁边的哈佛毕业生金同学很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,金同学是一个骄傲的人,还没有泼妇的职称,蹙眉听了半天,才淡淡的说了一句,能把人气个半死的话,“再好,也不过是西部的哈佛,”

    哈佛和斯坦福,一直也纠葛不清,广为流传的故事是,斯坦福夫妇,为了纪念早逝的儿子,去拜访哈佛校长,想在哈佛捐建一座建以儿子的名字命名的图书馆,并在馆前为儿子塑像。

    结果,先是秘书怠慢,后是校长傲慢。言语还谈及建一所大学需要4000万美元。

    然后,哈佛校长就被斯坦福夫妇打脸。

    老太说,“建一座大学要4000万美元,这笔钱,我们还是能拿出来的吧,”

    老头说。“对,我们为什么不去建一所大学呢?”

    然后,他们变卖了一些财产,在自己名下的农场上这个农场有8000多英亩,建起了一座以儿子名字——利兰斯坦福二世,命名的大学。

    总之吧,哈佛的毕业生,看不惯斯坦福毕业生的炫耀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洪浩然的话戛然而止。冯一平没回头,就知道他怒极,因为能很清楚的听到他那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他悄悄的碰了碰黄静萍的手,朝她拿着拍自己和校园景观的摄像机示意,黄静萍会意,悄悄的把镜头对准后座上的两位。

    洪浩然喘着粗气,瞪着金翎,不过。还真没办法反驳。

    曾经,斯坦福还和湾区对面的另一个冤家。伯克利大学,争夺这个“西部哈佛”的头衔。

    去年的美国大学排名,哈佛老二,斯坦福则是第六,前五名都不是。

    在美国高生心目,优秀大学排名也是hyps。也就是哈佛、耶鲁、普林斯顿、斯坦福,麻省理工,哈佛依然在前面。

    在大学的另一项指标,收到的捐款上,哈佛也远超斯坦福。虽然不像刚建起来时差的那么远,但是,差距依然是明显的。

    金翎则淡定的看着棕榈大道尽头的那块草地,以及草地间,由植物修剪而成的斯坦福大学校徽——一株加州红杉,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,“自由之风永远吹拂?我们学校的校训就一个词,真理!”

    身后的呼吸声又粗重了些。

    说得好!冯一平很不厚道的期盼着,反击,一定要反击。

    黄静萍同样,虽然也没回头,但手里的dv拿得稳稳的,就怕错过了什么画面。

    然而,前一刻还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,后一刻,怒极的洪浩然,呼吸声突然平缓了下来,只不痛不痒的撂下一句,“哼,总有一天,大家会说哈佛是东部的斯坦福,”

    紧要关头,这哥们和大多数国男人的选择一样,也在女人面前认了怂!

    真可惜!怎么就这么算了呢?他都想好了,要把他们的这一段冲突,拿到年会上去播。

    “没热闹可录,静萍,你的摄像机也可以换个方向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呵呵,原来她早就留意到了他们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商学院负责新生引导的香港留学生李家伦,看着眼前的这个也就二十出头的高大同胞,有些好笑的说,“同学,你走错了吧,这边是商学院,其它本科在那边,”

    斯坦福的商学院,都是研究生,李家伦看冯一平这样子,本科应该都还没毕业呢吧!

    黄静萍抱着冯一平的手说,“我们就是来商学院的,”

    李家伦干脆不想理他们,看样子,这又是一个花天酒地到了国外的二代,过份的是,带着女朋友不说,居然还带着专人摄录报到的这一段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一个穿淡绿色polo衫的哥们突然站出来,“冯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冯一平,”

    “你好,卡尔,我是你的新生向导,”polo衫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,”

    李家伦有些不好意思,原来他就是传说的那个,商学院破格同意的最年轻的交换生,同时也是大陆大学年级在读的学生?

    不过,天性骄傲的他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自然也不可能说出道歉的话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冯一平他们一行四人,都没谁多看他一眼,已经跟着卡尔走远,他真的有些羞恼。

    斯坦福的新生向导(nso),有一个传统,就是由老生带领新生,讲述关于学校著名建筑的故事,为学生介绍学校的传统和历史,就是非正式导游吧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卡尔显然不是个尽职的家伙,问冯一平,“你喜欢什么社团?”

    冯一平摇摇头,如果真的给他选择,他十分愿意去啦啦队,原因,你懂得!美国这些高校里的啦啦队,啧啧!

    可是,他这样的纯爷们,显然是混不进去的。

    其它的,那就算了吧,哪有那个太平洋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,热闹的社团招新那边,卡尔没带他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冯一平身边跟着的人,新生讨论会,不用去,运动场那边,今天好像没什么精彩的比赛,还是不用去,最后,他就带他们去了学校的心建筑,那个由一个一个拱廊围起来的广场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主方庭,这几天会举行一个已经有一百年传统的庆典,到时可以一个人来看看热闹,”卡尔又别有深意的补充了一句,“最好一个人来,”

    什么事情,这么神秘?冯一平看向洪浩然,他笑而不语,好像有点意思?

    “以这里为心,西北部为医学院和购物区,西南边是高尔夫球场,还有国内那些顶级风险投资商的办事处,南面是本科生宿舍和徒步休闲区,东边是教职员和研究生的生活区,东北边是体育心,”也不管冯一平听没听进去,卡尔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大通,“大致就这样,”

    这就完啦!

    “谢谢你,”冯一平准备和他告辞,自己逛逛,比如图书馆等,卡尔却饶有兴致的拉住他,“你是不是也要在西南角的商业办公区那里,租个办公室?”

    小伙好像还知道的挺多!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主要是来学习的,”

    “你收购了decarta?”卡尔突然问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这个向导当得这么不尽职呢,原来是关心这事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邻居,在谷歌上班,他说知道你收购的事之后,佩奇和布林都说你很有眼光,”

    呵呵,原来那两个家伙对decarta也有兴趣,他们怕是说我下手太快吧!

    看来迈克这次功劳不小,谷歌的那两位看上的公司,肯定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那,要不要也在这租个办公室呢?

    “金姐,这儿会举办什么活动?”黄静萍还记得卡尔刚才的话,为什么只让冯一平一个人来?她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好事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听她说这样的话,洪浩然并没有辩解,反而有些不自然的背着手,朝冯一平他们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事嘛?”黄静萍现在好像越来越爱撒娇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叫满月庆典,其实就是,每年新生入校时,即将毕业的高年级学生,可以吻所有心仪的新生,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野蛮,”黄静萍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亲眼见到过,但肯定是真的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一定不让一平参加这个活动,”

    其实她真的想得有点多,在美国,不管是男是女,主流的观点还是喜欢那些金发碧眼的,冯一平这样的华人,除非是大家都知道他的身家,不然那些即将毕业的女生,是不会找上他的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