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装潢考究的餐厅里,旁边是同样衣着考究的男男女女,对着盘子里同样加工考究的鱼,冯一平却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碗大米饭,配上一碟小咸菜呢,现在也会让他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他现在当然不是在学生食堂,而是在西南角这个风投云集的地方,这里云集了这么多有钱人,周边的配套设施,当然非常完善和高级。

    比如餐厅,从法式到日式都有,但是,偏偏就没有餐。

    进了商学院,其他的还好,就两样,他还不太适应,一个,是学习上面临的压力。

    就和进了清华,才发现大学生的日子,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轻松一样,进了商学院,才发现美国的这些名校里的学生,同样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就各种电影和电视剧里的印象,美国大学生,那是各种爽啊,没完没了的聚会,换对象比换衣服还快,呵呵,这样的认识,真的太肤浅。

    冯一平甚至觉得,商学院里的同学,比国内清华的同学们,学习还要努力。

    不是说清华经管院的同学不努力,但是客观的说,最努力的那一段时间,还是在考试前,而在这里,每一堂课上都有压力。

    商学院有很多的室外课程,比如参观著名的公司,结合实际,就著名的案例进行分析,仅第一周,他们就分析了八个案例,一天都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之后,各人的作业,由教授进行点评,国内大课的作业,带课的教授。可能都不亲自批改,这里不一样,不但是教授自己批改,而且评语很详细。

    因为斯坦福商学院一个著名的特色就是人少,他们这一期,只新招了百多人。老师和学生的比例,则高达1:6。

    因此,和在经管院动辄就是上百人的大课不一样,这里,每堂课一般都只有十人上下,老师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些事。

    人少,带来的好处是大大的,比如在这,抢位子这事。压根不存在,自习室里,你什么时候去,都能找到位子,而且,每个位子上,都有单独的台灯和电脑。

    由此不得不说一句学校里的网络,硅谷都是依托斯坦福建起来的。所以这里网络设施,不但世界上没有几个大学能比得上。就是好多公司同样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斯坦福大学校长,98年在北大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,“与其说计算机是我们学校的强项,不如说计算机是我们的基础,”

    难怪从这里计算机系毕业的洪浩然那么自豪,他确实有自豪的资本。

    学习上的压力。不止是教授们带来的,还有同学。

    和经管院不同,他的这些学习用功的同学里,有不少是有了几年的工作经验,再考进来继续深造的。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,实战经验丰富,讨论的时候,不乏让人眼前一亮的好点子。

    冯一平去看过同学们的宿舍,真不错,软硬件都非常好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个四方庭院,有点像客家围楼的意思,央的大院子里,同样是大片的草坪和花园。

    一楼有自助的吧台,有热咖啡和茶可供选择,吧台对面是一个健身房,里面有比冯一平家里还齐全的健身设备,同样还有一个大游泳池,这些,也是免费开放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这些地方,光顾的同学并不多,他们的大部分时间,都泡在图书室,真的是从现在起,就在践行“时间就是金钱”的观念。

    除了大家的自觉,冯一平觉得,这和斯坦福的特色有关。

    斯坦福的在校生,创业的比例很高,而且,校园里就有风投,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,让不少在校生,和冯一平一样,还有一个老板的身份。

    经常会听到别的同学的点子,得到了风投的认可,这样的环境,对大家的学习,当然会有很强的促进作用。

    这些勤奋出色的同学,这同样带给了冯一平很大压力。

    哦,对了,还要特别强调一点,这里的宿舍,真的是传说的男女混居!小冯同学亲眼看到以后,真有那么一刹那的兽血沸腾!

    你说国内的那些大学,怎么不学学这样人性化的先进管理经验呢?

    想在我大天朝,男女分楼而居不说,女生楼下,还有目光如炬,眼睛里容不下一点砂子的管理员,而且,这样的状况,估计会一直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就是到下个世纪,会不会和国外的看齐,还真说不准。

    除了学习压力大,另一点他不太适应的,那就是学校里的餐饮。

    不是说不好,就是学生餐厅里的饭菜,营养搭配得很均衡,味道也尚可,不满意学生食堂里的饭菜,还有其他选择,比如,他现在所在的这些为风投们服务的高级餐厅里。

    奈何他地道的国胃,对这些玩意儿,真的不太适应,吃了一个星期以后,无论再面对高档海鲜还是法式鹅肝,他都有些兴致乏乏。

    就像偶尔吃一餐kfc,你会觉得还不错,但是连着吃两天,你绝对会吐一样,他现在,同样是如此。

    周围那些衣冠楚楚,大热天也一身正装的家伙,其实对他这样一个穿着衬衫的东方小子,每天都来这边的高档餐厅用餐,还是有些好奇,对一个学生来说,餐餐这样吃,挺奢侈,特别是在今年这样的光景里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也是个创业成功的幸运儿?可是,最近几个月,没有这样的消息啊?

    叹了口气,冯一平准备就着一杯果汁,把眼前的这块鱼,塞进肚子里去,电话响了起来,“一平,我在大草坪的校徽这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她怎么大午的跑过来,“我在吃饭,马上过来,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你快点,我也给你带了饭,”

    “好呢,”冯一平飞快的冲服务员一招手,“买单,打包,”

    校徽边却没人,正准备打电话,远远的看到黄静萍在一棵棕榈树后朝他招手,“这,”

    走过去一看,好家伙,揽胜停在一棵红杉树下,旁边摆着一张简易桌子和两把凳子,上面放着四个盖碗,正宗的野餐架势。

    一掀开,韭黄炒鸡蛋,虾仁豆腐,回锅肉,肉丸汤,只闻味道,就非常赞!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着给我送饭来的?”

    黄静萍笑嘻嘻的把他打包的鱼接过去,“每天晚上你回家都吃那么多,肯定是午吃得少呗,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最了解我,”冯一平捧着她的脸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午都给你送,好不好?我一个人在家里吃饭也无聊,”黄静萍一边给他碗里夹菜,一边问。

    从学校开回家,至少要半个小时,来回加吃饭,接近两小时,冯一平午没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也在这租个办公室,就当餐厅?”

    “那多浪费,再说,我就喜欢这样露天野餐,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斯坦福的环境,真不是盖的,不少同学都亲戚的称呼它为“农场,”在这样的地方吃饭,真的就像是野餐。

    “下午我想去趟唐人街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买什么,要不要晚上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去药店看看,”黄静萍低着头说,“买点药材给你炖汤,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知道夏不进补的道理,只是金翎他们一走,两个人晚上是夜夜笙歌——强调一下,主要是为了播种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天,冯一平白天很忙,晚上也很累,当然,这种辛苦,他是甘之如饴的。

    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,黄静萍担心他身体,打算给他这头牛稍微补一补。

    “那你悠着点啊,我身体好得很,不补也没事,要是进补效果太好,我怕你承受不住,”

    “我都行,”黄静萍笑着,一口吞下一个肉丸。

    我去,你,你这是挑衅吗?

    冯一平一擦嘴,“吃快点,开车找一个没人的地儿去,”

    光说不练假把式,娘们喜欢做言语上的巨人,咱爷们,就应该做行动上的巨人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